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驴十八

破帽遮颜过闹市,管他冬夏与春秋。
个人资料
FarewellDonkey1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我在找克拉玛依之歌时,嘴里哼出来的居然是马儿啊你慢些走。觉得这首更好听。再一想不奇怪,这是俺老娘年青时常唱两句的。马玉涛八十了还上台唱这首歌,人老气不足憋得音准都高了半度。可我听得更开心,这水平跟俺娘当年的才算接近了。。。所以我觉得审美都是后天习得的,耳濡目染就是形成的渠道。 有没有先天的审美呢?我想有的,都是和食色相关的最初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什么算红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划分,子集各不重合。维基或百度从主题上定义,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歌词内容是看得见的。但只能算一个必要条件,不是充分条件。时代特征,情感取向,演唱形式,甚至演唱者都是不可分割的部分,共同决定红歌的辨识度。特别是演唱者的理解和诠释,直接影响红味的浓度。不信看看这新天上人间的刘小姐,一样的词一样的曲,如何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就凭“红歌”这两个字,在一些人眼里就是香花,但另一些人眼里都是毒草,不管具体是哪首歌。当然,我这里不是和其它颜色比。而是红歌内部,恐怕除了东方红,其它红歌几乎都忽香忽臭过。我前面说过:因紧密于政治,红歌一直麻烦不断。政治总是始于道路主义,而终于个人恩怨。文革中,大概有七成以上的老歌因各种原因不能唱了,其中红歌也不少。有那么一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十天后(11月21日)就是白毛女1.0王昆老师逝世五周年忌日。她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科班音乐家们早逝常见,而这批红歌手们则普遍长寿。不知道是否与他们所唱的内容都积极向上有关。那些我们曾经喜爱的歌手,活着的平均年龄八十开外,有些还能登台演唱。在我们的脑子里,他们仍然都还都年轻。我对王昆的记忆,定格在《东方红》中英姿煞爽风风火火地出场亮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红歌不是为文艺而文艺,而是有特定主题的。可以说,多是作为宣传工具而生产的。除了那些大道理主义,往往还是针对或配合一些具体事件,如土地革命,抗日反扫荡,大生产,识字扫盲,合作化,大工程等。随着时代改变,这些具体的宣传或歌颂对象,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有的消失了,更有风向一变由支持改为反对的。但有些老红歌顽强地不消失,只能是因为其形式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有网友说回忆红歌,是伤感自己逝去的青春。依我说,普通人的喜怒哀乐,红歌里都有,唯独没有伤感,因为没时间。红歌的年代,或者说前三十年,讲的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是靠燃烧激情支撑下来的。今天中国的经济腾飞,最坚实的基础是那时打下的。一句“改革开放”就贪天之功为己有,脸皮够厚的。说当年农民是出工不出力,工人游手好闲,更是下流污蔑。勒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毛共都是传统和现代文化冲突最激烈的一代人。至少毛集团中都是民族主义者,口中唱着《国际歌》,心中却想着恢复汉唐荣光。汉唐都是歌舞鼎盛时期。刘邦自唱《大风歌》,李世民亲改《秦王破阵曲》。刘邦布衣起兵,屡败屡战。军队被打散,家属被俘虏。他没有一刻停留,孤身单车驰召旧部再战。李世民亲冒矢石,战马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1-01 09:17:21)
对作为流行音乐歌曲的红歌,我觉得应当历史地看待。今日刺眼的政治,于特定的历史阶段可能只是自然现象。比如《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七十年前确是一个新的国家新的政权,有朝气和生气。不仅在世的人没见过,历史上也没有记录。如果说孙中山的广州政府还有几分新气象,那北洋和蒋介石的南京政府,一出现就带着没落和腐朽的味道。经历了百年屈辱和当权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9-10-30 09:43:53)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这不是红歌。但是,红歌却是我们记忆中那根又粗又长的辫子。生活的清苦,劳动的繁重,甚至政治压抑,都挡不住我们爱唱歌听歌。而与歌曲有关的记忆,大都是快乐的。红歌,谢谢你给我的温柔,伴我度过那个年代。多少次我回回头看看走过的路,红歌,你依然站在小河旁。红歌成千上万,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天要下雪,人不出门。百无聊赖中,想起今年朋友馈我的一些唱碟,多是五六十年代的“红歌”,翻了出来。这些可不是跳广场舞用的。里面好多明泽她妈,天一他爸等的原唱。不起眼的一堆也折美金数千。不听上一遍可惜了。诸位,潘多拉德盒子永远是不打开为妙,可惜知道得总是太晚。这一打开,哇,五彩云霞空中飘,天上飞来金丝鸟。索玛花儿一朵朵,泥马从我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