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人世间很多很多问题,都是可以用钱能解决的,这也是为什么Andrew杨在第三场总统辩论会中提到万能的美元(AlmightyDollar)。既然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就不算是问题。但很多情况下,由于当事人的能力,视野,智慧不够,他们采取了错误的解决方案,从而把问题扩大化,让钱解决不了或者需要更多的钱才能解决。比如美国贫富差距造成的各种矛盾,就可以用钱来解决。美国人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上帝是左派还是右派?一般人都会说,是右派,因为基督徒多半保守,偏右,喜欢遵守既定的规则,不喜欢跨越规则的要求,对新思潮新行为,不合规距的思潮和不合规矩的行为都认为是大逆不道。而左派,很多是无神论者,不爱守圣经里定下的规矩,思想新潮,号称“进步”(Progressive),尤其是还有同性恋双性恋这奇奇怪怪的性取向。上帝真是个右派啊!真的吗?不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和安兰德以及Andrew杨安泽有什么关系呢?有,这得从二十年前说起。那年,我在曼哈顿南端的世贸中心工作。我当时刚拿到生平里最后一个学位,开始工作。虽然这学生生涯很漫长,有十几年,但是,走在大厦林立的纽约街道上,我时常想的是我的童年。倒不是留恋那往昔时光,而是庆幸自己终于逃离了那个改革开放前的世界。那是什么样的世界呢?第一,生活贫瘠。我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当AndrewYang决定参选美国总统的时候,他一定是充满信心的,但他也一定知道前路不会一帆风顺。确实,他在一年多里默默无闻,只有铁杆小团队一路相随。当我们这些支持者在几个月前,甚至在一个月前开始支持他的时候,虽然也是充满信心,但也知道前路坎坷,因为有太多人怀疑他的理念,怀疑他的机会。但是我们是杨帮(YangGang),我们相信我们的理念是有根据的,是经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因为题目不能太长,所以我只是列出几个名字。我要说的是下面几点: 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Harris)必须为她的言行道歉,否则她不仅输,还输的很难看。最好她现在就应该鞠躬退出。 民主党必须鼓励公平竞争,否则咎由自取,总统竞选会惨败。 主流媒体必须公正,专业,否则就是制造假消息,失去民众信任。 华人必须支持Andrew杨。 先看第一点。在民主党总统候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9-07-30 06:13:38)
一周里下班后零零星星读着这本书,是李亚凡写的《不可模仿的杜拉斯》。文字轻松紧凑,故事跌宕起伏,这个周末,我一鼓作气一天就读完了。这么好的故事我总要讲给别人听,或者至少先做个记录吧。可是从哪说起呢?先说说那个“老掉牙”的故事吧:法国新总统马克龙39岁,他太太特罗尼厄63岁,两人相差24岁。好多人觉得这个不可思议,但这是法国人啊,法国人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7-16 00:12:07)
Sometimescertainthingsareagainstourbasicprinciplesandifwearesoquietweareequivalenttobeingcomplicitandwearecowards.InthisparticularcaseI’mtalkingaboutthetweetfromPresidentTrumpaskingthefourelectedcongresswomentogobacktotheirownoriginalcountries(3ofwhichwerebornintheUSasamatteroffactbutconsideredforeignbecausetheyarecolored).ThisisabsolutelyunacceptableevenIdon’tagreewiththeviewsofthosew...[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0 13:07:55)

2018年7月15日每当看到日本的诸多好处,比如清洁,礼貌,详和,爱护自然,工匠精神等,都会想到他们的美学,一种普通日本人都拥有的一种美学,进而与中国的种种问题相比较,而很多正好与日本相反,比如脏乱,不文明,急躁,急功近利,破坏自然,粗制乱造等,这让人觉得中国的这些问题,应该与中国没有一个整体统一的,渗透到民众心底的美学有关。欣赏美,一般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0 13:05:53)

日本美学的中心概念"物哀",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与其给出一个抽象的解释,我觉得不如看他们的文字。因为我们说,"文如其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美祢子最后一次见到三四郎时这样说。"迷徒羔羊-你懂吗?.,《三四郎》,夏目漱石。"您要流浪,我会陪您一起流浪;您要我跟您一起死,我也愿意。"三千助对代助这样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7-10 13:02:18)

周末我去了趟上海,参加校友毒龙和王总慷慨做东的普大校友聚会。聚会很成功,我见到了好多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想当年都还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在异国他乡一同求学,现在都在各领域做的非常出色,不胜感慨。说当年都是小伙子,是因为来聚会的全是男士,直到后来才来了位操着一口纯正普通话的洋师妹。最后大家合了一张集体照,互相道别,已是很晚。第二天,因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