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一方客

收获了一种恬静的生活, 像一条波澜不惊的小河, 流过春夏 流过秋冬
个人资料
杨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三年了,还能接着忽悠?

(2015-06-27 23:34:21) 下一个
他都忽悠三年了,也忽悠得有心得了,也差不多专家级了,那就接着铁心忽悠吧:做好准备,和师傅一道,他你也走。
 
至于选择和忽悠们较真,那没用,一定会死。不是被正义牺牲,就是被邪恶缠身背黑锅而死。

两个月前A刚吃过一个亏:本来一家大型财经集团的总裁让A做她们公司的总顾问。由于同学关系,A就接了。
 
接着发现,大项目招标来的都是忽悠公司。全是里外勾结。

A很认真,不想最后失败大责任,希望纠正这些忽悠。A后来发现,所有关键的中高层们(都是关系人)都跟A们杠上了。 A希望重新招标,介绍了业内四家大拿。结果全被否决。结果还又选了一家更忽悠的。

A一看急了,这项目预期一定出问题。只好给那家中标的忽悠公司介绍了四家大拿公司之一,作为忽悠者们的下手。这些忽悠者也识相。知道最后自己做不了,接着台阶下。其实,就是这忽悠公司全外包给了那家A介绍的大拿公司。

做完了这个招标安排,A给总裁提出了辞呈:不再兼任这个顾问。严谨做工程的要当这类顾问,其实根本没法做。--- 出了问题,你得兜着,因为你是“专家”; 而一切“过程”“规矩”根本不是按工程需要的设立的采取的。你又能如何?

A为保一世清名,选择走人。接着让人家忽悠吧。


---------- 附录:忽悠公司的忽悠处境,( http://bbs.wenxuecity.com/career/510858.html

---- 下面我用了些篇幅,写了很多背景资料,希望大家能给于分析,出些建议或分享各自已有的相关欢乐和哭泣的经验 ----


朋友任职一大型顾问公司,到处接项目的,职位处于高级经理之下,高级技术人员之上

朋友目前参与的项目组,是由公司对外财政服务系统方面接下的业务,而朋友属于公司另一对外技术服务系统方面的。

参与的原因,是由于项目组的领导人员,试图落实技术化的愿望与努力,也就顺便接下了同一客户技术要求方面的业务。这一来,也带来了一些难题,技术上应付不了客户在自动化要求上的 “贪的无厌”,最后就找到朋友加盟,希冀朋友能化险为易,挽回脸面。

朋友所属之公司所谓对外技术服务系统,注重的都是怎样跟客户推销软件公司的半成品,比如 SAP,Oracle BI,还有那个”著名“ 的 ”微战略“ 公司的产品及一些工具或辅助工具,比如 ETL 的东西,然后再派小家伙们去帮客户们用这些工具,换取高额利润。久而久之,客户不满足于这些花哩蝴哨的表面玩意儿了,就有了要实际解决问题的方案的要求。比如所谓的 BI,客户就不再满足于仅仅对于库存信息花哩蝴哨的表现 (data visualization),而要求有自动分析的能力,去作一些预测。然而,要落实这类分析 ,就需要根据库存信息,进行数据选择,分类,和做模型。另外还要搞预测结果的正确性概率衡量数据模型。这些对于混饭吃的 ETL 或 BI 的人来说,就是天方夜谈,没有 sense,也帮不上忙。尽管这些半成品也有些现成的模型,但给出的预测结果,总令人担忧其可靠性。对此最著名的负面评论: 垃圾进去,垃圾出来!

就此根据这种局面,公司各类对外技术服务系统和部门的领导人物,就觉得要找所谓的 data scientists 来解决困境。这其实是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的典型,都很难有效地解决问题。因为解决这些问题的途径和根本,是个工程设计领域内的系统化的课题 (master data management 的设计和控制),不是单个半成品或某个领域的专家,就能很快解决或扭转局面的。而产生这些极端的原因,属于急功近利的驱使。对于这类性质的公司,急功近利的私欲,很难根治、改变。总的来说, leadership 的那些人,其实都是骗人的高手。

啰里啰嗦讲这么多,也是朋友给我的背景资料,和一些个人感想。总之,一个偶然的机会,这个项目组找上了朋友,希望他能变戏法一样,解决他们承诺客户,而一年半年都还没落实的 ”科技“ 难题和问题。

到这里,又要插叙一些背景资料。

朋友加入这家公司至今三年不到。前两年的业务表现总评都是不上也不下。参与的几个项目,组里给的评议都是上,但到了总评,就给降了一级。总评是师傅,和朋友所属服务系统的上层领导一起,关起门来的密商结果。这个结果如何出笼,只有师傅知道。所以公司员工都拼命要当师傅,因为那也是接近上层领导和骗子的一个重要途径;公司业务,也都是上层领导这些骗人高手搞来的。要想在这个公司混下去,和骗子们拉关系,很重要。所以我很同意某些网友说的,要拜码头。而总评对于年终提薪及奖金数目的高低,关系很大。朋友本人,是快 30 多年在美国混的系统开发老手,自然发现很难适应这个服务系统的宗旨,上层领导也至今,没有一个主动和他联系,要他帮忙。而公司的文化,是要求他这类级别的人员,主动和这些骗子联系,一起行骗。就目前现状,我认为双方可能都有各自的理由,不愿相互主动接触,由此而形成朋友仕途或钱财进帐方面的潜在僵局或危机。

人事部门在去年,给朋友分配了一个刚从名校毕业的女徒弟。朋友认为自己上层没有关系,handle 不了这个师徒关系,徒给人家小姑娘带来发展道路上不必要的迟缓,就跟人事部门打招呼,说自己也正在努力适应公司文化,恐对徒弟帮助不会很大,但会尽力。结果人事部门就把女徒弟重新分配给了别人。事也不出朋友所料,女徒弟在公司内部的业务宣传活动中很活跃,跟骗子们打交道,很有潜力。我认为朋友推托,是个失策。估计人事部门也是认为给朋友配个白女孩,也可以有更多的机会让白女孩给骗子们引见引见我的朋友。据朋友对这个 ”前任“ 徒弟的了解,女徒弟在学校,就是个”名人“。

总的来说,朋友所在技术服务系统内部具有曝光机会的领衔机会,都给骗子们的徒弟们占据,而公司的方针,是要求朋友这类技术项目管理人员去领衔并开展技术业务活动,提高公司技管人员的业务素质。所以目前的现实局面,依骗子徒弟们的能力和本事,根本达不到公司的期待和要求。然而公司另一技术服务系统,到是致力于软件开发,却都被老印占据。于是搞得老白经理,一碰到技术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要靠老印来解决。而老中和老白经理,也是怕实际工作中,朋友的风头太健,使自己失去骗子们的青睐,所以也是进退两难地更难施以援手,拉兄弟一把,等等。朋友在公司目前的处境,很多时候就很难得到项目上手的机会,更别提有机会居于项目发展的领衔人物地位。

目前朋友所在的这个项目组,最先也是这种情况,也是先找老印。老印就搞了个欺骗方案。结果一年不到,系统就玩不转了。留守的老印女,也借印度家里有事,咖哩嘴一抹,屁股一拍,滑脚一走了之。其它组员,也都属于朋友的技术系统,没了老印搞些欺骗方案跟着一起混饭吃,就更是束手无策了。无奈,老白经理受小家伙们的推荐,就打电话给朋友,要求指点一、二。但问题是若按老印的既定方针,估计除了老印自己,谁也恐怕是乏天无术。所以朋友回复的建议,等于对牛谈琴,对项目组的大大小小的骗子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 sense,也不是小家伙们的期待。他们的期待,都基于急功近利的本能,以为老印是技术高手,方案自然也是唯一技术的;并认为朋友既为老技,当然也是这类角色,方案和烙印就不出左右。但现实不是这样的,朋友是米利坚软件开发领域之内的早期革命者、先驱、或追随者,思路方案都是正统米式的,内行相互照面一看一聊就知道。但项目组对此没有任何 sense,一听和老印的不一样,就不相信朋友,弃朋友而去,继续在公司范围内寻求帮助。

试想,公司上上下下,不是急功近利的骗子,就是不求甚解的小家伙,或半途入伙软件工业的所谓专家烙印,有谁会更高明呢?

最后不得已,只好回头正式邀请朋友加入项目组。这一来,朋友就利用半成品的 API,写 code, 轻而易举地解决了长期得不到解决的所谓 "高科技“ 问题。客户龙颜大悦,认为朋友是真正的专家,能解决他们迫切期待半成品所能给予的自动化问题。然而组里级别比朋友低,又比小家伙高的,心里的滋味,就难说了; 时刻担忧客户会对其不满意。毕竟这么久了,没有个可行的解决方案,朋友一到,问题便迎刃而解。但朋友也特别小心,不想给他们太多的难堪。但问题是,这些人就只会玩半成品的这里按按,那里选选的,认为自己就是管理型的技术人员了。碰上问题,请教朋友,但问题一深奥,要下功夫,就说自己不是 ”developer“,不愿照朋友说的干。言下之意,这不该是我干的。朋友也恼火,就说他奶奶滴,老子也不是 software engineer,来这里是救尔等于水深火热,维护公司信誉和增强公司与客户关系的!

幸好, 项目组的高层,不是来自于朋友所属的技术服务部门或系统,都属于财政服务系统,但是否也属同类骗子,隔行如隔山,朋友和我目前都无法有个结论。总之,项目组负责客户关系的高级经理,就支开了来自于和朋友同一系统的项目经理,让朋友在技术和客户两方面,独挡多面,连续又发展完成了很多令客户满意的项目。

最终,高级经理提名朋友成了本年度(去年6月到今年6月)客户服务优秀职工,年终评比也是和往常一样,上的一级。另外,和类似顾问公司一样,朋友也是加盟公司两年以来,第一次有了 sales 业绩,也就更积极地为项目组高层出谋划策,搞 demo 范本,撰写出板白皮书帮着高层推销成功方案,等等。

但出乎意料,师傅和朋友系统的高层关门密议的总评,却又被降了一级! 最令人不安的是,今年公司由于收成颇丰,除了例行奖金,还设立了的特别额外奖金。但如此总评降了一级,估计特别奖金,就此没希望了。

另外要注明的是,师傅徒弟,并不是一定要在一起上项目、下项目。但师傅有义务帮徒弟找到项目或按排项目。朋友和他的师傅,从未一起上过项目,也未主动帮他找过项目。朋友的师傅和朋友的接触,目前为止,仅限于年终参与高层为朋友作总评而已。

朋友师傅的职位是高级经理,是个老印。

朋友打算不能再像以往那样保持沉默,要发难,要先跟本系统的骗子们上书、较真! 然后看情形,再 escalate 到更高层的 CEO level, 或公司雇佣的监督职业道德的独立检察官那里搞申诉。


---- 就此,大家看看,有没有什么建议、已有的成功或失败的经验可以分享?----

---- 看在我辛苦霹雳啪啦地打了这么多故事的份上,大家踊跃说几句吧!----

---- 有不清楚的地方,敬请提问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