博文
(2023-10-05 11:48:19)
我的大外甥那一年去外地读研,临行的前一天去车站发行李。遇到一对中年夫妇和一个大男孩。男的注意到我发行李的目的地,就大声嚷道,你是去那儿读书吗?他又大声叫那个男孩子过来,说这是他外甥,也考取了那所大学,是明天的车票。那个腼腆的男生和我交换了科系信息,我告诉他还有另外两个新生明天和我们同路。得知我是去读研,男生的舅舅告诉他,“叫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03-18 09:12:44)
怀念马丁S. 马丁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德国人。刚来美国那年马丁和我都是新生。上完第一节课,马丁走过来介绍他自己,然后问我要不要一起去休息室喝一杯咖啡。在马丁的帮助下我完成了人生第一次用vendingmachine买咖啡的过程。 马丁高高的个子,有一双浅灰色的眼睛,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看起来很和善。那时我常常盯着他的眼睛想这双眼睛会不会看东西有困难?因为颜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01-04 08:37:57)

这是老妈告诉我的故事。爷爷是个庄稼人,腿不太好,有点儿跛,养了一匹马几头牛。国共内战的时候,一天国军来拉夫,家人都躲到山里去了,只有爷爷又老腿又跛在看家,国军看不上他。不巧后院的马小小的叫了一声,国军便要将马牵走。爷爷说:“老总你歇歇脚,喝杯茶,我去喂一下马然后给你牵了来。”老总很高兴,觉得爷爷真是通情达理,不和他闹,哀求。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7-06 16:40:53)
我家插队的时候,隔壁邻居是高叔一家。我家到的那天,高叔的二女儿小凤刚满月。凤儿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叫泼实,取泼辣结实之意,不幸长大后不泼辣也不结实,这是后话。姐姐叫小嫚儿,皮肤白里透红,现在想起来,应该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那时候因为我家吃啥她就缠她妈妈要啥,我们不是很喜欢她。小凤长得黑一些,但是眼睛黑亮,性格快乐,我们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