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ot's World

五花八门身边事,喜怒哀乐笔中行。
个人资料
spot321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很小的时候,我经常跟着奶奶一起去买菜。这个做了一辈子饭的老太太,总会有意识地教我分辨猪肉的新鲜程度、茄子的老或嫩、青菜是否打了农药......回到家,奶奶便给我一把小椅子,让我坐下,帮着她剥豆子拣菜,做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那个时候的我,懵懵懂懂地重复着这些简单劳动,却并不懂得奶奶是在教我做饭,教会我一生里最平凡但也是最不凡的事情。 现在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9-10-08 13:53:26)

可能因为从小是个药罐子,一年里总有几次会因为上呼吸道感染引起的感冒发烧而被母亲带着去医院打针吃药的缘故,所以我对医院并没有恐惧感,虽然我并不喜欢看大夫。十一、二岁时,大夫最终觉得我需要做扁桃体切除术,我也没有哭着喊着死活不要做,因为那就是个小手术,根本不值得害怕。记得手术那天护士把我领进手术室,我却惊奇的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和我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2019-10-04 22:41:48)

在文学城里东走西看了不少年,发现有许多人都有住大杂院和筒子楼的生活经历。在我看来,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近距离接触对一个人在某个特定阶段的成长是有好的作用的。和现代人的老死不相往来,同住一栋楼好几年了都还不知道谁是谁的分割式单元居住的条件相比,那时住大杂院和筒子楼的邻居们之间的感情无疑要比现在的人们深得多,默契得多,互相包容得多,互相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正所谓弹指一挥间。一眨眼的功夫,中国人的购买力就赶上甚至超越了几乎所有的当年横扫五大洲到处买东西从不眨眼的其他亚洲地区的人们,成为让世界再次目瞪口呆,让商家竟想拉拢的新世纪财神。那位说了,有什么可以证明吗?从前,但凡稍有名气的店铺,尤其是那些专卖高档用品的商店里都贴着英语、法语、日语,后来又加入了韩文的告示牌,说明在那时西方人的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8)
(2019-09-25 15:03:24)

我这一代人可谓是生长在动荡年代中的一代。从懂事起就被教育要热爱党热爱国家,要对包括地富反坏右在内的一切阶级敌人横眉冷对。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可以实话实说,我那时真的不曾恨过谁,除了小说里、电影中的反面人物以外。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从没有被谁欺压过,没有压迫哪里会有仇恨。由于父母双方家庭出身的原因,我更没有被特别的灌输过诸如憎恨地主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0)

我的计算机的桌面图案是系统里自动调换的,每隔几天就会更新出一张新颖的图片,这些图片有自然界的花鸟鱼虫、飞禽走兽,有凡人间的高楼大厦以及著名景点,让人看了不会出现审美疲劳。 那天一开机,迎面就出现了一个狮子的大脑袋,用简单的三个字去说就是“狮子头”。 只看了一眼,我就立即喜欢上了这只悠然自得的雄狮。它看上去是那样的悠哉游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陈掌柜没到大连之前并不是掌柜的,他的大号叫陈怀海。他和三爷、老蘑菇、半拉子、聋子以及哑巴是拜了把子的能过命的兄弟。这五兄弟可不是吃素的,否则他们就不可能从土匪肆虐、虎狼猖獗、暴风骤雪的东北的林海雪原里活着走出来了,更别说他们还挖到了不少的金沙。虽说陈怀海在深山老林里饱受了儿女失散、妻子被拐的人生磨难,但他还是把眼泪狠狠地咽进肚子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1)

如果不是老祖宗们把那个叫“月饼”的点心指定了非要在农历的八月十五那天吃,而且还最好要坐在月亮底下吃的话,它其实就是普通的中式点心中的一款。因为月饼像极了天上的满月,人们就把它浑圆饱满的外表寓意为圆圆满满。在中秋节的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赏月、拜月、吃月饼、饮酒,思念亲人,遥想故乡,是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千年不变的中华习俗。 一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19-09-10 16:07:30)

自诩是一个比较喜欢干净的人。当然,“干净”是要有参照物的。和德国人的沙发下、床底下都几乎一尘干不染的干净相比较,我家犄角旮旯里肯定是藏污纳垢的死角,和日本人的马桶里的水都能喝的干净相比就更加的相形见绌,因为我家的马桶刷得再干净,我也从来都没有鼓起勇气试着尝一尝那里面的一汪清水。所以,我的干净基本就是以我自己的标准为基础的。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7)

在许多人的印象里,战争一定是和侵略、杀戮、流血、毁灭分不开的。在动物界,每当孕育的季节到来之时,雄性动物们就会为了争夺雌性而大打出手。有角动物们会利用各自头上的尖锐试图一招致命于强劲的也妄想播种的对手,有利齿的动物们会咆哮着扑向企图颠覆它或它妻妾成群地位的挑战者。在这种有我没你的绝地厮杀中,战败的一方能够全身而退永远都是不幸中的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