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 · 蝴蝶 · 剑

问题并不在有几成机会,而在于你能把握机会。若是真的能完全把握机会,一成机会也已足够。
《流星·蝴蝶·剑》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博文
“精英+无产”说的是把美国推向“金字塔”的构型,由少量金融科技媒体寡头和各路精英构成的塔尖,联合拥有最大量选票的广大的塔底,“让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进而攉取政权。这个形态,似曾相识。“富裕+中产”:这是我们认知的,传统意义上强大的美国。这是个橄榄球型的结构,中坚力量是饱满的中部,是勤劳工作,创造财富价值,并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习大钦点,人大盖章通过的"国安法"相信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美国务卿向美国会报告"香港已丧失自治地位"因而不建议再享有独立关税地位.人们不禁要问党国为了"普天之下,莫非党土",绝不允许有党管不到的地方,以至不惜撕去伪装,提早终结"一国两制",这是理智的作法吗,真的要破罐破摔,浑人撒泼吗? 有分析云这是党的新战略,从前是因为香港的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9)
(2020-05-18 14:26:07)

古人云:"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说的是人生两大幸事:前者少儿不宜,按下不表,后者刚刚出锅,还是热乎的!本来随着疫情,犯懒,想让它随风飘过的,再说也没有什么惊艳的成果,还要跟熟人解释半天,但又想想毕竟也是小孩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小小纪念一下也是应该的。十年磨一剑啊,好算上个大学! 先严重剧透一下,小女没有去藤校! 【临时插播:小女出来谢幕:"谢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三十年前考托福出国,逼着自己读英文原版读物,其中流行的有[读者文摘],一个小笑话至今难忘: (读者来信:) "我和妻子去外地渡假,最后一天回到旅店,内急,妻子抢先把卫生间占了,我实在憋不住了,看到旅店房间里的一个盆栽,就把植物拔出来在花盆里解决了,然后把植物原样放回去.结账退房回家都很顺利.一个月后,收到旅店来信,语气非常客气: “一切都可以被原谅,只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5-02 15:34:22)

"巴仙尼死了,塔塔利也死了,还有其他几个家族的老大..." "卡罗,别跟我说你是无辜的,那样我会觉得是在侮辱我的智商,我会很生气!"... 这是四十多年前的经典电影《教父》的桥段。 骗局再巧妙,演技再高超,在黑手党大佬明察秋毫的眼里,也不是那么容易蒙混过关,因为大佬清楚,这刀口上添血的行当,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丢掉的可能是最珍爱人的生命,甚至整个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2020-04-17 20:34:47)

出于对文城大咖的尊重,看到今天诺奖权威亲自现身肯定一些外行"民科"的推论而且远远比一般说法更极端(见上博),兴冲冲的去看看大咖的解读,..., [网友提问] n****u2020-04-1713:45:59回复悄悄话是真是假?润涛阎有何评论?
法国病毒学家,因研究艾滋病毒获得2008年诺贝尔医学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0-04-14 11:57:30)

“年关将至,就在人们张灯节彩满心憧憬一个美好新春佳节的时候,一种烈性传播力极强的致命病毒正如幽灵般悄无声息的在人群中传播。随着现代社会广泛频繁人员流动,借助公交,火车,高铁,飞机,伴随着春运大潮,先是一个商场,几个小区,然后一座城,数个城,并迅速蔓延到数个省,数个国家,直到全世界…” 这是股聋在重复家喻户晓让百万人感染十数万人丧命无数人居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我为什么只读俩个博byMcChina(TM) 不少人以为这是因为"我清高我牛叉我就爱自说自话我不听别人说话...",其实不是的,光荣永远属于过去,我今天照样读书看报看微信看油管看电视听短波跑步锻炼打打球进文城提意见坚决不要求置顶什么的,...,所以要说我什么都不看专看给自个儿写的歌功颂德的文章也不是实情-那还不如出资办份洪宪年间的"《顺天时报》"呢!咱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上集讲到偶天朝上国的若干国旗设计,话题比较严肃,参见(国旗趣谈-兼自荐奥运图案设计)。这集继续集思广益,以轻松搞笑为主。依惯例,笑己之前先拿别人开涮!国旗方案...“民以食为天,还是稻穗玉米土豆白菜青椒黄瓜……方向考虑吧。中国不论大江南北都爱红烧肉,这个也行吧。”(来自石假装)“民以食为天,还是稻穗玉米土豆白菜青椒黄瓜&helli[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听网友谈论国旗设计,正好作为业余爱好有心钻研,构思良久未得其解,不能参与心痒难耐。只好赶鸭子上架,在话题见老之前勉强出炉,稍显夹生,日后改进。 先来个猛的。 无论政见如何,憧憬两岸有朝一日会统一,所以有了如上的“二合一”设计,“白日五星”全都保留,抛却党争?呵呵,还挺有创意。 下面几个,不单港澳台在上面,连新加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