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花不採白不採

偶在国内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deannn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2020-07-02 19:08:36)

作家白先勇一九四六年七月九日,抗战胜利周年纪念,白先勇十兄弟姐妹聚齐留影上海童年文|白先勇我是一九四六年春天,抗战胜利后第二年初次到达上海的,那时候我才九岁,在上海住了两年半,直到四八年的深秋离开。可是那一段童年,对我一生,却意义非凡。记得第一次去游“大世界”,站在“哈哈镜”面前,看到镜里反映出扭曲变形后自己胖胖瘦瘦高高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来源:写故事的刘小念 1. 爸妈离婚那年,我8岁。 妈妈没要我的抚养权,她跟一个发达的同乡,私奔去了深圳。走的那天,我看到爸爸往她包里塞了一摞钱。 妈妈流着眼泪不肯收:“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女儿,家里总共就这点积蓄,你们留着吧,我以后会寄钱给昕昕的。”她说这话时,已经泣不成声。 而爸爸很淡定:“放心,我会把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7-02 09:14:00)
阅读 ()评论 (0)

有人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我觉得,等待,或许就是最极致的思念了吧。这部获得了第7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短片奖、关于思念与等待的动画短片《父与女》,虽然故事简单,却感人肺腑。 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FatherAndDaughter(父与女)》画面平实朴素,却感人至深,催人泪下!背景音乐部分采用了19世纪末罗马尼亚作曲家扬·伊万诺维奇所创作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又到亮成绩单的时候了。 这半年的大风大浪,连巴菲特那些老梗们都说从未见过。我们这些小股民,更没有顶风作浪的力量,只能随波逐流,玩一把弄潮儿。 三月的大跌几乎把我的账户席卷而去,四月初UWT被摘牌,又把我的一万多股一扫而光。好在我没有放弃,幸运地遇到几十年未遇的发反转,起死回生。我没有什么炒股绝技,也不做分析,全凭胆大,一根筋死磕。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7-01 09:38:38)
阅读 ()评论 (0)

作者:库叔 衣 1979年 安徽嘉山,司巷公社岗北队社员添置了新衣。20世纪70年代,在几亿中国人的衣柜里,绿、蓝、黑、灰等颜色的衣服占据了绝对的“统治地位”。 1982年 北京百货大楼里,人们在挑选布匹做衣服。20世纪80年代,买布料自制服装仍是主流。 1983年 北京王府井大街上的中国照相馆,一对新人穿着时兴的结婚礼服喜留佳影。 1986年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两天四九城发了一篇《怹才是北京真正的“吹哨人”!》,叙述了52岁西城的唐先生抗击疫情的事儿,在网上大家都称呼怹为唐大爷。说起老北京的“爷”,列位想必不陌生,无论是影视剧还是日常,都能听到关于“爷”的称呼或故事,今儿个就带您瞅瞅关于“爷”的这些个称谓与职业。出现最多的——大爷在一些影视剧中常听到,某北京男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作者:叉烧往事 中国电影有两座高峰,《霸王别姬》和《活着》。这两部电影的导演分别是陈凯歌和张艺谋,编剧是同一个人——芦苇。 将他们集结起来的,是三人共同的大哥:吴天明。 电影是合作的艺术,这几人的合作创造了中国电影的辉煌。后来,大哥离开,几个兄弟各自分散。再度聚首时,大哥瞧不上小弟的“大片”,小弟也不再听大哥的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作者:叉少   34岁的摄影师肖全壮着胆子拨通了王朔的电话,话筒那边传来了让他喜欢不起来的京腔。   “我知道你是苏童、叶兆言的朋友,我也相信你拍得好,可我实在不愿拍照,何况咱俩又不认识,如果有机会在什么地方,一帮哥们儿吃饭喝酒,我喜欢用这样很自然的方式认识你。”   挂了电话,站在马路边的肖全赶紧往手上哈了口热气。   &l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