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云月

江流天外,月涌云头。 扁舟一叶,酹祭悠悠。
个人资料
正文

让意识在死亡里漫步( 随想枪击案、暴力杀戮与死亡(二))

(2023-01-26 10:43:46) 下一个

 

据说, 近代净土宗大师印光法师生前在他的闭关之所, 总要贴上一个大大的“死”字, 劝勉自己和修行弟子们要向死而生, 不可醉生忘死误了往生净土的修行。这对于修行人的精进奋发 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即使是对凡俗的世人,也许, 偶尔花一点时间思考死亡,也同样不是一个坏主意,这样可以让我们逐渐对死亡的不可回避变得习惯,并进一步理解这种不可避免的事情实属自然,算不得糟糕得那么不像话。

当然,我并没有打算每天都以固定的方式思考死亡,但我确实严肃地思考过这个问题,而且也觉得这样做有些效果。

我童年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严重的溺水,那种垂死的滋味, 有点像在梦里从悬崖边上突然失足于黑暗的虚空。 在莫名的恐惧中, 我拼命的蹬,拼命的抓, 不想让自己陷入那黑色的虚空, 因为虚空之外有我渴望的世界, 在那里有生物在逍遥, 有形状在游动, 有事情在发生……. 而我将在没有准备、完全无知中被抛弃在这一切之外,人生的凶险恐怖无过于此。

哈哈, 上当了吧, 以上说的当然都是今天临时想出来的话, 一个童年的小屁孩哪里有这样的心思!回想起来, 那时候缠绕我的只有喘不过气来的痛苦的挣扎, 意识中不断重复的一句话只不过是:  这他nn的太难受啦 !他nn的啊!。。。

这句话本应该是一声震耳发聩的呐喊,但真实的情形是, 一直到肚子灌满水并昏迷着漂浮于水面, 我从始至终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换了谁也一个样, 因为一张嘴就有水往里面灌嘛!

在又活了几十年后的今天, 我终于明白, 其实黑暗的虚空也并没有什么可怕。 几年前做常规肠镜检查,不知道医生给我使用的是什么麻醉,  我只记得 自己在数着1,2,3.。。。中迷失, 又在数着1,2,3.。。中醒来,首尾相续,环环相接, 一点不记得自己曾经沉睡, 而其间的1个多小时的时间在我记忆和生命中似乎从来不曾存在,甚至没有一点朦胧的梦境缓冲,这是我一生中感觉最奇特的经历, ——这一个多小时与死亡有什么不同?时空都消失了, 天地就是春秋 ,哪里有什么世界, 哪里有什么你我?

虚空,虚空的虚空,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据我研究的结论, 这个时候,  世人所不同于佛的地方, 只不过是佛能在清明觉知中进入了这种超越时空的境界。

自由人生

生命的沉重, 是老去的无能。 当自然老去的时候, 每个人总有一天都要问: 谁来照顾我? 
这句问话其实就是死亡的信使, 预示着从那一天起, 死亡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事,而将随时发生。

正视死亡是明智的理性, 为了我们心灵的平静,我们的生命就必须涉及理性和有计划的管控。因为我们所有人都会对死亡的过程感到某种程度的焦虑。

这个过程取决于你是因什么而死。身体可以 以极其扭曲的方式衰竭,缓慢而痛苦,需要非常坚忍的态度,但生命也可以在头晕目眩的瞬间关闭。我勤劳一生的姥姥离去的那个傍晚, 言谈举止没有一点病态,那时正是麦收时节, 她前一分钟还坐在麦束前摘着麦穗, 忽然就垂下了头, 几分钟后停止了呼吸。 这样的离去是值得羡慕的。

虽然期望轻松地死去并不现实,但希望有这样的机会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据说修行好了可以掌控生死,或者至少能积福到让那场归去完成的近乎完美,  近年逝世的元音大师, 95岁高龄, 寓所中正在讲法的时候, 突然就去了。相似的还有南怀瑾大师, 也是95岁高龄西去, 据说是在定境中走的,—— 这个值得存疑 , 但总之走的也算利索。

但台湾的圣严法师, 还有闻名古今的玄奘大师, 圆寂前都身历了不小的病苦。 —— 虽然他们修行的心境确实也让这些病苦看起来不像凡俗那样艰辛孤凄。

据说修静入定达到四禅就可以潇洒地坐脱立亡, 但没有实践的切身体会, 这恐怕永远也说不清, 在这里很希望有修习打坐达到入定程度的人现身说法。

也许 安乐死是更能被世俗大众所理解和接受的告别人生的方式,只要这不会变成另一种为牟利而操作的变相杀戮,—— 那当然是不能容忍的。  

期望轻松归去的情绪可以理解, 但在今天这确实还是一个问题!
(图片选自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怕死的人死得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