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城地主

美洲生活,房地产投资,个人爱好,胡说八道
个人资料
牛城地主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1-04-21 10:26:22)

这些年LD喜欢收集有些中国味的老东西,当然也包括些不大老的,比如鱼缸、瓷墩一类。 去年年底前在后院建了个养鱼池,因为天气已冷,便没有通水运行。看到家里闲置的鱼缸,于是乎买了几条金鱼,先在屋里养了起来。 说起养鱼,我也算是个老手了,二十年前家里有大大小小的鱼缸七、八个,大的有80加仑,小的10加仑,大多养些热带鱼,包括燕鱼、小鲨鱼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自从选举日后,川普团队,当然不仅仅是他的团队开始质疑大选结果,于是就开始了在法律框架内的抗争,打官司是主要手段。那么结果怎么样呢? 我们听到的几乎都是他不断地输官司的消息,也有的黑说他有60个官司,输了59个。主流媒体上也不会报道真实情况。这在自由美国很滑稽,我们不知道该信什么,不该信什么,所以只能什么都别不信,也不可全信,即使是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2021-02-05 19:53:49)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有了“川粉”这个词,于是其对立面也就有了“川黑”。但5年前肯定是没有“川粉”这个词的,一般来说“粉”主要是对于一些走红的明星们,但对于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很少有政治人物的“粉”。远的就不说了,就说这二十多年的总统吧,我没听说过有“克粉”、“小布粉”、“奥粉”、“稀粉&r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3)
(2021-02-02 20:15:22)

从去年病毒在武汉爆发至今已经一年有余,这一年发生的事情之多,让人目不暇接,就如一部精彩的电视连续剧。该剧演员众多,观众也成为演员之一,那么导演是谁呢? 就不说病毒和BLM的事情了,再说说大选舞弊。大选后左媒们(几乎是所有媒体)都步调一致地宣传没有舞弊,很多官员们称这是历史上最公平的一次大选。当然了,很多人认为大选有舞弊,如Fox电视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2)

我的酒量还是不错的,什么都能喝,经常在爬梯时来个三中全会啥的。但对白酒没有特殊爱好,虽然也能品尝出好坏,也能搞明白香型和酿酒历史,但自己一个人时基本上不喝。以前是喝啤酒,这几年自己酿各种果酒后,果酒(包括葡萄酒)便成了主流。 说起喝酒,就得说酒品。我喜欢喝酒干脆的人,据说这样的人做事也干脆。磨磨唧唧,藏着掖着的,我不怎么喜欢。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2021-01-27 19:00:56)

让人无语的纷乱的总统大选似乎是告了个段落,尽管拥川的人们心有不甘,也包括我在内,还在期盼着有什么奇迹发生。。。 从来没有这样关注过美国的政治问题,也从来没有哪次美国大选有这么惊心动魄,最重要的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认识到了一些社会的本质问题,也几乎让人毁了三观。 那么这几个月的折腾究竟让我们认识到了什么呢? 我们看到灯塔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3)
(2020-11-16 19:04:39)

本次大选开创了美国历史上的先河,寻求连任的总统获得了历史上的最高票-7,300万,而一个毫无特点,老迈迷糊的人却得到了该党乃至美国历史上的最高-7,900万。虽然美国有2.57亿人有投票权,但2018年的数据显示,注册选民只有1.53亿,而本次投票总数达1.55亿(除了川普和拜登外,还有260万票给了独立候选人)。 更令人瞩目的是媒体的整体偏向支持拜登,川普却是得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2)

这次美国大选实在是出人意料,也在情理之中。当一个疯狂的、没有底线的政党撕下了他们的面具时,其丑陋的本来面目就暴露出来了。 也算是开了眼界,做假做到了这个程度,实在是让人怀疑他们的智商。清华共和群里有人说:民主党做假跟中共一样干活非常粗躁,没有工匠精神,所以干什么事都做得非常粗躁,容易被抓。 神回复:别的事情干不好才去当左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2)
(2020-10-26 18:37:19)

自疫情开始,老大就在学校里没有回家,毕竟读博士还是有些实验要做的。老二留在家里上网课,也就有了更多的机会谈些政治问题。 从上高中开始,老二就对民主党颇有微词,说支持民主党的人们把时间都用在talk上,所以舆论上看起来他们总是占优,而共和党人大多在辛苦工作,没有那么多时间打嘴炮。当然了,在上高中时就支持川普在同学中是很吃不开的,所以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1)

昨天晚上在田纳西举行了最后一次总统辩论,本来15日还有一场,结果拜登团队以川普感染武汉病毒为理由给推了,所以这一次就成了最后一次。 跟第一次的火爆相比,这次辩论显得平和了许多。吸取了第一场的教训,辩论委员会采取了新规则,在对方2分钟讲话期间另一方麦克风静音。 大的方面就不说了,就说说几件事吧。 一是对中共的态度。拜登说他会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