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绿了脖子红了

不登大雅之堂不附弄风雅入不了主流的老中,用方块字码一码人世间的欢乐。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博文
美国国会山暴乱发生以后,中国官媒大喜过望,迅速高调报道了冲突事件。央视网短评标题以“暴民打砸国会山,美式民主演砸了"为标题,激情宣传中国一党专制的优越性,唱衰美国的民主制度,认为国会山暴力冲突“将美国政客吹嘘的美式民主的最后一片遮羞布扯了下来。” 其实,中共国政府根本没有意识到,这场国会山暴乱,只是相似于发生在中国上个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俺此时和歌曲“柠檬树”唱出的无聊心情一模一样。因为俺乡下人的身份,所以时不时俺对文学城长久不息的buzzword“凤凰男”,也做过一番思考。:)俺能嗅出“凤凰男”称谓浓浓的贬意,这种贬意肯定出自天朝社会的等级划分。那个社会里,人活着就是为了“出人头地”,所有人都被框在不同的等级上。坦率地说,即使生活在最讲究“平等”的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20-11-29 09:24:54)
天朝一本“红楼梦”代代相传代代相承。据说,写书的作者后半生穷困潦倒,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书,在他死后的世世代代里,演变成一门完整的学科--红学!那么多人靠研究他的书,靠推测靠猜测靠臆想靠发种种中华肚皮功,竟然在“红楼梦”的书里书外,章节内外,字里行间,密密麻麻的字缝里,掘出了“黄金屋”,娶到了“颜如玉”。&l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谨以此文纪念二十八年前我的第一个LaborDay
今天是美国加拿大的LaborDay。每年到了这个节日,我或跟老婆重复唠叨一遍,大多数情况下,只是自己在心里默默回忆纪念一番。二十八年前,在九月三日那天,和今年一样,也是礼拜四,LaborDay长周末的前两天,我怀揣130美元,开始了我赴加拿大留学的旅程。我的入境签证的最后一天是九月三日,我离开上海虹桥国际机场是九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新冠病毒防疫期间,又是夏天,正是追剧的好季节。俺这次也认认真真地追了一回,感觉还蛮好的。:)和不少男网友有相同或相似的感觉,不明白为什么朝内海外有那么多女性对许幻山的人物角色喊打喊杀,群起而攻,大有“打不死他,也要用吐沫星子淹死他”之势。:)其实,相比之下,许幻山这个人物在当今混沌的天朝社会里应该还算个“不坏”之人。他偷情时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对西方人的甩锅,要做客观分析。认真负责地说,这次甩锅还真不容易。中共政府从十二月初第一起新冠病人被发现到武汉封城的元月二十三日,的确隐瞒掩盖了近两个月,但是,这两个月的隐瞒,只是大大伤害了中国老百姓,对西方的影响不大。没有那两个月的隐瞒,病毒不会在武汉人之间蔓延得那么快,导致武汉人被传染了那么多,死了那么多。因为那两个月的隐瞒,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2019-10-05 15:29:36)
既然博主愿意说,我就不妨多说几句。几十年来在西方养成的有话直说的习惯,让我不吐不快。天朝国庆前,我退出源于天朝的所有同学群。话不能直说,不如不说。首先,土共现在集权制不是什么新发明,只不过是天朝几千年的大一統封建独裁的延续而已。它制造了天朝历史上,至今天朝人津津乐道的几次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所谓“盛世”传说,但天朝几千年来从来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还是那句老话,与其说美国现在和中国打的是贸易战,还不如说,这是人类现代文明和中国代表着的史上野蛮愚昧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我曾经提过很多次,中国是一个有着14亿人口、五十多个民族、几千年封建独裁历史的国家。和台湾、南韩和日本相比,天朝的质量非常的巨大,改变它的历史轨迹很难。现在美中之间打得正酣、难分难解的贸易冲突便是一个突出的例子。在过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习近平打了一个漂亮的短平快,让全世界的人目瞪口呆。在中国对西方改革开放四十年后的今天,他竟然成功地把具有文明象征意义的“担任国家主席不超过两届”的约束从中国“宪法”中踢出,为自己终身执政扫除了障碍。溯本求源,民主自由的思想和历史悠久的中华封建文化格格不入。现在的八零/九零后,甚至零零后,都是在改革开放后出生、喝着西方的奶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众所周知,国家主席只是个虚头衔,可为什么中共建议人大取消连任“两届”的限制,却引来海外华人“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愤怒声讨呢?在中国,只允许国家主席担任两届,它只是一个象征。在当今中共把国家主席/总书记/军委主席捆绑在一起的架构下,“两届国家主席”的限制更深一层的含意是:在做完两届总书记和/或两届军委主席后,就该下台了。取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