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

笔随心走,心随境迁,境随时变
本博客版权属尼微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资料
尼微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10-27 22:26:33)
一连几日玉青都跟着周明轩穿梭在大街小巷,发传单贴标语,参加反帝救亡的游行。“黄伯伯,”玉青一进门,就见黄万里忧心忡忡地站在客厅。“玉青,现在局势随时都可能失控,军警随时会出动,你暂时就不要出去了。”黄万里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劳资谈判不仅没有结果,外资还提出了“四提案”,消息一出,不仅工人学生市民强烈愤怒,就连上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05 17:37:11)
“老黄,这是你要的资料”。曾科长把资料递给黄万里。黄万里接过资料展开:周明轩,男,年25,大学毕业,现XX女中任职。党派不详,XX激进组织成员,曾参与北平学生运动。“你怎么对这些学运分子也感兴趣了”?“受人之托,不敢不尽心啊”。黄万里笑笑。黄万里谢了曾科长,拿了礼帽出了警察局。夜幕低垂,繁星倦怠,玉青才心潮澎湃地回到黄公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02 22:35:35)
“晚上有时间吗?”课后周明轩问玉青。“我有一些朋友,你一定感兴趣”,接触一段时间后,周明轩和玉青渐渐熟络。“可以啊”。周明轩常常在课堂上借古喻今,谈论时事,很多观念都是玉青闻所未闻的,玉青感到新奇又有趣,所以对周明轩的邀请毫不犹豫一口答应。晚饭后,玉青拿了外套往外走。“要出去”,黄万里关心地问。“嗯,见几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30 14:06:45)
上海无疑给玉青打开了一扇新的天地,玉青的思想在不知不觉中起了变化,以前从三少爷处听来的新女性.新青年都不再仅仅是风闻,现在都演变成了切切实实的生活,自己就生活在他们中间。走廊里,玉青一边走一边思索自己的未来。“同学,你的书掉了”。声音响亮干脆。玉青停下脚步,才发现手里抱的书滑落了一本,玉青正欲蹲下身去捡,那人却已将书递到眼前。&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26 10:29:27)
宗孝因惦记纱厂和二爷枪支的事,第二日一大早就带着毛头先回了三家镇,把毛头安顿好,不日二爷的家伙也到了,宗孝把二爷送自己的短枪给了俊平一把,让俊平防身用,一切安排妥当,便带了一支短枪只身赶往小山村去接老爹。才到山坳口,远远就见山坳里浓烟滚滚,宗孝心道不好,飞速赶到老爹处。沿路家家户户一片狼藉,日本兵挨门挨户赶人砸东西。宗孝赶到老爹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21 16:44:58)
珍珠见事不妙,惊叫着拼命跑向园角的花房,庆峰也紧随其后追了过去,珍珠冲进花房,庆峰三步并做两步也冲了进去,珍珠无路可逃回身从地上拿起一把花剪横在胸前,大喊“我和你拼了”,说着挥舞着花剪扎向冲进来的庆峰,黑暗中二人扭做一团。“什么人?”随着喊声,花房的门被打开,两个人提着马蹄灯站在门口。“庆峰你在这里做什么”。进来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18 11:42:38)
珍珠说:那日我给老爷送茶点,在书房外亲眼见老爷手里拿着一张照片自言自语,说他们的孩子找到了,就在他身边。我想悄悄离开,不想老太太的猫跑过来,吓我一跳,打翻了点心被老爷发现,老爷还嘱咐我千万不能让太太知道。‘原来是真的,怪不得老爷对她非同寻常,就像亲生的一般’,庆峰心里一阵失落,盘算着要不要告诉姑妈。“可我觉得哪里怪怪的,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07 12:14:11)
紫萱回到自己住所还是放心不下端木,他身为内侍头领虽不用事事恭亲,但总免不了鞍前马后的伺候劳碌,伤口难免被牵拉,不行,我得配些最好的药膏送去,嗯,光药还不够,得再做款点心才能表自己的心意,紫萱说做就做,费了大半日时间终于准备完毕,可突然又犯难了。原来,紫萱只知道端木是黄门内侍,却不知住在何处,那处当差。紫萱思前想后终于有了眉目,是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5-04 13:36:59)
端木抬抬胳膊,一阵钻心的疼痛瞬间直抵心头,端木忍住疼故做轻松状道,“我没事,在哪儿都一样,宫外倒还清净些,你只管自己回去”。紫萱看在眼里疼在心头,都怪自己粗心莽撞害了大哥,此时此刻自己岂能一走了之,君子有所为也有所不为,紫萱心疼地看着端木轻轻言道“大哥不回我也不回”。端木听了心里暖洋洋,伸手要握紫萱的手,刚一动,一股钻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4-23 22:00:59)
待紫萱从地上起来,马车已呼啸远去。紫萱捂着搓伤的手掌跑回路中,只见地上洒满了碎片,都是紫萱的战利品,却唯独不见端木。紫萱的心一下沉了下来,不好,大哥出事了,“大哥,大哥”,紫萱疯了一般哭喊着,四下寻找,终于在路边的烂木堆旁找到了不省人事的端木。“大哥,大哥”,紫萱轻轻拍打端木的脸,端木还是双目紧闭不言语。“大哥,你会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