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邕随笔

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
个人资料
阿邕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网络照片) 今天11月11日,退伍军人节(VeteransDay)。这一阵子常想到我熟悉的二战老兵Jack,队友R的老爸,想起他最后离世时的情景。 前几年90岁的Jack因为心脏衰竭(congestiveheartfailure)几进老兵医院(VeteransAffairsHospital),但最终他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从老兵医院的病房转到老兵医院的临终关怀中心。临终关怀中心和理疗康复中心紧邻,每次去看老爷子,穿过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11-01 08:27:02)

去年10月中下旬,我们仍然沉浸在月初北密上半岛秋天色彩中不愿走出来,想着再次北上,到密执根下半岛西北边的度假小镇Petoskey走一走,看看那里是否也有秋画般的色彩和静美。秋天的密执根北部,有几个星期旅馆是常常爆满,一房难求。正好小旅馆TerraceInn有人取消预订的房间,我和R周五下班后就兴冲冲朝三个多小时外的Petosky奔去。 建于1910年的TerraceInn,只有40多间房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20-10-22 07:31:56)

2020年居家工作已经半年多,春天走了,夏天来过,今年的秋色来得早,进入十月中旬,眼看秋天也将离去,那就去密执根北部的上岛(UpperPenesula)去看秋去看湖,换个地方将身心伸展一下。 (Logslidesoutlook) 疫情期间出门一星期,住旅馆觉得有些麻烦,就通过Airbnb订房子。去年曾去上岛的西北部游玩,今年就在上岛中部的小镇GrandMarais订了一房子。 带上自己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0-09-29 05:30:02)

许多年前,R从苗圃买回一棵树苗,在院子低洼常积水的地方种下。这棵树现在已有三十多英尺高,树的主干宝塔一样直立挺拔。春天新发的叶子像片片绿色羽毛,夏末时节奇异形状的种子在绿叶中闪现,而秋天叶子会染上红铜色,一棵树就站成灿烂的晚霞。落尽叶子的冬天里,深褐色的树干,纹理苍劲,在冬日常有的灰沉天空下,伸展成一幅坚韧隐忍的剪影。 这是一棵Da[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2020-09-22 14:32:34)

夏天里,蝴蝶在花丛中飞舞。小湖上,我们曾有场相约去看节日的焰火。 蝴蝶,在翩翩飞起,停歇在那一朵花上,又飘飞于这一丛花中。蝴蝶翅膀上的蓝色,像叮咚的耳环,曾在你耳边摇晃。蝴蝶双翼上的黄色,像是你手链上珠子,将不舍圈成了一串串。 秋叶,已在风中轻盈飞转,尤如你在夏天飘飞的笑声,却终是飘向地面,归于尘土。我长长的叹息,随着回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0-09-06 07:09:50)

春末夏初的时候,院子里花开了。一阵嗡嗡响声中,精灵般小小的绿色身影突然出现,在空中稍稍停留,然后一闪而过。蜂鸟,带着绿色金属般的光芒,来这里度夏。 院子里见到的是带着红围嘴的红喉蜂鸟和没有红围脖的蜂鸟,两种蜂鸟都穿着发亮的绿色紧身服,精致又精神,阳光下闪着光,带着正能量闪飞过来又闪电般离去,偶尔会隔着玻璃窗,和我对视一秒。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20-08-23 05:53:12)

阳台边上百合和玫瑰花间有一些空地,五月份撒些Zinnia的种子。夏天来了,玫瑰和香水百合陆续开花,花香飘过之后,Zinnia也五颜六色开起花来。蝴蝶飞来在花上留连忘返,然后又飞去。Zinnia花慢慢结起种子,开始做起初秋的梦。 那一天看见队友站在阳台上,面朝院子的我,两只胳膊上下舞动,作飞翔状,在传递密电码,告诉我这边有特殊的鸟。只是不知道他想告诉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08-02 12:12:51)

从六月起,有一只鸟在院子里唱歌,歌声嘹亮清脆。随着这歌声,在院子里劳作的人脚步轻盈起来,手也更起劲的在花园里拔四处冒出的杂草。 鸟的歌声清亮急促,穿过树梢,穿过空气,从清晨穿越到傍晚。 每天这只鸟在树上高歌一曲又一曲,我忍不住想看看是什么样的鸟,在免费提供美妙的音乐。可惜一时在林木中找不到歌唱家的影子,只知道它喜欢以小松林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这个周末,在EdselFord旧居(老亨利福特的儿子),原本应该有场音乐和焰火晚会(DSOatFordhouse),因为疫情被取消。我在手机上翻看去年音乐晚会的照片,那些音乐穿过365天的时光,在耳边隐约响起。 占地82英亩的福特宅院,1927年修建,Edsel福特在这里与夫人养育4位子女,他在这个大宅去逝。后来他的夫人EleanorFord将他们收藏的艺术品(莫奈等名家的绘画)捐赠给底特律美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0-06-28 05:06:04)

阳台边的六月梅树(Juneberry)的果六月如期的红了,就像接到时间发来的谢柬,大大小小的动物,两条腿的,四条腿的,天上的,地上的,带着嘴,拎着大小尾巴,从四面八方络绎不绝赶来参加这一场大爬梯(party)。 树枝上下左右晃动,树叶唏嗦响动,还有吱吱喳喳叫声打闹声,那是参加爬梯的客人驾到在捡取食物。 美国红松鼠小红天天来爬梯,它轻巧的倒挂着去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