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永失二腿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很多年前,航空股跌跌不休,想想飞机总是有需求的,一拍脑袋就买了。为了分散投资风险,同时买了四家航空公司。买完就扔在那里,没有盯着。过了一阵,一个接一个居然全都破产了。最后就是AA重组后拿回一点点钱。当时真恨自己不听老巴言,吃了大亏。可是没想到是后来老巴自已没把持住,也买了四个航空股。。。。这次幸亏没有跟进。。。当然,因为有老巴股,还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2-02 21:00:13)
武汉肺炎的反思云根白石武汉肺炎的扩散到了今天这一步,实在让人痛心。反思其原因,乃是一个众说纷纭复杂又深刻的问题。大家第一感觉地方政府应对不当,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站在地方政府的角度,首先对病毒缺乏了解,认识有一个过程;另一方面存在制度羁绊以及其他诸多客观原因,耽误了宝贵的时间,造成了今天的局面。我想从思想层面探讨这个问题,武汉肺炎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1-12 09:45:58)
遥想捣乱18年,大千一片哀嚎间,为纳指画新线:9157,何等壮烈潇洒?只可惜19年,中了熊毒,一空再空,毁了半世英名....... 大家都知道股市钱/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关键是你ridethewave还是playthewave。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1-11 05:40:28)
杂谈 云根白石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特点,大约在10年前,当时总书记还是胡锦涛,大家聊天聊到这个话题。武大物理系许老师66年大学毕业,他的年纪和胡总书记差不多,他家兄弟姐妹大约有四、五个,其中最小的弟弟是他们家唯一下过农村的知青,他说:“他们家这个小弟和其他兄妹都不一样,用一个字概括就是:蛮。” 随着时间的推移,习总上台后,我越来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1-22 14:15:39)
勤是我家邻居芳的同学。那年她们四年级,芳经常去勤家玩。然后回来在我们几个小一些的孩子面前夸耀勤家有多好玩,什么彩色的小灯,会放音乐的小房子,电动火车,…,当时四旧早已扫荡完毕,这些明显带有资产阶级色彩的东西是很少见的,我们是既好奇又羡慕,对勤也就多了一份特别的关注。 勤给人印象就是特别白,以至头发眉毛都好像淡淡的。宽宽的额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1-16 15:17:21)
一年夏天,我妈在浙江水乡的发小来信说要托人给我们带点劫后余生的资本主义小尾巴。等收到东西才知道是一篓鲜活鲜活的黄鳝,全家雀跃欢呼。我爸迫不及待地宣布要吃爆鳝丝。我妈白了他一眼,“鳝丝是划出来的,我是不会划,你会吗?”爸顿时就哑了。我有点着急,追着我妈问,“那怎么办?这黄鳝到底怎么吃?”我妈笑了,“总不会让你们吃生的啦”,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小时候住的房子是上世纪租界时代建的公寓。底层是汽车间。估计没放过几辆汽车,就全都住人了。汽车间背后还有房间,从大楼内侧进出,大概原来是给司机或是储藏用的,也都住满了人。因为是底层,统称汽车间。那个年代基本上家家都人丁兴旺。汽车间就更是拥挤嘈杂。但有一家人很特殊,所以我很小就有印象。那家就夫妇二人,住内侧汽车间。女的是个胖胖的大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10-30 19:40:49)
阅读 ()评论 (0)
......... Butmoststocksweren’tthatover­heated.Manyma­jorcom­pa­niestradedat14to19timesearn­ingsaroundthemar­ket’speakinSep­tember1929.Prof­itsweregrow­ingfarfasterthanstockprices.In­dus­trialstocksbe­gan1929pricedatabout15timesearn­ings;bySep­tember,theytradedatslightlyabove13times,theecon­omistIrv­ingFisherpointedoutin...[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