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10-03 21:49:07)

周三下午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的一个法庭里,安珀盖格警官正坐在被告席上,等待陪审团宣判她的刑期。一年前的一个夜晚,盖格警官在执勤13个小时后回到自己的公寓,在家门口发现自己的房门是开着的,于是她拔出枪,小心翼翼地走进屋,赫然看见屋里正坐着一个黑人青年在吃冰激凌,于是她扣动扳机,射杀了他。枪响之后盖格警官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公寓。原来她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虽然对奥巴马不感冒,但《美国工厂》这部纪录片拍的确实不错,值得一看。它没有太多评论,基本上比较平实地记录了福耀来美国在Ohio投资开厂过程,以及中美双方人员在这个过程中的相互理解与碰撞。美国工人在感谢福耀给他们带来工作机会的同时,也难免为每小时不到13美元的工资耿耿于怀。这个工资远低于从前通用汽车付给他们的每小时29美元的工资。但他们也知道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中美贸易战打到今天已成了拉锯战,股市也跟着来回抽风。川普一说再给中国加税10%,美股就应声大跌,全球股市跟着一片哀嚎。今天又说加税暂缓执行,道指就又大涨400点,大家又都欢天喜地起来。川普暂缓加税让国人很有面子。这证明川普也不过是个纸老虎,在贸易战的压力下首先体力不支,得大口喘气才行。相比之下,中国政府气定神闲,管它国内食品价格猛涨,管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环球人物』的文章《孙小果背后的“高能”女人:骨子高傲,门路广》(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9/06/18/8421892.html)比较详尽地的介绍了恶霸孙小果的成长史,很有可读性。但文章将孙小果不断逃脱法律制裁归结为他“高能”的老娘,恐怕有洗地之嫌。也许作者有他的苦衷,这事儿要挖得太深就会成为政治问题,文章要被腰斩,所以也就只能点到小果他娘为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06-04 13:48:09)
转眼间六四事件已过去三十年了。三十年仅是历史长河的一瞬,然而对一个人来说,这是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的人生。三十年前的记忆已经被岁月敲成了碎片,留下来的虽然琐屑,但却无法磨灭。那时我们在京城的最高学府里消磨青春时光,平时打拖拉机,周末则穿梭于各个食堂里的舞会,在混合着泔水与脂粉的昏暗中颓废。低年级的同学不太关心政治,听到要游行的消息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中美贸易战仍在继续,对这个经贸战的一个肤浅看法就是只把眼睛盯在关税上,争论到底哪一方要来承担新增的关税,到底谁吃亏,谁占了便宜。或者把眼睛盯在中国的一个企业(华为),或者一个行业(半导体)上,争论他们会不会在贸易战中倒下。从宏观上看,持续的贸易摩擦对中美都不是好事,但对中国可能尤其不利。这最不利的就是制造业的撤离。这对企业(包括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这周四,老白男拜登终于按捺不住民调一直高居榜首的诱惑,粉墨登场,正式宣布角逐下届美国总统大位。目前民主党各色参选人已基本到齐,女、黑、印(~1.5%的血统)、同、穆,只缺一穆斯林了。但乌泱乌泱的参选人里唯独不缺的就是老白男,这种出身在今天自由进步人士眼里简直就是文革时候的黑五类,除非你是桑德斯那样的老革命,有社会主义的金钟罩护体,一般情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刚刚过去的星期天在基督教传统上称为棕枝主日(PalmSunday),是为了纪念主耶稣基督在受难前骑驴进入耶路撒冷的事迹。当时民众手持棕榈枝,像欢迎君王一样欢迎耶稣进城。然而不到一个礼拜,他们又把他像死囚一样钉在十字架上。耶稣受难的这一天是星期五,后世的基督徒称之为GoodFriday,因为耶稣的死和三日后复活完成了神的救赎计划。就在这个具有特别意义的一周的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4-04 22:32:32)
最近“告密”一词因着国内的一系列学生告发老师的事件而成为热词,这让我想起自己被人告密的两件事。 第一次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那时戴红领巾的少先队员还被称为红小兵。第一年选红小兵,我是班里被选中的几个之一。戴着红领巾的孩子自然觉得与众不同,其他孩子看着我们也自是眼红嫉妒。有一次我和一个要好的朋友玩耍时,他说了几句艳羡我的红领巾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看到这封声援许章润教授的公开信,看到信尾署名中熟悉的名字,决定把它收藏起来。 我很敬佩许教授的勇气,但我不想称他为在铁屋中发出呐喊的勇士。他就是一个文人。他的文章并不咄咄逼人,他没有煽动,蛊惑,谴责,咒骂,他没有大呼小叫。他只是凭着文人的良知,说出他自己的想法,说出他对国家、民族的关切。当权者可以不同意他的观点,可以不理会他的建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