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荣月

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立
正文

诅咒

(2022-11-28 10:53:42) 下一个

恶口诅咒是表象,心底邪恶是本质。- 小花荣月

煤矿事故频仍,家里男人在井下工作,最忌讳女人诅咒,例如你死在井下吧。再急,可骂,不可咒,因为事情往往就很邪门,一咒,就准。一旦家里的女人吵架忘记了戒条,男人立即暴跳如雷,赶紧跑到工区请假,今天不能下井。

高瘸子自小得了小儿麻痹症,左腿坡脚,走起路来整个身子向左偏,本来个头就矮,偏摆下去的时候,几乎就看不到人了。就一样,邻居不敢惹,因为她那张嘴会诅咒人。骂娘骂祖宗的这都是小儿科,她就诅咒人家的男人死井下,令人十分厌恶。

她的男人老高个子不小,比她高出半个身子,可是那张脸让人打眼一看,就知道是个窝囊废。面目像一头生产过猪崽子的母猪,脸皮的囊折子一层层,隆凸缝凹,眼睛一上一下,紧蹙小而圆,嘴头厚重向外拱出,头发永远乱糟糟,身子略微佝偻,走路时头向前远远地探着,一点儿精神气都没有。冬日寒冷,他的两只手永远插在袖筒里。

虽然自己不抽烟不喝酒,每月把钱掏光给老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还不受老婆待见。

两个儿子随爹,长得不舒展,一个模具倒出来的。

一天,高瘸子在家门口,对着里屋,坐在地上高声叫骂自己的男人老高,自然少不了诅咒,你怎么不死的,怎么不在井下砸死的。

虽然司空见惯,可是邻里刚刚搬来不久,血气方刚的井下工中年男人不愿意了,上前制止她的恶毒诅咒。谁知道,女人立即调转枪口对着这个打抱不平的男人开火,骂他猫逮耗子,管的哪门子闲事儿。骂着,骂着,就开始胡扯,诅咒他们两个男人今天都不得好死井下。

这下惹恼邻居,人不能这么窝囊,怒目圆睁,跑到屋里,抓起门后的斧头冲将出来,我砍了你!

众人吃惊,死死抱住他。

可是这个高瘸子偏要逞能,继续骂,犯了众怒。无论男女纷纷谴责,呵斥,迫于压力,高瘸子方才闭嘴,这才把恶吵慢慢平息下来。

丈夫老高待外面安静下来,快速闪身而出,但没有像中年邻居那样去工区请假,反而因为家里实在待不下去,无路可走,选择去上班,图个清净。你说他心理完全平复,不太可能,人再没有气性,也会感觉丢脸。

井坑下生产工作面远,必须乘专用交流电瓶混合动力车头拉拽的矿车。

由于上面的裸电缆离车底间距很低,所以,上车的人必须猫腰,蹁腿,躲开高压线,以免触电。这种操作已经二十年了,也没有出过事故。

然而,这个男人今天中了魔咒。

可能是气糊涂了,老高上车偏偏忘记低下身,结果脖子挂在电缆上,电流迅速从接触铁皮矿车的肚皮击出,脖子下和肚皮处都被烧焦,人立即就死了。

消息传来,邻里合伙跑到高瘸子家门口痛斥女人,你怎么不去死!你这个恶婆娘,男人死了,你有什么好?孩子将来怎么办?你就是个坏娘们!

丈夫给咒死了,女人的日子顿时陷入困境,自己没有本事挣钱,再也没有了神气。

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冷暖只有自知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得到晓青鼓励,很高兴。谢谢。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海风。过奖啊。整个街坊烦死她了。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真是损人不利己。
你写故事特别生动。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梧桐的文字真好。这女人可怜也可恨。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气死人。这怎么办了,生活崩溃了,瞎闹个啥。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没文化太可怕了, 逻辑混乱啊。 还不自知。 梧桐兄好故事。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害人反害己,让人无语。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可怕的爱诅咒的女人,最后诅咒到了自己的身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