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秋博客

粗线条的水墨画,可能有你有他,也可能一无所有。
个人资料
博文
美国大选结果会怎样我不知道,也不怎么关注了。因为信息来源太混乱了,在纷杂的碎片化的信息里很难有判断,那就不判断。 但我说个现象,这是我基本能确定是真实的:迈阿密的古巴移民基本投川普;前东欧诸国极少政治正确。 因为经历过苦难的人们不愿意再傻白甜了。 在今年这次有史以来撕裂得最厉害的大选中,有种主流观点,就是相信美国的政治制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06 10:01:15)
1,所立的角度决定自己的判断,就如从银幕的正反两面观剧。2,一国是单色的镰刀斧头旗上,虱子丛横列队。一国是华丽的民主词袍下,虱子群偷偷咬噬民主纤维。3,归根结底,昼和夜的对决,永远不会有胜负的终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关于美国国内政治事态的观察与思考(转帖) 2020年9月20日西村愚夫October09,2020 今年五月美国黑人GeorgeFloyd的不幸去世,在美国各地引发了大规模抗议游行,并进而演变为各种暴力破坏活动,直至今天还在一些地区继续。西雅图是首先出现大规模打砸抢事件的城市,让我们这些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人大为吃惊。 我在美国已经生活了三十多年,由于各种原因发生的暴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10-08 14:28:26)

近日断语给私欲套上光环把正义捏进面团黑,无时不在挑战白丑陋,无时不在蚕食视野破坏,还有没有完?在如此分明的黑白图像面前,那些蒙住眼睛说瞎话的左派不是迂腐,是邪恶!历史,不断循环,人类,不断失忆。奔死吧,你们!大树继续摇晃精神病人们继续跳*亚非拉荒谬,穿越了海空世界,从来没有孤影历史,从来不会断裂看吧,扭曲的自由舞蹈往断崖奔死*文革舞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感谢知名学者、裴毅然教授的诗评! ——暖秋 裴毅然:旅美女诗人自吟集——《世界总有两种面孔》 晚歲寫詩,需要激情;晚歲出詩集,更需要勇氣。暖秋女士這本《世界總有兩種面孔》(美國華憶出版社2020年),觸動我久已湮沒的詩情。哦,我最早也想當詩人,青年時代也做過文學夢。 1990年,原為上海法制文學記者的暖秋隨夫移美,二十多年後再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0-05 10:31:43)

一 秋叶, 以骨节嶙峋的经脉, 守护天边的 一块清亮。 即使被黑夜吞噬, 也要揪住雷声雨声, 锤醒睡死的泥土, 救赎自己的 身体碎片。 二 那巨大的静寂, 绞不断黑夜, 绞不断前赴后继的年轮, 却断了一块清亮, 在你我心底打坐。 秋了,问一声 好吗? 10/4/20为郭建兄摄影题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有一些东西,在我潜意识中老想忘记…… 1999年,是我和先生在美国定居的第10年。夏天,我们如常回中国探亲,不料横遭一场荒唐冤狱。 先生为在职的美国高校采购了一批中文书籍,并为自己的文革研究项目、在北京地摊上买了些文革小报,突兀间被中国当局以间谍嫌疑囚禁。 我被株连,也身陷囹圄。初始,囚于北京国安局看守所,与一个被嫌疑为台湾间谍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谢谢诗坛前辈高伐林先生的鼓励! ——暖秋 一叶而知秋——读暖秋《世界总有两种面孔》有感 作者:高伐林   很长时间没有读诗了——尽管我在从文革结束到改革开始的那一段诗坛青黄不接季节,充当“瓜菜代”角色,也曾被人戴上“诗人”桂冠,时常有“吃空额”冒领饷银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7-22 17:50:14)

这个时候,该不是读诗的时候,国事纷纷、疫情起伏…… 而我那本诗集,在出版社、印刷厂和邮路辗转了三个月,就在这个时间段寄到了。 历史,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昨天。写了并出版了的诗集,便是一段情节的句号,也是一段昨天的微观历史。那里可能有你我他,也可能一无所有。 也许,诗本身的一种空旷和超现实,读读可以消磨一下当前的躁虑:) 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7-17 11:25:27)
七月,一片蝶衣足以营造飓风 千万片扇子群殴大树 愚蠢,不一定都长得丑陋 你看,那些施暴的胳膊多健美 那些字斟句酌的唱词多高尚 他们,有谁感觉 树叶被活生生剥落的疼 有谁听见 树根被压迫的呻吟 那些迷失方向的下跪 那些从彼岸奔来的历史喧嚣 245岁的生日 老树哦,你就哭一场吧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