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4-07-08 20:30:51)

上海吃货在哈罗德在伦敦全靠一条生命线:地铁皮克迪利线。它贯穿了伦敦由西向东,从希思罗机场到市区的国际、国内火车站,好不惬意。乘坐它,除了唐人街去吃美食,火车站去乘快车,海德公园去玩,还能忙碌两周、剩下最后机会去哈罗德购物。哈罗德大百货公司我仰慕已久!出了地铁站来到地面,周边就嗅到了奢华的气息,那些邻近商店櫉窗陈列令人眼花缭乱。一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4-01-29 18:50:44)
《繁花》如一阵旋风,为上海,全国,在海外的上海人,带来了冲击。旋风过去,余韵绕梁三年不绝。人们被触碰的瞬间,延续成记忆的一根线。然后在微信群里众人的回忆织成了一张网,还原出《繁花》之外迷迷蒙蒙又清清爽爽的上海,我们曾经的如烟过往象《繁花》一样,活生生地翻来复去放映。
"虹口汪小姐"的出现,触动到我,一个生在虹口,长在四川北路山阴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23-03-06 22:48:02)
远方的魅力 --------听王晓丹讲座美欣 喜愛旅游的朋友太多。追逐旅游达人的人们更多。 听完王晓丹在北德州文友社的线上讲座,《看古希腊文明的魅力》,竟然在飘忽之中无限向往起远方来。 胆魄是一位旅行者的必备,晓丹在疫情蔓延期间,接种疫苗后便开始了飞行足迹。心之向往的是,从儿时的文学读物中就接触过的希腊。当多数人在家仍然禁足、观风向的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3-06 22:41:21)
No                       美欣 脑子里曾出现过不少老电影镜头,革命志士被捕时,英勇抵抗拒不交代,不出卖自己也不出卖别人。没料到,一日我真落到这样境地。 那天天气清朗,时日正临兔年新春佳节,写了一篇在美国过年的喜庆文章,配上家庭照,交给公众号编辑,喜滋滋等待发布。 午间,编辑来信说:题目不行,说违规。 我: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3-06 16:15:49)
母亲的钻戒在石库门里弄房子里住了五十年,很多记忆难以忘怀。现在远离家园,细细回忆旧事,似粒粒珍珠穿起,散发着久远的璀璨。很小的时候,每当梅雨过后的七月,溽暑开始,母亲和父亲就忙腾起来,翻箱倒柜地晒霉。小小天井高墙围绕,太阳只晒进来一角,他们就把黑漆剥落的大门两边都打开,地上还是梅雨过后的湿漉漉,几只箱子已经从二楼亭子间抬到天井。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3-10-05 21:11:01)
1997年的一个夏日,美联航将我们一行战战兢兢的归来者降落在弹丸之大的虹桥机场.这是我离开中国九年来第一次回国.虹桥机场与九年前相比没多大变化,一切只是那么陌生,进女厕所没带手纸,----忘了虹桥机场的洗手间是不提供手纸的.幸好隔间一位老美递了一些给我,免去了大尴尬.我打起精神提醒自己:嗨,回到中国了!顺着走道,过了安检,一张张黑发的面孔看似熟悉却陌生,主要是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11-05-21 21:44:40)
                                                    辛西娅。卡特
    1989年初的一个夜晚,美国南方。在我刚踏入这片陌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