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2019-12-01 06:43:56)

有朋友约我写一篇关于3B的文章,我很快比较轻松地把巴赫和勃拉姆斯写完了,但是这个承前启后的贝多芬却迟迟写不了,原因是我总觉得贝多芬太伟大,他的乐曲事关全人类,不是直接与我个人的共鸣。这样说会让人误解,所以再稍稍解释一下。我的意思是,比如耶稣很伟大,大多数基督徒都会对他的感受很强烈,但对某个基督徒来说,可能他对某个使徒或某个神父有特殊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11-21 05:03:51)

北京的东西糙,不细致,与上海一比真是立竿见影。这感觉,我是在04年第一次感到。之前我在合肥念书,匆匆走过一些南方城市,而那时候中国哪都清贫,大概也谈不上细致,至少我自己对城市的细致没什么发现。在北京去转转燕莎,秀水东街,觉得挺洋气的。然后出国,忙忙碌碌,偶尔匆匆回国,国家变化也不大,也没想过什么,直到04年,我算是第一次回到了“现代&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这个题目有点让人费解,不过看到最后应该会很清楚。但是历史总有些复杂之处,故事的开头总不免要有背景介绍,也要有相关人物登场,让人有点目不暇接。先说我老姨。她比我大不了几岁。我记得家里有张照片,我一两岁大,站在姥姥的膝前,而她,就是七八岁吧,站在旁边。那时我家在吉林省镇赉县。我家是怎么到了那里的呢?说来话长,只好长话短说。我爸医学院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哈佛经济学家布什总统首席经济顾问曼昆本星期一离开了共和党。他写道: 我刚从市政厅回来。我去那里把我的共和党选民登记改到了“未登记”,也就是成为了“独立”选民。我这样做有两个原因: 首先,共和党在很大程度上已成为特朗普党。为了保住他们自己的工作,国会中太多的共和党人情缘无视特朗普的不当行为(就像克林顿受弹劾期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人世间很多很多问题,都是可以用钱能解决的,这也是为什么Andrew杨在第三场总统辩论会中提到万能的美元(AlmightyDollar)。既然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就不算是问题。但很多情况下,由于当事人的能力,视野,智慧不够,他们采取了错误的解决方案,从而把问题扩大化,让钱解决不了或者需要更多的钱才能解决。比如美国贫富差距造成的各种矛盾,就可以用钱来解决。美国人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上帝是左派还是右派?一般人都会说,是右派,因为基督徒多半保守,偏右,喜欢遵守既定的规则,不喜欢跨越规则的要求,对新思潮新行为,不合规距的思潮和不合规矩的行为都认为是大逆不道。而左派,很多是无神论者,不爱守圣经里定下的规矩,思想新潮,号称“进步”(Progressive),尤其是还有同性恋双性恋这奇奇怪怪的性取向。上帝真是个右派啊!真的吗?不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和安兰德以及Andrew杨安泽有什么关系呢?有,这得从二十年前说起。那年,我在曼哈顿南端的世贸中心工作。我当时刚拿到生平里最后一个学位,开始工作。虽然这学生生涯很漫长,有十几年,但是,走在大厦林立的纽约街道上,我时常想的是我的童年。倒不是留恋那往昔时光,而是庆幸自己终于逃离了那个改革开放前的世界。那是什么样的世界呢?第一,生活贫瘠。我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当AndrewYang决定参选美国总统的时候,他一定是充满信心的,但他也一定知道前路不会一帆风顺。确实,他在一年多里默默无闻,只有铁杆小团队一路相随。当我们这些支持者在几个月前,甚至在一个月前开始支持他的时候,虽然也是充满信心,但也知道前路坎坷,因为有太多人怀疑他的理念,怀疑他的机会。但是我们是杨帮(YangGang),我们相信我们的理念是有根据的,是经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因为题目不能太长,所以我只是列出几个名字。我要说的是下面几点: 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Harris)必须为她的言行道歉,否则她不仅输,还输的很难看。最好她现在就应该鞠躬退出。 民主党必须鼓励公平竞争,否则咎由自取,总统竞选会惨败。 主流媒体必须公正,专业,否则就是制造假消息,失去民众信任。 华人必须支持Andrew杨。 先看第一点。在民主党总统候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9-07-30 06:13:38)
一周里下班后零零星星读着这本书,是李亚凡写的《不可模仿的杜拉斯》。文字轻松紧凑,故事跌宕起伏,这个周末,我一鼓作气一天就读完了。这么好的故事我总要讲给别人听,或者至少先做个记录吧。可是从哪说起呢?先说说那个“老掉牙”的故事吧:法国新总统马克龙39岁,他太太特罗尼厄63岁,两人相差24岁。好多人觉得这个不可思议,但这是法国人啊,法国人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