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11-02 22:08:38)
我的朋友-约翰艾德勒桦树被取消的航班2018年的一天,我从洛杉矶回国,乘坐凌晨一点的国航航班,马上要登机了,我站在登机口。突然,广播通知,飞机上的一个小灯灭了,由于找不到原厂配件,所以飞机停飞。我的天,竟然有这种事情!深更半夜,几百个乘客走东撞西,呼啦啦跟着跑到这边,又呼啦啦跟着绕到那边,惊慌失措。突然有人高呼:“去拿行李。”于是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朝花夕拾-在央视的日子…杨劲桦引子那是一个冬天的下午。寒风凛凛。延庆北部,人烟稀少。重重叠叠的深山里。坡上,两个知识青年正在和老乡们一起挖土。其中一人是我,另一个是高中同班男生崔建。大队长李青扛着锄头从羊肠小道喘息着奔来,急切地招呼我俩,让立刻去公社。冬天日落早,后坑儿村儿到白河堡的路程远且难行。我们俩先爬过一座贫瘠而荆棘丛生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狐狸山遇熊记–我们的故事 桦树 2020.12.24 今天是2020年圣诞节的除夕。洛杉矶外面的天空昏黑沉闷,罕见的阴郁。Covid-19疫情趋势越发地严峻凶猛,死人的数量惊人地节节上升。这是我经历的第一个黑色的圣诞,感叹到生命的短暂和不测。面对灾难,羸弱的我,除了大睁着期待的眼睛,又还能做什么?于是决定写下这篇久远的回忆,只是为了记下。 (一) 想写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0-12-02 21:49:44)
李楠2008.1.11读了一个同学的《北京故乡行—同学们》,勾起了我肚子里的美好回忆,日渐模糊的旧日影像突然一一鲜活地跳进脑海。为避免将来思维的日渐迟钝,我今天赶紧也来凑个热闹,记我的一位女同学的可爱故事,不过隐去真名实姓。那是冬天。满眼皆是北京冬天特有的灰色。然而,这一年的灰色在我们这139个从四面八方考进中国人民大学的大学生眼里是多么的色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11-26 12:35:36)

为了记住润涛阎 桦树 网友提醒我说,老阎曾为我出版的《梦回沙河》写过介绍,我记得此事,但具体的内容已经忘记了。突然我感到了极度的内疚,所以就在网上搜寻,却无果。雁过留痕,终于,朋友在360的个人图书馆发现了那篇文章并转发给我。一看日期,那竟然是2010-06-22日,10年前的文字了,一切犹如昨日。我决定把它留下,留在我永远的记忆中。 http://www.360d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11-23 22:14:45)
悼念润涛阎先生 桦树 2020.11.23 那是在前天。 看着美国病毒感染数字的飞速窜高,我的心境越发沉郁,百事皆无心思。枯坐在案前,我在小香炉里燃起一盘香,袅袅的白烟升起,转眼就没了…… 我浏览了几个华人网站,满眼皆是无意义的争吵和乏味。心想那些活灵活现的有趣网友们都去了哪里?于是点击进入文学城,至少可以跟润涛阎先生打个招呼,他永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阅读 ()评论 (1)
(2012-04-10 21:33:03)
从圣地亚哥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习惯地打开收音机,听强尼和肯的脱口秀。听到强尼说,“今天新闻报导,圣地亚哥是美国最适合居住的前10位城市之一”,我把音量调大,心里很赞同。
圣地亚哥的优点实在太多。首先,它气候宜人,纽约寒冬腊月时,这里温暖如春;北京三伏酷热天,这里凉爽如秋。一年三百六十日里,几乎有三百天是艳阳高照。碧蓝的天空映照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2-02-28 14:22:05)

听来的故事 桦树 在杜克遇到文渊,一见如故,聊了好几个小时彼此竟毫无察觉。偶尔一抬眼,我看到窗外天色已暗,月亮斜斜地弯在远空。 文渊有点激动地说:“为何有这么多好故事没人去写,而你们这些玩电影的却浪费几亿几亿的金钱拍那些低级趣味挤大奶和胡编瞎造的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1-11-22 10:51:01)
(继续上文)
我话音未落,叶农情绪显得激动,他说:“黑裤衩我不知道,但是田文裸泳的事儿绝不是传说中的那样,那天夜里我在场。”他还要继续,被我打断了,说不用在意,大家没有恶意。
叶农看着我,欲言又止,终于他说:“田文很浪漫的”。我点点头。
他用手触摸着墓碑上的字,轻轻地继续:“那时我们就住在布达拉宫旁边,她每天都呆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