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闻铭

开这个博客,有感而发,聊中国美国的事,讲现代文明的故事。
正文

什么是平等自由博爱的社会理念

(2023-11-19 04:22:44) 下一个

什么是自由平等博爱的现代理念

蒋闻铭

现代文明根本的社会理念,是自由平等博爱。不少人望文生义,把这三个词,当做空泛抽象的概念口号,认为她们代表的,是西方社会的伪善。这样想,也不是全没有道理。一个人不管在哪里,都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人类社会,人与人之间,到处都不是平等而是不平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也不会有什么人,不自私不为我去爱全世界。再看看欧洲人近代这几百年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把这三条当伪善,可以理解。人类社会的道德伦理,对个人的要求,文明无论新旧,目的其实都是用天天讲的说教,约束自私为我的人性,说到底,都有违天理人性。有违人性的教化,多多少少,都有些伪善的模样。

自由平等博爱这三条,是现代社会根本的人文理念,每一条都很具体。这里我们从博爱说起。博爱的原文,是 brotherhood (Fraternity), 意思是四海之内皆兄弟。中文翻译成博爱,多多少少有点词不达意。基督教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基本的理解描述,是大家都是神的儿女,在神面前都是兄弟姐妹。 Brotherhood,是欧洲人对基督教旧文化的保留继承。

现代社会,鼓励个人主义,博爱,不是要求个人放弃自私为我的算计,不计私利去爱全人类,而是说在个人利益没有严重冲突的情况下,对周围的人,特别是对处在困难之中的人,要有同情心同理心,能帮就帮,能搭把手就搭把手。即使与别人的利益起了冲突,算计斗争,也要有底线,讲人道主义,能不伤人就不伤人。具体的标准,大概就是孔夫子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其实不单是现代人打仗有日内瓦公约,中国古人打仗,也讲人道主义,不擒二毛,不逐北,不重伤。人心都是肉长的,对人对事,即使对仇人,也要讲仁恕之道,不能赶尽杀绝,不给人留活路。

美国的政界商界,人斗人人害人,造谣中伤,随处可见。亚利桑那州的参议员麦肯(John McCain), 和小布什竞选共和党的总统提名,南卡州初选前一天,小布什拿着麦肯和他的黑人养女的照片,到处发,暗示他有私生女。这个是马克吐温的《竞选洲长》一百年后的现实版。 克鲁斯(Ted Cruz)和川普争提名,川普造谣中伤,说克鲁斯他爸,和肯尼迪总统遇刺直接有关,互相骂,听起来不共戴天。然后呢?选举的输赢一定,就没有然后了。小布什赢了提名选总统,麦肯继续支持。克鲁斯后面参议员竞选连任,川普照样帮忙。我在美国几十年,见过政客坐牢的,但是单纯因为权力斗争得罪人坐牢的,还真想不出有哪一位。现在川普到处被起诉,一多半,是因为他还在竞选总统。如果他现在退出,或者最后竞选失败了,还会不会有人穷追不舍,非得要他坐牢?我觉得大概率不会。即使他最后坐了牢,也是非常特别的个例。公司里也一样,你在公司内部争权夺利输了,最坏的结果,是被解雇。你被解雇了,你的敌人,大概率不会盯着你破坏你找下一个工作,有时候反而不打不成交,惺惺相惜,还会帮你。这样的例子,我见过不少。

博爱,是现代社会做好人的标准。这样的标准,社会大众,普遍达得到达不到?事实上达不到。但是办得到办不到是一回事,社会的道德标准是另一回事。做人做事要有同情心同理心,是现代社会对个人的道德要求。

平等,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一条,不是社会对个人的要求,而是每个人对社会公权力的期望要求。人类社会,每个人都必须讲规矩守规矩。不过旧文明社会,同一件事,不但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规矩,而且有权拿刀的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改规矩。他们说什么是规矩,什么就是规矩。现代文明社会不一样,法制社会的规矩是法律,对事不对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现代社会真正能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大多数情况下做得到,也有不少的时候,做不到。但一个人人从小被洗脑,相信法律面前,人人必须平等的社会,和一个大家接受权比法大,规矩可以变通的社会,是不一样的。 现代社会,什么是公平正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理想中的公平正义。

举一个大家常说的不平等的例子。在美国,如果你是名人富人,犯了罪,因为有钱可以请好律师,和没钱请律师的穷人,结果可能会大不一样。现成的一个例子,是辛普森 (O.J. Simpson)杀妻案,最后居然无罪释放。穷人不可能是这样的结局。但是事实上这样的结果,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矛盾。政府认定你犯了罪,能做到,必须做的,是将你的案子,交给法庭审理。法庭审理,需要陪审团的十二个陪审员,一致认定你有罪你才有罪。庭审怎么搞,陪审团怎么产生,都有固定的程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能保证的,是不管定谁的罪,让谁坐牢,政府都必须走这个程序。

另一个例子,是最近旧金山费城,有人成群结伙,公然到零元店抢劫,警察居然不管,大家都不理解。为这个事骂民主党左派的不少,拿它做例子批判美国的也有。其实呢,政府不管,是因为没法抓没法管。参加抢劫的人穷,抢劫没伤人,后果也不算严重。把他们都抓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每一个都要过庭审,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法律资源。判了他有罪,也就是管吃管住,蹲一两个月的班房,他自己首先就不在乎。犯罪的人和事很多,政府不可能事事都抓。他想抓也抓不过来。所以这些人,政府就选择不抓,因为抓不胜抓。这个与法律面前平不平等,没有关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说只要你抓他,就必须走同样的庭审程序。再说了,被抢的店主,都是买了保险的,得了赔偿,关店走人就是了。这些人抢劫的最终结果,是把自己居住的地方环境,越搞越糟, 到头来还是害了自己。

美国的城市,有些社区真的很糟糕没法住,政府花多少钱,使多大力气,都没办法治理改善。发福利买平安,大家干脆就都吃福利不工作,治安更乱。九十年代初,加州向小平同志学习,从重从快,严厉打击,定了个三次出局的法,不管大罪小罪,只要你犯三次,一律无期徒刑,结果判了不少小偷小摸无期徒刑。这个不单不人道,也没有用,后来只好取消。 社会是人的社会。自由民主,不是包治百病的灵药。人本质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管是什么样的规矩制度,人的社会,都会有很不堪的地方。

平等的第二层意思,是说人的社会地位有高低,人也有穷有富,但是每个人,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人格平等的理念,是从罗马帝国衰亡时期的一个哲学流派,叫斯图克主义 (Stoicism) 那儿来的。斯图克主义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在的价值力量人格,这一种内在的价值力量人格,是生而为人,最为宝贵,最值得坚守的东西。个人生命价值的终极体现,不在于他在世上享受了多少荣华富贵,而在于无论他经历了多少艰难苦痛,疾病贫穷,都能够坚守自己的人格。罗马帝国最有名的斯图克主义的哲学家,一位是爱比克泰德 (Epictetus), 一位是马库斯·奥勒留 (Marcus Aurelius)。 爱比克泰德是别人的家奴,马库斯·奥勒留是罗马帝国的皇帝,这两个人的社会地位,天差地别, 但是他们的人格价值理念,却没有不同。这样的人格信念,在现代社会,落实到个人身上,就是人与人相处,要自尊自重,同时也要尊重别人。这一条是现代社会对人与人之间相处的规范要求。总统部长,老板雇员,饭店的服务生,每个人干的,都是一份挣钱养家的工作,人格上没有谁高谁底。你在饭店吃饭,别人给你端茶倒水,你呢,请谢两个字必须不离口。不说请谢,就是不文明没礼貌没教养。越是有钱有权的人,越是对周围的人,请谢不绝口。

最后讲自由。每一种社会文明,对个人的行为,都多多少少有限制。没有限制的个人自由,是无政府主义,是个人对社会最不通最脑残的诉求。法制社会宣扬的自由,是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之下的个人自由。现代社会的法律,对一个人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有严格细致的规定。法律没有规定不能做的事,个人就有做的自由。宪法规定能做的事,就是你与生俱来的权利。美国社会的个人自由,第一条,是言论自由。 这是美国宪法的第一修正案,第二条,是拥枪的自由,这是宪法第二修正案,接下来,是结社罢工示威游行,还有在哪儿都可以不说话,不回答问题的自由。

个人自由的根本保障,是投票直选的民主制度。专制独裁的体制下,法律法规,是当权者的意志,可以随便改,随时改。所以集权统治下的个人自由,是空话。中国现在也有宪法,宪法里也写着个人有言论集会罢工游行的自由。但是你在互联网上说政府的坏话,轻的,微信封号,严重的,派出所请你去喝茶。这些个人自由的条文,不过是独裁政权粉饰门面的虚文。

不自由,毋宁死,是在专制政权的压迫之下,为民主而战的人们摇旗呐喊的口号。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些人流血牺牲,从根本上,要的是民主。自由民主,是要用性命去换的。戊戌变法失败,谭嗣同有机会和梁启超一样亡命日本,但是去留肝胆两昆仑,他选择了从容赴死。 秋瑾被捕前,也有逃亡的时间机会。事实上执行抓捕她的李钟岳,做法和水浒传里朱仝雷横抓宋江类似,根本就是在帮她逃跑,但是她和谭嗣同一样,抱了杀身成仁的决心,慷慨赴死。汪精卫当年,也是抱着杀身成仁的决心,从日本回国,刺杀大清国的摄政王,被捕后写下了引刀成一块,不负少年头的绝命诗。可惜他运气奇差,活了下来。 不然的话,他也是中国近代史上和谭嗣同秋瑾齐名的仁人志士。

即使在美国,自由民主也还是需要用生命去守护。美国民间,平均每人有1.2枝枪,时不时的就会出枪击案。民间拥枪引发的枪击死亡,实际上是美国人用生命守护自由民主付出的代价。生命的代价,是伤心惨痛的代价。枪击案,特别是中学小学校园的枪击案,每一起,都是令人伤心落泪的惨痛。你可能会说,民间不拥抢,难道自由民主就会消亡吗?当然不会。欧洲日本加拿大,民间就没有拥枪的自由。但是,人民手中的枪,是限制政府权力的高效手段。类似于新冠流行的前三年,中国政府实行的胡作非为的清零封控,不要说平均每人1.2枝枪,就是民间每一百二十人有一杆枪,他也没法搞。

人类社会不是乌托邦,具体的法律条文,哪一条对那一条不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没有客观的是非对错标准。民间拥抢,是宪法的第二修正案,是美国人当初选择的捍卫自由民主的一种特别的手段,无论对错,除非修宪取消,在美国都是基本人权的一部分。自由民主的社会制度,宪政是根本。法制社会,最要紧的,是宪法的权威。既然当初选择了以民间拥枪为手段去限制政府的权力,整个社会就必须承担这种选择的后果。枪击死亡,是美国人为维护宪政民主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法律和道德,是人类社会规范个人行为的两种手段。这两种手段,在现代社会,性质上完全不同。法律是用来要求全体人的,道德信仰价值观念,只能用来要求自己,不可以拿来要求别人。用自己的道德观念价值判断要求别人,是道德绑架。 你可以钉唇环舌环,可以同性恋,可以信山达基教 (Scientology),这些是你的自由。不过我认为这些不是好事情,也是我的自由。社会的道德观念,不强求一致,是现代民主社会的一大特征。多数人的观念,只要没有形成法律,就不能凌驾于少数人的观念之上,更不能拿来约束要求社会全体。

现代文明和近代中国 (全书目录链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1)
评论
蒋闻铭 回复 悄悄话 来了兴致,把我的书中,对新文化运动的介绍,贴一下。

这一代的知识青年,是在由陈独秀胡适蔡元培主导的新文化运动的知识氛围中成长起来的。说新文化运动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文化启蒙运动,没有错。但是,比对法国大革命前传播自由民主博爱的社会理念的资产阶级启蒙运动,新文化运动,对一群一心想救国图强的孩子,启的是什么蒙,可就是各说各话了。蔡元培做北大校长,主张思想自由,古今中外,西方十九世纪末流行的各种社会思潮,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就都来了。 陈独秀胡适蔡元培,陈信共产主义,胡信自由主义,蔡信无政府主义。孙中山蒋介石,对新文化运动,总体上持否定态度,这是后来蒋介石的话:

我們試看當時所謂新文化運動,究竟是指什麼?就當時一般實際情形來觀察,我們實在看不出他具體的內容……,老實說:當時除了白話文對於文學與思想工具略有所貢獻以外,其他簡直無所謂新文化……, 由是不三不四的思想與各種異端邪說,一齊傳布出來,反而使中國真正的文化,有陷於無形消滅的危險!(黑体是我加的)

陈独秀正面总结,说新文化运动宣扬的,是德先生赛先生。但是德先生是什么,他自己就没弄明白。无产阶级专政,是德先生的对头。懂德先生讲德先生的人,怎么可能去信仰列宁主义无产阶级专政。他讲的赛先生,也不是自然科学,而是五花八门的人文科学,这个也不应该弄混了。
蒋闻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upercs88' 的评论 : 您没有回答我,我就当我的理解是对的。我需要回应的,是您的这个指责。我的回答,是如果您对从甲午战争,到五四运动这一段历史,有客观完整的了解,您就不会有这样的指责。您的指责,是建立在中国编织的历史谎言之上的。这一段历史太长,不可能在这里讲。不过我在这上面,下过功夫,在我的书里写过。所以我请你去读一下。

这个回答,和我前面给你的回答是一样的。
蒋闻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upercs88' 的评论 : 您不是在问问题,而是在批评我的文章里的话。我的理解,您要说的,是德先生赛先生,是在新文化运动的时候,才传播到中国的,比这几个人做事牺牲的时间都晚,所以我的这段话,连最起码的历史常识都没有。我的这个理解对吗?如果你说对,我再继续往下说,如果不对,就请您不要用提问的方式,而是把你的批评,直接说出来好吗?
supercs88 回复 悄悄话 我还是忍不住再问一句:你从来都是自说自话,从来对别人的问题视而不见,这是个多么自大自恋的人啊。

再贴一次我的问题:

谁告诉你谭嗣同、秋瑾、汪精卫是“为民主而战“的?德先生是什么时候传到中国的?是什么人传到中国的?
supercs88 回复 悄悄话 你就是属于我在另一个留言里说的一种人:

“ 那些改革开放后出国的一批人(特别是60后),当时出国后中西巨大的落差让他们瞠目结舌,心理上、思想上、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所以他们对西方羡慕的五体投地,不加思考、全心全意地接受了西方的一切。可怜的是,他们的思想一直停留在几十年前,看不清时代的变化,和时代的发展早就脱节了。 ”

你既然根本不去思考和你不一样的观点,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我和你争论也没有任何意义,从此别过。
蒋闻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upercs88' 的评论 : 谢谢您读我的文章。很明显我们之间要沟通很困难。比方说我跟您说的种树的隐喻,不断搞出好的树苗,和有了树苗树怎么种,这两件事为什么不同,哪个重要,您好像没听明白。您现在的这个问题,我的书里有一章专门讲。是第十五章。标题是列宁主义救中国。当然您是不会去读的。

中国近代的悲剧,是从来就没有过有规模的转播西方现代文明的思想启蒙运动。在我看起来,你在共产党编织的自大仇外的谎言的世界里呆得太久了,对西方世界在过去的三百年里,以无比的智慧和创造力构建的现代物质和精神文明,没有最起码的了解。
ahhhh 回复 悄悄话 只可惜,这种高尚的思想离我们渐行渐远。特别年轻的一代,坚定地认为政府是帮助他们消灭他们认为的“敌人”工具。这是非常可怕的趋势,也是走向独裁法西斯的路径。
supercs88 回复 悄悄话 老毛病,大而空。

谁告诉你谭嗣同、秋瑾、汪精卫是“为民主而战“的?德先生是什么时候传到中国的?是什么人传到中国的?
蒋闻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妙人儿28' 的评论 : 这个说得有趣。

》在美国是反的, 没钱的才可以横着走。
妙人儿28 回复 悄悄话 赞好文。 其中人格平等在美国有很深的感触。 在中国有钱就有势, 就可以横着欺负人。 在美国是反的, 没钱的才可以横着走。
林凡_圣路易 回复 悄悄话 赞深度好文。

“社会的道德观念,不强求一致,是现代民主社会的一大特征。多数人的观念,只要没有形成法律,就不能凌驾于少数人的观念之上,更不能拿来约束要求社会全体。”+ 1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