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s World

五花八门身边事,喜怒哀乐笔中行。
个人资料
spot321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陈掌柜没到大连之前并不是掌柜的,他的大号叫陈怀海。他和三爷、老蘑菇、半拉子、聋子以及哑巴是拜了把子的能过命的兄弟。这五兄弟可不是吃素的,否则他们就不可能从土匪肆虐、虎狼猖獗、暴风骤雪的东北的林海雪原里活着走出来了,更别说他们还挖到了不少的金沙。虽说陈怀海在深山老林里饱受了儿女失散、妻子被拐的人生磨难,但他还是把眼泪狠狠地咽进肚子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如果不是老祖宗们把那个叫“月饼”的点心指定了非要在农历的八月十五那天吃,而且还最好要坐在月亮底下吃的话,它其实就是普通的中式点心中的一款。因为月饼像极了天上的满月,人们就把它浑圆饱满的外表寓意为圆圆满满。在中秋节的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赏月、拜月、吃月饼、饮酒,思念亲人,遥想故乡,是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千年不变的中华习俗。 一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19-09-10 16:07:30)

自诩是一个比较喜欢干净的人。当然,“干净”是要有参照物的。和德国人的沙发下、床底下都几乎一尘干不染的干净相比较,我家犄角旮旯里肯定是藏污纳垢的死角,和日本人的马桶里的水都能喝的干净相比就更加的相形见绌,因为我家的马桶刷得再干净,我也从来都没有鼓起勇气试着尝一尝那里面的一汪清水。所以,我的干净基本就是以我自己的标准为基础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在许多人的印象里,战争一定是和侵略、杀戮、流血、毁灭分不开的。在动物界,每当孕育的季节到来之时,雄性动物们就会为了争夺雌性而大打出手。有角动物们会利用各自头上的尖锐试图一招致命于强劲的也妄想播种的对手,有利齿的动物们会咆哮着扑向企图颠覆它或它妻妾成群地位的挑战者。在这种有我没你的绝地厮杀中,战败的一方能够全身而退永远都是不幸中的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我是一个不太喜欢被束缚的人,最怕事事都要归纳于某个组织当中。虽然我从来都是一个严格遵守法纪的公民和严格遵守制度并且圆满完成各种任务的雇员,但在骨子里,我最讨厌被条条框框捆住手脚。许多人都具有双重性,我大概就是属于双重性格比较分明的那一类吧。例如我不信鬼神,却喜欢隔三岔五的看一些命理。例如我不太相信人有灵魂,却在梦见父母后的隔日就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记得儿子小的时候,偶尔会因为想要某种东西,例如游戏机,例如游戏卡,例如一本故事书等等而跟我们请求。他通常都会说:我也想要那个东西,谁谁谁都有了。每到那时,我都会跟他说:不要跟别人比,别人是别人,你是你自己,别人有的东西你不一定就非得要有。虽然到了每年的圣诞节,儿子想要的东西,如果不出大格的话,他都能如愿以偿的得到,但是我就是想让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九几年的时候,有一年过年时给家里打电话,正巧二表哥去给我父母拜年,就顺便和他在电话中闲聊了几句。那次二表哥着重问了问美国的交通情况,因为他是搞城市地铁建设的工程师。记得他那次用非常羡慕的口吻说,美国真是不错,人人都有汽车开,不像咱国内,大多数人都骑自行车。我当时跟他解释,说美国人开汽车其实就跟中国人骑自行车是一个道理,因为在许多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2019-08-28 14:17:59)
老庞提遛着篮子准备下楼了。这是他每天的例行公事。自打退休那天起,下楼逛菜市场就成了他的集遛早加买菜于一身的,风雨无阻的一项必不可少的非干不可的事情。 “老庞,下楼看看猪肉怎么样,要是新鲜就买几斤搅馅(肉馅)回来包饺子。” 老庞的妻子不紧不慢的叮嘱了一句。 “好嘞。我回头踅摸踅摸(找找看)去。” 老庞闷声闷气的答应了一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现代人的生活节奏是紧凑和繁忙的,即便有许多人不需要朝九晚五的去坐班,也还是不会今天出去见个朋友,明天出去赶个饭局地把自己的时间搞得像赶庙会一样热络,他们宁愿安安静静地待在家里,只要享受那一份淡然的没有嘈杂的宁静和只属于自己的空间。基于这种平时互不打扰的生活方式,定期聚会就显得比较重要,最起码它也是一种互相联络感情的方式。这种聚会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我不是一个“天天写手”,进文学城全凭自愿和喜好。所谓自愿,就是在众多的海外中文媒体中,我对文学城情有独钟,这一点是无可否认的。其实,我在另一个和文学城同等规模的海外大型中文网站上也进行了注册,却没有在那里写过一篇文字。因为喜欢在闲暇的时候动手指敲键盘记录些自己感兴趣的闲情轶事,所以就在文学城里开辟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事实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