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闻铭

开这个博客,有感而发,聊中国美国的事,讲现代文明的故事。
正文

新旧文明二十世纪热战冷战的生死博斗

(2024-02-10 16:54:01) 下一个

新旧文明二十世纪热战冷战的生死搏斗

蒋闻铭

旧文明的社会制度上世纪在欧洲最后的堡垒,一个是德国,一个是俄国。德国哲学从康德那里,一分为二,演变成了叔本华尼采的强调个人意志的英雄主义和着重讲经济社会发展的马克思主义。前一种哲学的社会实践在德国,结果是希特勒的纳粹法西斯;后一种哲学的社会实践在俄国,结果是斯大林的社会主义的苏联。纳粹德国和苏联的社会制度,都是旧文明的社会制度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变种。德国从俾斯麦的国家资本主义到希特勒的纳粹主义,专制的政治制度一脉相承。斯大林的社会主义,直接就是欧洲封建农奴制的现代翻版。

新旧文明的社会制度, 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生死搏斗,二十世纪一百年,前一半是大打出手的热战,后一半是和平竞争的冷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轴心国的主体是德国意大利日本,前两个是专制独裁的法西斯国家,日本也是民族主义军国主义,一心想征服中国。另一边同盟国,英法美是妥妥的民主国家。当然同盟国里,苏俄不是民主国家。不过斯大林开始的时候,和希特勒合谋,狼狈为奸,瓜分波兰,是德国的朋友。 后来希特勒按照他自己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规划,要消灭苏俄,奴役斯拉夫民族,把苏联赶到了同盟国一边。说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新旧文明政治制度的生死对决,应该没有问题。

想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全貌,《第三帝国的兴亡》(The Rise and Fall of Third Reich) 是必读。这本超过一千页,比砖头厚得多的书,在美国几十年,都是排名第一的畅销书。我是读这本书,才知道了什么是现代战争。共产党国民党的三年内战,从战争规模,到军事谋略,恐怖杀戮,惨无人道,跟二战比,都不在一个层次上。开战之初,轴心国的军事实力,陆地上有优势,纳粹德国在欧洲大陆,战无不胜。以坦克集群从一点突破,快速向敌方纵深推进包抄的闪击战,作为人类战争史上划时代的创举,是古德里安的发明。西线几天之内就决定了百万英法联军的失败,让法国不得不举手投降的作战计划,是曼斯坦因提出来的。这个计划的组织实施,当时他因为级别军衔太低,没能有资格参加。他的陆军元帅,是后来用在克里米亚的战功得来的。战争后期,他是东线德军的主将之一,举世公认的军事天才。这两位战后都写了自己的战争回忆录。古德里安的回忆录,书名是《坦克指挥官》 (Panzer Leader),曼斯坦因的回忆录,书名是《失去了的胜利》 (Lost Victories)。这两部回忆录,是二战军史的经典。跟这两位比,隆美尔要弱一些,但他以德国在北非的一介偏师,以弱胜强,取得了轰动一时,举世瞩目的胜利,为自己赢得了沙漠之狐的美名,也是奇才。

但是希特勒进攻苏联,使双方的力量对比,陆地海上,都发生了对同盟国有利的变化。 后面同盟国越战越强,轴心国的失败,就成了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专制体制之下,独裁者一意孤行,表现在军事上, 是希特勒在东线寸土不让的总体战略。曼斯坦因在斯大林格勒第六集团军被围之际,临危受命,成了德国顿河方面军的主将。据他自己说,他的工作,最头疼的部分,是争取希特勒修正寸土不让的战略,批准自己相对机动灵活的作战方案。古德里安被撤职,是因为早一年在莫斯科城下,直接违抗了希特勒不许撤退的命令。后来他也是临危受命,做了纳粹德国的最后一任陆军参谋总长。他讲的和希特勒打交道的感受,和曼斯坦因大同小异。

二战结束,战胜国战败国,都是生灵涂炭,一片狼藉。今天的中国,人口比例严重失调,男女比例,是104.7 比 100。 当年呢?战后苏俄的男女人口比例,是77比100,德国,是86比100。即使在今天,任谁看了美日在太平洋战争中的战损数字,都会头皮发麻,不寒而栗。单是飞机,美国就损失了两万多架,日本加倍。

战争结束,世界又分裂成了从意识形态,到社会制度都根本对立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德国是东德西德,朝鲜是南北朝鲜。怎么办?后面几年想要再大打一场的疯子,不是没有,比如美国的麦克尔瑟。 但是世界的绝大多数,包括斯大林杜鲁门,都痛彻地体验到了现代战争的恐怖,所以双方达成了共识默契。虽然局部冲突,在所难免,但是千万不能全面开战,第三次世界大战一旦打起来,肯定只有输家,没有赢家,大家都完蛋。

朝鲜战争,是北朝鲜发动的没有错,但是斯大林之所以敢发动朝鲜战争,是因为美苏博弈,美国为了阻止中苏结盟, 向中共示好,打算出卖台湾,国务卿艾奇逊正式发表声明,自己把台湾和南朝鲜划出了美国全球战略的核心范围,典型的弄巧成拙。美军仁川登陆,北朝鲜失败,中国抗美援朝。但是中国参战的,是志愿军, 就是说中国政府,不承认跨过鸭绿江的,是它正式派出去的军队。美国也一样,在朝鲜的美国军队,是联合国军。这样朝鲜战争,在名义上不算是中美开战。中苏是同盟国,对中国开战,就是对苏联开战。朝鲜战争期间,美国政府的任何决定,最重要的考量,是会不会把俄国佬整个拖进来。所以炸鸭绿江大桥,只炸朝鲜这一边,中国那一半,不能碰。麦克尔瑟想扩大战争规模, 记者会上不经授权,威胁使用核武器,一星期后,就地免职。斯大林也一样,死活就不让俄国空军实质性地加入,为志愿军提供空中保护。

不能打热战,就冷战,两种社会制度和平竞争。当时的西方世界,被二战搞得元气大伤,从亚非拉的殖民地,做总体的战略撤退, 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成了世界潮流。社会主义阵营,战后重建,万众一心,医治战争创伤,一片生机勃勃。和平竞争,科学技术,西方世界起点高,有些优势,但是苏联开始的时候,也没有落后太多。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的,是苏联。东方世界的主流认知,是资本主义,搞了两百多年,搞出了两次世界大战。人类要想有美好的未来,必须另起炉灶,搞计划经济,社会主义。冷战之初,东方阵营,对未来信心满满,大家对形势的总体判断,是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历史潮流,不可阻挡,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是早晚的事。 接下来的四十多年,东西方对立,和平竞争。

日月如梭,斗转星移,一转眼就到了九十年代, 西方东方,西德东德,南北朝鲜,演变成了天壤之别,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自由民主的西方世界,在美国的引导下,全体放弃了以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为基础的旧的国际秩序,在政治经济上,引进了各种形式的社会改良。结果是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社会生产力大发展,社会财富, 急剧增加,全体社会成员的生活水准,急剧上升。马克思宣杨的无产阶级革命,自然也就烟消云散,无疾而终了。

与之相对,独裁专制的社会主义阵营,科学技术,社会生产力,经过了初期的一段发展,很快就陷入了停滞。独裁专制,计划经济,在经济文化相对落后的国家地区,统筹规划,发展社会生产力,开始真的有优势。但是这样的发展,不是原创,赶上来了,后面呢? 专制政权主导的发展,国家垄断,社会经济秩序,生产关系,一旦成型,就会被固化,演变成不思进取的僵化的官僚制度,经济活动,随之就会失去活力。结果,中国的改革开放,社会主义阵营三十年前的土崩瓦解全面失败,就又成了历史规律,不可抗拒。

刚过去的一百年里,自命不凡的独裁者们,竭尽全力,用个人的聪明才智,利用专制政权动员社会资源的所谓高效优势,对抗现代文明。但是,独裁专制,靠的是人算计人,人征服人的智慧;民主社会,靠的是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是把这些科技进步转化为社会的物质生产的能力。集权社会,没有自主的商品市场,即使有科技进步,也很难做这样的转化。在科技进步中获取的自然之力,是神力。 人跟神争,人的深谋远虑阴谋诡计,在神面前也许能有一时的胜利,但是终究敌不过神力。一边是独裁者自作聪明,机关算尽;另一边则是科学昌盛,社会生产力不断进步。独裁对民主,以人力对神力,焉能不败?

现代文明和近代中国 (全书目录链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