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偶在国内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deannn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莫斯科地铁,全称为列宁莫斯科市地铁系统(МосковскийметрополитенимениВ.И.Ленина),被公认为世界上最漂亮的地铁,按运营路线长度为全球第五大地铁系统,按年客流量为全球第四繁忙暨亚洲以外第一繁忙的地铁系统。1935年5月15日,苏联政府出于军事方面的考虑,正式开通莫斯科地铁。地下铁道考虑了战时的防护要求,可供400余万居民掩蔽之用。地铁车厢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戍守京师的“森严景致”部队大院 新中国成立后,在部队正规化建设的大潮中,首都北京驻扎着陆海空三军各大兵种的指挥部。 如,位于光明楼的北京空军司令部; 而新街口外大街的23号院,则是: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武装力量监察部、防化学兵部、总参谋部管理局、总参谋部政治部等多兵种大院的综合体。 类似这样的部队大院,北京市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是台湾电视台拍摄90年代初北京美食的视频《北平吃一点》,由凌峰主持。虽然有些旁白让人听着不舒服,但是真实的记录了当时北京的风土人情和特色美食,还能听到一些当时姑娘、小伙亲切地道的北京话,而且那叫一个“贫”……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21 07:56:31)

黄子平,广东梅县人,1949年生。高中毕业后,到海南岛橡胶农场当农场工人八年有余。1977年考上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专业。现为香港浸会大学中文系荣休教授。论著有《沉思的老树的精灵》、《文学的意思》、《幸存者的文学》、《革命·历史·小说》、《边缘阅读》、《害怕写作》及《远去的文学时代》、《历史碎片与诗的行程》等。参与编著《文化:中国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8 11:27:29)
阅读 ()评论 (0)
(2019-10-18 11:11:52)
阅读 ()评论 (0)

杨卫与施春风的故事,可谓是中国学术圈的第一八卦段子。 我们看上图,中间的老爷子不用介绍了……左边的这个谢顶男就叫杨卫,是前任的浙江大学校长,现在大名鼎鼎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主任;右边这个春风得意的老帅哥呢,就是施春风,是前新加坡国立大学校长,也是著名的网红大学——阿卜杜拉国王科技大学的首任校长。 他们俩有啥瓜葛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10-16 17:13:06)

苏童,作家,中国文坛“先锋派”主将,现任江苏省作协副主席。苏童的文字具有细腻、悠远的特征,同时在文字深处又展现了人性本来的纯粹模样。作品曾获得第三届英仕曼亚洲文学奖、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等多项重大文学奖项。其代表作《妻妾成群》曾被张艺谋改编成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影片获奥斯卡金像奖提名。小说《米》《红粉》《妇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转载于2019年10月16日北美《世界日报》申杰(右)與國福亮(左)。(瑟爾比家庭提供)國福亮(左起)、姐姐漢娜、媽媽克莉絲汀、爸爸崔瑞斯、小妹愛麗斯、大妹卡洛琳全家福。(瑟爾比家庭提供)影片來源:瑟爾比家庭「直到世界末日,他都是我兄弟,我不會放下哥哥一個人。」中國孤兒申杰(JoshClarkson)四年多前被堪薩斯州家庭領養,當時10歲的他剛到新家,語言不通、環境不熟,他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你向朱鸿兴的店堂里一坐。“喂!来一碗什么什么面。”跑堂的稍许一顿,跟着便大声叫着:“来哉,来碗什么什么面。”那跑堂的为什么要稍许一顿呢,他是在等待你吩咐吃法——是硬面,烂面,宽汤,紧汤,拌面,还有重青(也就多放点蒜叶),免青(不要放蒜叶),重油(多放点油),清淡点(少放油),重面轻交(面多些,交头少点),重交轻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