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玻璃缸里的孙凤
个人资料
正文

玻璃缸里的孙凤 (50)

(2024-02-11 17:22:09) 下一个

第二天一早,孙凤和胡敏准备去食堂吃饭。刚出宿舍门,孙凤的手就被一只突然冒出来的大手握住。

孙凤吓了一跳,顺着手看去,竟然是齐啸。只见他一袭灰呢大衣敞着怀,长发乱舞,米汤色的脸上冻出了薄薄的一层红,满身的寒气,也不知道在外边等了多久。

胡敏见了,吃了一惊,正要张口问,孙凤急忙打发她:“胡敏,你自己先去食堂吃吧,这是我哥,他来接我回家。”

胡敏一脸问号走了之后,孙凤生怕一会儿被同学看见,便立刻用力试图挣脱齐啸。

没想到齐啸笑嘻嘻看着她,不但不松开,还上前把她的另一只手也握住。

孙凤两手都被控制,急了,抬腿就朝他踢去。齐啸笑着弓腰往后躲,但头却朝孙凤凑近过来,他飞起的长发扫过孙凤的脸,又凉又痒让她头皮发麻。孙凤踢不到,便气地骂他:“登徒子,放开我。”

登徒子?齐啸就这么一愣神,小腿上便结结实实挨了孙凤一脚,湿湿的一个脚印留在了上面。

孙凤则趁机甩开齐啸,撒腿就跑。

齐啸跟在孙凤后面,一直跟到食堂门口才停住,然后站在外面等她。齐啸心里很高兴,因为刚才悄悄检查孙凤的手腕,发现她还戴着订婚镯子。

饭桌上,胡敏大惊小怪地说道:“孙凤,难怪你这么好看,原来是遗传,你哥长得也太帅了吧,天啊,比明星还帅,那长头发也很潇洒有型。你哥是搞艺术的吗?”

孙凤摇摇头,同时在心里冷笑:什么搞艺术的,就一小镇的司机。

孙凤猜测齐啸会在食堂门口等。果然,当她和胡敏从食堂出来的时候,齐啸象棵挺拔的小白杨,正戳在食堂门口,招惹得一些高年级女孩不停地回头看他。

孙凤装没看见,拉着胡敏急步往宿舍走。胡敏一个劲儿地问:“孙凤,你没看见你哥吗?他在后面跟着呢。你俩吵架了?你干嘛不理他?”

孙凤也不回答,只是加快步子,想甩掉齐啸,谁知齐啸身高腿长,闲庭信步一样紧紧地跟着小跑的孙凤。

嘎吱吱,嘎吱吱,踩在雪上的声音擂鼓一般压迫着孙凤。她心里灰突突的,透不出一点儿光来。

孙凤进了宿舍,齐啸也要跟进去,被门口大爷拦住。

齐啸说:“我是刚进去的高一一班孙凤的家长,她是我妹妹。”

因为放了假,很多家长来接孩子,所以大爷听是家长,便摆手让齐啸进去了。

孙凤知道齐啸一直跟着自己,却无可奈何,没法赶他走,但也不想理他。

齐啸进了寝室,见孙凤的被子就像平时那样叠着,便过去打开被子,铺平,然后连褥子一起紧紧地卷起来,之后又从衣箱里拿出个干净的床单盖在上面。

齐啸又把孙凤要带的背包打开看了看,发现除了几本书,还有几件毛衣和裤子,就说:“不用带衣服,我这半年来看着合适的就给你买,家里已经有不少了,等开学的时候,你还要带些回来呢。”说着,把衣服从包里拿出来,放回到箱子里,锁了起来,然后把钥匙放进背包里,“走吧,我还得去退旅店。”

孙凤闷地直喘粗气,但却毫无办法,又不想被胡敏问来问去,就只得对她说:“胡敏,我哥来接我,所以就不能跟你搭伴儿走了。”

路上,齐啸拉着孙凤的手,孙凤别扭地使劲甩,齐啸不撒手,两人暗暗地较劲。“孙凤,咱俩已经订了婚,我不管这里怎么看,在咱们那里,我就是你男人,我们是要一辈子牵扯在一起的。”

孙凤恨恨地瞪着齐啸,“我才不要和你牵扯一辈子。”

齐啸心里一惊,但随即笑了,“尽说孩子话。”

孙凤鼓着腮,象一只斗气的金鱼,“齐啸,你以后不准来我们学校,不准来接我,我同学都笑话我了。”

齐啸看她一眼,没理会,继续攥紧她的手,大步流星往前走。

平时,齐啸都是迁就孙凤的步速,但现在因为心里有气,便故意把孙凤拽得趔趔趄趄。

二人退了旅店后,齐啸问孙凤:“我都准备好了给你父母带的礼物。你自己还想买些什么吗?”

孙凤什么也不想买,她能不花齐啸的钱就不花他的钱。当时定亲时自己是被逼在那里,没有选择的余地,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实在是没办法。这是即使多年以后都梗在孙凤心头的一根刺。这根刺要不了她的命,却会让她活得伤痕累累。

一上火车,齐啸就把孙凤原来的座位找列车员换到和自己一起。刚一坐下,孙凤就质问齐啸,“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放假?”

“我送你来报到的时候,拿了一张课时表。”

孙凤听了,咬紧嘴唇,把头扭向了窗外。

见孙凤如此抵触自己,齐啸心里不由得阵阵发酸,他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孙凤接纳自己。孙凤想让齐啸离开自己,却无能为力。而齐啸想让孙凤靠近自己,同样也感觉无能为力。

为了避免和齐啸说太多话,孙凤拿出随身听听英语。

齐啸看见随声听,愣了一下,心中掂量,孙凤应该没有一笔这样多余的钱去买随身听,那是谁给她买的随身听呢?齐啸暗怪自己粗心,没意识到她需要用这个来学英语,应该早给她买好。

齐啸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她:“你自己买的随身听吗?”

“是啊,我自己买的。”孙凤淡淡地回答。

“多少钱?我一会儿把钱给你。”

“不用,才三十快钱。”

齐啸心里一紧,他知道,这是索尼产的随身听,至少三百块钱以上,而孙凤说只有三十块钱,是她撒谎还是有人跟她撒了谎?

“是你自己买的?还是找别人代买的?”

“是我同学爸爸以进货价在他朋友那里买的,一起买了三个,我一个,我同学和她弟弟一人一个。”

齐啸沉下脸来,“孙凤,这个随身听至少得卖三百块钱。等开学后我给你拿上钱,去还给人家,以后不准随便要别人的东西,不管男女老少,听到吗?”

齐啸从来没对孙凤这么严厉过。见齐啸满脸冷色,孙凤莫名的便有些害怕,于是乖顺地答应:“知道了,我开学就把钱还给他。”

齐啸见她乖巧答应,心里的阴霾才慢慢散去。

火车东行,离岭镇越来越近,孙凤的心也越来越灰暗,越来越紧张不安,越来越压抑。但就在这个时候,齐啸跟孙凤说了孙家现在的情况。

孙凤慌乱起来。

一幕场景出现在她面前,一个谈判桌,一头坐着自己,一头坐着齐啸。刚刚,齐啸把一份厚厚的文件抛给了自己,那上面明晃晃写着:《孙凤的新债务》。内容如下:孙家拿到了离岭镇居住证,全家搬到条件比灵水村好不知道多少倍的镇上生活。孙惕农转非,成为机修厂正式职工,孙赞在镇上国营单位上班,孙梅在有英文老师的镇初中读书。

齐家的筹码已经拿到了桌面上,而孙家的筹码呢?哈,除了自己这个抵押品之外一无所有。孙凤的底气与骄傲,立刻如被戳破的肥皂泡,无影无踪。

她感觉自己在齐啸面前的位置如一脚踩空了一般,直落下去,她必须仰视他,哪怕仰视使自己呼吸困难。那么,自己还有什么资格不跟齐啸牵扯?还有什么资格跟他耍小性子?还有什么资格十五岁?

旧债还没还完,新债又来。现在,一大家子都拥挤在孙凤瘦小的背上,需要她背着他们一起往前奔。这如山的压力,这重重的羁绊,别说飞,连翅膀都扇不动。

自欺欺人再也做不到了。自己就是一只被封进玻璃纸里的蝴蝶标本,再也无法煽动翅膀。

我不自由,我不快乐,甚至我不再是孙凤。她的心疼了起来,钝钝的刀刃,慢慢地生割。

齐啸见孙凤脸色灰白,担心地扶住她后脑,“凤,你不舒服吗?”

孙凤本能地想拨开那只手,胳膊却生硬得不像自己的,无力抬起。心也不象自己的,沉沉的,没有了活力。她有气无力地为自己的异样解释,“可能有些晕车。”

齐啸听了,忙起身去找开水。

孙凤劝慰自己,要不就这样吧,自己总归是要嫁人,不管怎样,至少齐啸对自己还是不坏的。欠了人家这么多,还有什么资格上谈判桌讨价还价?软饭硬吃也不是能轻易做到的。

火车到了离岭镇,天已经蒙蒙黑了。孙凤看着远处的山,白的雪,黑的树,有些虚幻,也有些狰狞。镇上星星点点亮起了灯,忽闪忽闪的如游荡的鬼火,竟不象个有人气的世界。

她心里惴惴不安,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扭曲的,不真实的异度空间。

 
未完待续
原创不易,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多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8)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anhe' 的评论 : 给瓜苏送上迟到的新年祝福!祝瓜苏和家人甲辰龙年新春快乐!吉祥如意,安康幸福!新年有更多好文佳作问世!===========祝福没有时限,何时都是美意,多谢荷荷。

谢谢你给我的圣诞节问候祝福,迟复为歉。有潜水跟读你徐徐道来孙凤的故事,孙凤命运的可塑性太大了,全看瓜苏怎么编写她了,祝有个性的孙凤最终能找到自己理想的爱情和想要的前途。==========可塑性确实比较大,也同时意味着纠结,纠结地我白头发多长了好几根。抱歉荷荷,回复晚了,祝新周愉快。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原婡' 的评论 : 心里知道这不过是故事,对所有的人物不应该有分别心,但挡不住苏苏的文笔,于是在心里可怜齐啸30秒~~~

===================多谢原婡美女的鼓励,抱歉回复晚了。祝新周愉快。
canhe 回复 悄悄话 给瓜苏送上迟到的新年祝福!祝瓜苏和家人甲辰龙年新春快乐!吉祥如意,安康幸福!新年有更多好文佳作问世!
谢谢你给我的圣诞节问候祝福,迟复为歉。有潜水跟读你徐徐道来孙凤的故事,孙凤命运的可塑性太大了,全看瓜苏怎么编写她了,祝有个性的孙凤最终能找到自己理想的爱情和想要的前途。
原婡 回复 悄悄话 心里知道这不过是故事,对所有的人物不应该有分别心,但挡不住苏苏的文笔,于是在心里可怜齐啸30秒~~~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ugan' 的评论 : 只见他一袭灰呢大衣敞着怀,长发乱舞,
苏苏的笔劲多猛。几笔,酷毙帅男就活起来了。==============齐啸的确长了一副好皮囊,生活在某些方面是眷顾他的。

感觉这小俩口这么别扭,以后没准儿真是恩爱一对儿呢。
他们俩是互相制约,治一下孙凤的傲骨,治一下齐啸的公子范儿。============但愿如此,我也是边写边调整,最后可能会与初衷相左。
问好苏苏!大年初三愉快!============谢谢甘甘,给你拜年!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回复 '亦缘' 的评论 : +1

瓜苏写得真好,越来越牵动人心。“以前两人闹别扭,都是小打小闹。经过高中半年,孙凤的世界打开了,再也不想被绑在一桩以牺牲自己自由为代价的交易里。
冲突起来了,虽然对齐啸怀有同情,还是希望苏苏按自己的构思写下去,痛得深才有社会意义。”,同意亦缘,瓜苏把这两个人之间的纠葛,写得像电视剧一样精彩,有看头。

=============谢谢菲儿,你总是给我最暖心的鼓励,给你拜个晚年。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tworry' 的评论 : 同情齐啸,也同情孙凤,两个好孩子,可是各有各的夙愿,拧在一起别扭。孙凤小小年纪替全家扛起了重担,齐家虽说是镇长,可是也没能意识到强扭的瓜不甜。如果齐啸多去读读书,让两人在知识层面上匹配一些,该是多么好的一对璧人啊。

============齐啸也才十九岁,离成熟还有不短的距离。如果他能与孙凤一起成长,不失为一段甜蜜。谢谢不愁,给齐啸指明了方向。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亦缘' 的评论 : +1

瓜苏写得真好,越来越牵动人心。“以前两人闹别扭,都是小打小闹。经过高中半年,孙凤的世界打开了,再也不想被绑在一桩以牺牲自己自由为代价的交易里。
冲突起来了,虽然对齐啸怀有同情,还是希望苏苏按自己的构思写下去,痛得深才有社会意义。”,同意亦缘,瓜苏把这两个人之间的纠葛,写得像电视剧一样精彩,有看头。
tugan 回复 悄悄话 只见他一袭灰呢大衣敞着怀,长发乱舞,
苏苏的笔劲多猛。几笔,酷毙帅男就活起来了。
感觉这小俩口这么别扭,以后没准儿真是恩爱一对儿呢。
他们俩是互相制约,治一下孙凤的傲骨,治一下齐啸的公子范儿。
问好苏苏!大年初三愉快!
dontworry 回复 悄悄话 同情齐啸,也同情孙凤,两个好孩子,可是各有各的夙愿,拧在一起别扭。孙凤小小年纪替全家扛起了重担,齐家虽说是镇长,可是也没能意识到强扭的瓜不甜。如果齐啸多去读读书,让两人在知识层面上匹配一些,该是多么好的一对璧人啊。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山飞狐' 的评论 : 孙风没有理由恨齐啸。孙风的痛苦来源于她的原生家庭。齐啸给了她一个选择。她做出了正确选择。也应该接受相应的后果。这应该是一种契约精神。

===================孙凤太年幼,看问题理想化片面化。她只认为齐啸和自己家人是一伙的,另一方面她欺软怕硬不敢跟父母硬刚,就把所有怨气都放在齐啸身上。这也是她成年之后后悔自责痛苦的根源。谢谢飞狐,祝龙年大吉,阖家幸福安康。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iling-LA美國' 的评论 : 是工农兵学员。她丈夫可没齐啸那赛演员的颜值,乡镇工人,而她是县里的技术干部,为了感恩献终身,而且心甘情愿,夫妻也相处融洽。世界上各人都选择自己的最佳生活方式吧!

=============惠玲说的对,心甘情愿心里才不别扭,才风调雨顺。而孙凤是强扭的瓜,不甘心。谢谢惠玲的精彩留评,祝龙年大吉,阖家幸福。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iling-LA美國' 的评论 : 主要孙凤性格倔强心比天高,也可以有另一种形式的。认识一个朋友,她家是大山里的,公社书记下乡与她父母交好,她才15岁就被推荐上大学当农兵学员,称书记为叔叔,感恩戴德,一毕业就与他儿子结婚,相守几十年,伉俪情深。性格决定命运,没有对与错!

================这位女主和孙凤的际遇最大的不同是,她是主动感恩的,而孙凤是被父母强加的,哪怕她自给自足,父母都不允许她上学。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uiling-LA美國' 的评论 : 在那个年代,农转非好象是难于上青天的事,齐镇长好有能耐把孙凤全家都搞定,父兄甚至有正式工作。这样齐赫会不会反腐时被告发,万一他落马,全家是否又打回原形?============-====那时候已经开始深入改革,很快城乡界限就开始弱化了。作为镇长,齐赫手里每年都有一些农转非名额,至于给谁,他说了算,因此不算以权谋私。孙赞不是正式工,是农村户口的临时工。

感觉这故事苏苏写下去会更加精彩曲折?问好新春!敬佩勤耕不辍。昨天找到你的博址,从头看玻璃缸,才知你文字有多好。准备把你发表过的其他小说也细看,很好的学习写作技巧机会!请问你是学中文专业的吗?============谢谢惠玲的鼓励,只是太高抬我了。不过我还是非常开心。我是理科生,学通信的。
蓝山飞狐 回复 悄悄话 孙风没有理由恨齐啸。孙风的痛苦来源于她的原生家庭。齐啸给了她一个选择。她做出了正确选择。也应该接受相应的后果。这应该是一种契约精神。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写的好,把孙凤的心理活动和小脾气都写了出来,也写出了孙凤的无奈。孙家的人情债让孙凤觉得有压力。还好齐啸人品不坏。新春快乐,平安是福。

===============谢谢梅子。非常喜欢你那句风调雨顺好耕田,文字的最高境界就是浅显易懂+朗朗上口+画面感十足。祝福你!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花似鹿葱' 的评论 : 苏苏过年好!这么勤奋,连春节也不停笔啊!

=======说来有些不可思议,到了周末我才想起过大年了。谢谢鹿葱来访,祝龙年大吉。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蝉衣草_890' 的评论 : 齐啸真是从心里喜欢着孙凤,那怕孙凤给一个笑脸,他心里就生出灿烂来,只可惜孙凤年龄太小,还体会不到什么,这样钟情的男生,如果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的遗憾。

================正因为齐啸钟情,才更衬出悲哀来。本来理所当然的社会资源,却掌握在少数当权者手里,要想得到,非得拿出额外的东西去交换。谢谢禅衣,祝龙年大吉,阖家幸福。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蝉衣草_890' 的评论 : 孙凤真可怜!小小的年纪背负着这个家这么多沉重的负担。这个原生家庭也很有戏剧性的,好的太好,坏的又太坏。好的去背债,坏的去造孽。世事沧桑,人间炎凉。孙凤过早的体验到,哀哉!

====================君子没落,小人当道。一个家庭就是一个小社会,劣币驱逐良币,能保持初心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谢谢禅衣。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旧债还没还完,新债又来。” 还真的,而且新债更大,孙凤的头上亚历山大啊。南瓜苏写得越来越好看。祝南瓜苏初三吉祥!

============哈哈哈,一眨眼竟然初三了,于我刚进入节日的感觉。祝沈香龙年龙腾虎跃,万马奔腾!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我才不要和你牵扯一辈子。————对,就应该这么说吗,长痛不如短痛,等高考前再这么说就来不及啦:)==========这句话虽然是孙凤的一时之勇,确实她内心真实的呐喊。只不过人们忽略她,甚至包括齐啸。

小齐会不会日后因为心碎而反目为仇呢?感觉他对孙凤付出了真心,还有齐家费老大劲儿把孙家一家端到城里,怎么能是一句话就说断就断的。。。哎呀,越想越想看。期待呱呱新年里以龙蛇之笔,写他个翻云覆雨:))===========谢谢采心,也祝你龙年万事顺遂。

给呱呱拜年!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亦缘' 的评论 : 这一章写得太好了!以前两人闹别扭,都是小打小闹。经过高中半年,孙凤的世界打开了,再也不想被绑在一桩以牺牲自己自由为代价的交易里。==============随着年纪的增长,性格的稳定,视野的开阔,他们的矛盾会越来越尖锐。谢谢亦缘的鼓励。

冲突起来了,虽然对齐啸怀有同情,还是希望苏苏按自己的构思写下去,痛得深才有社会意义。==========现实中更痛的比比皆是,只不过他们没有话语权,也没有渠道表达,他们处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谢谢亦缘的支持。
huiling-LA美國 回复 悄悄话 是工农兵学员。她丈夫可没齐啸那赛演员的颜值,乡镇工人,而她是县里的技术干部,为了感恩献终身,而且心甘情愿,夫妻也相处融洽。世界上各人都选择自己的最佳生活方式吧!
huiling-LA美國 回复 悄悄话 主要孙凤性格倔强心比天高,也可以有另一种形式的。认识一个朋友,她家是大山里的,公社书记下乡与她父母交好,她才15岁就被推荐上大学当农兵学员,称书记为叔叔,感恩戴德,一毕业就与他儿子结婚,相守几十年,伉俪情深。性格决定命运,没有对与错!
huiling-LA美國 回复 悄悄话 在那个年代,农转非好象是难于上青天的事,齐镇长好有能耐把孙凤全家都搞定,父兄甚至有正式工作。这样齐赫会不会反腐时被告发,万一他落马,全家是否又打回原形?感觉这故事苏苏写下去会更加精彩曲折?问好新春!敬佩勤耕不辍。昨天找到你的博址,从头看玻璃缸,才知你文字有多好。准备把你发表过的其他小说也细看,很好的学习写作技巧机会!请问你是学中文专业的吗?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写的好,把孙凤的心理活动和小脾气都写了出来,也写出了孙凤的无奈。孙家的人情债让孙凤觉得有压力。还好齐啸人品不坏。新春快乐,平安是福。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苏苏过年好!这么勤奋,连春节也不停笔啊!
蝉衣草_890 回复 悄悄话 齐啸真是从心里喜欢着孙凤,那怕孙凤给一个笑脸,他心里就生出灿烂来,只可惜孙凤年龄太小,还体会不到什么,这样钟情的男生,如果错过了,就是一辈子的遗憾。
蝉衣草_890 回复 悄悄话 孙凤真可怜!小小的年纪背负着这个家这么多沉重的负担。这个原生家庭也很有戏剧性的,好的太好,坏的又太坏。好的去背债,坏的去造孽。世事沧桑,人间炎凉。孙凤过早的体验到,哀哉!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旧债还没还完,新债又来。” 还真的,而且新债更大,孙凤的头上亚历山大啊。南瓜苏写得越来越好看。祝南瓜苏初三吉祥!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我才不要和你牵扯一辈子。————对,就应该这么说吗,长痛不如短痛,等高考前再这么说就来不及啦:)

小齐会不会日后因为心碎而反目为仇呢?感觉他对孙凤付出了真心,还有齐家费老大劲儿把孙家一家端到城里,怎么能是一句话就说断就断的。。。哎呀,越想越想看。期待呱呱新年里以龙蛇之笔,写他个翻云覆雨:))

给呱呱拜年!
亦缘 回复 悄悄话 这一章写得太好了!以前两人闹别扭,都是小打小闹。经过高中半年,孙凤的世界打开了,再也不想被绑在一桩以牺牲自己自由为代价的交易里。
冲突起来了,虽然对齐啸怀有同情,还是希望苏苏按自己的构思写下去,痛得深才有社会意义。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xhy' 的评论 : 哇塞,大作家的大部头系列作品都50集了,俺得抽时间细细拜读。祝你龙年吉祥快乐,好运连连!

===========欢迎mxhy,你的微小说篇篇是精品。作家这个名头可实在不敢当,就是写着玩的,草台班子水平。祝龙年大吉,万事如意!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南瓜新年好!这章节写得太好了,读着读着我和孙凤一样喘不上来。齐啸是个好孩子,但因了各种原因,孙凤把气全撒在他身上了。真是令人叹息!

==================麦子新年好!齐啸是无辜的,他唯一的错是爱上了孙凤。孙凤也是无辜的,她的错误是她可以给孙家带来利益,有利用价值。谢谢麦子。
mxhy 回复 悄悄话 哇塞,大作家的大部头系列作品都50集了,俺得抽时间细细拜读。祝你龙年吉祥快乐,好运连连!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南瓜新年好!这章节写得太好了,读着读着我和孙凤一样喘不上来。齐啸是个好孩子,但因了各种原因,孙凤把气全撒在他身上了。真是令人叹息!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枫雪故都' 的评论 : 大作家的”孙凤“系列,我一直惦记着呢!准备找个空闲时间,一气从头读到尾,过过欣赏长篇佳作的瘾!
祝小苏新年快乐!龙年频出佳作!==========谢谢枫雪的来访,祝龙年大吉,阖家幸福安康!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紫若蓝' 的评论 : 可怜的孙凤,可怜的齐潇,不在一个起跑线上,很难两情相悦啊。。。

=========错位的感情,无法共振。谢谢蓝蓝。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紫若蓝' 的评论 : 南瓜龙年大吉!

同祝蓝蓝龙年大吉,万事如意!
枫雪故都 回复 悄悄话 大作家的”孙凤“系列,我一直惦记着呢!准备找个空闲时间,一气从头读到尾,过过欣赏长篇佳作的瘾!
祝小苏新年快乐!龙年频出佳作!
紫若蓝 回复 悄悄话 可怜的孙凤,可怜的齐潇,不在一个起跑线上,很难两情相悦啊。。。
紫若蓝 回复 悄悄话 南瓜龙年大吉!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孙凤的新债务,这里确确实实是这么种感觉。也确实庆幸齐啸各方面还不错。===========利益的交换需要公平,如果得到却没有还上,那就成了债务。

“一大家子都拥挤在孙凤瘦小的背上”这里写得好!=========谢谢老大。

南瓜还是手下留情了,真要是把齐啸写成个玩弄女性目中无人的登徒子,那就把我们一众读者给虐死了,呵呵==============这个问题在开始时也纠结了一番,最后还是想给齐啸一个好些的人设。祝老大龙年大吉,阖家幸福安康!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开头就是老夫少妻在打闹啊,这样其实比两情相悦更有意思。@那谁,说你呢!

========哈哈哈,他们其实也只差四岁,只不过恰好一个刚成年,一个未成年。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给老大上茶!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孙凤的新债务,这里确确实实是这么种感觉。也确实庆幸齐啸各方面还不错。

“一大家子都拥挤在孙凤瘦小的背上”这里写得好!

南瓜还是手下留情了,真要是把齐啸写成个玩弄女性目中无人的登徒子,那就把我们一众读者给虐死了,呵呵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开头就是老夫少妻在打闹啊,这样其实比两情相悦更有意思。@那谁,说你呢!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大沙发!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