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正文

短篇小说《算计》-------下

(2023-01-04 17:15:32) 下一个

是的,那肉色的纤薄的布料,在齐琳琳柔软的肉体上忽的离开,忽的贴上,开开合合,欲语还羞。

有些荡起来的翁照北根本没有听明白齐琳琳在说什么,就一口答应了她要求晚些日子再付房租的请求。

达到目的的齐琳琳很快离开。她从翁照北的眼神中明白了,她同时达到了另一个更长远更重要的目的,然后她适时地急速收兵。齐琳琳天生就是一个优秀的销售高手,懂得什么叫饥饿营销。

但翁照北却没有中了她的蛊,因为他回到自己楼上的独立王国后,就立刻清醒了过来,并后悔自己开了一个不应该开的口子,那就是没见着兔子,却先撒了鹰,做了赔本的买卖。

齐琳琳误判了形势。她以为翁照北会攻上来,然后她就会有下一步的行动。但对方却迟迟没有动静,又躲在楼上连影子都不见了。

齐琳琳不相信翁照北是柳下惠,正在她设计着下一个引君入瓮的伎俩时,一件事的发生彻底打乱了她心中的算计。

那是一个下半夜,上厕所的她突然听到有人从楼梯上走下来,脚步很轻。齐琳琳吓得汗毛直竖,因为楼梯尽头的门一直是锁着的,那个楼梯上从来没有人走过。她把卫生间的灯关上,又把门开了一条细缝,然后躲在门后等着看到底是人还是鬼。

楼上下来的当然是人,是穿着睡衣的武丹。

齐琳琳靠在门后,只用了几秒钟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她却用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做了自己的决定。

第二天齐琳琳就告诉了两个室友,她找到工作了,是在一个华人小公司里做文员。

他们一边祝贺她,一边在内心起波澜,这么好的事,怎么昨天没有告诉他们。

他们不知道的是,齐琳琳是先告诉了他们,才打电话告诉了老板,答应接受她的工作。

翁照北很快知道了,他特意下来祝贺齐琳琳,并说要在周六搞一次BBQ,为她庆祝。

寇伟龙特意和工友调了班,所以周六下午他也出现在了后院。有他在,主烤官自然是非他莫属。

齐琳琳观察着翁照北和武丹之间的互动,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尤其是翁照北,他对所有人都一碗水端平,没有亲疏之分。而武丹,虽然不是美人,但笑容真诚灿烂,也对几个人一视同仁。

齐琳琳不禁一阵迷乱。

唯独寇伟龙,明显地向齐琳琳示好。每次烤完肉串虾串什么的,都是先递到齐琳琳手上,然后再把其余的放到大盘子上任人取用。

齐琳琳注意到,每到这个时候,武丹和翁照北的目光就碰一下。她觉得三个人都很贱。寇伟龙有家室,还对单身女人献殷勤,贱!武丹没名没分跟房东不清不楚,贱!翁照北做为一个八十五分的男人,不负责任地跟一个无才无貌,到处八卦的女人搞在一起,贱!

这样想着的她,眼光便渐渐凌厉起来,又怕被人看出来,于是大多时候低头安安静静地吃东西。偏她还喝了些酒,脸上红扑扑的,又生的美,因此看在两个男人眼里,就成了娇羞温柔,心里怀春的美娇娘。

尤其是翁照北,他见齐琳琳的第一眼就被她吸引,但他是一个现实主义者,知道在北美养一个闲人多不划算。所以他要好好观察观察,尤其是要等到她找到工作之后再考虑下一步。

她不但貌美,还吃苦肯干,每天出去学半天英文,找半天工作。现在,她又有了一个相对体面的文员工作,这对于一个刚落地北美的女孩子来说,成绩已经相当可观了。挣多挣少无所谓,至少可以养活她自己,不会成为自己的负担。

武丹对自己的意思非常明确,但自己也非常明确地拒绝了她。可她还是锲而不舍地往上扑,自己只得却之不恭了。公司里的那个挨踢女呢,也从来没有明确过,虽然工作好,人也不错,还热情主动,可就是长的太一般了些,实在缺些眼缘,顶天算个及格。

看齐琳琳的样子,应该是对自己有意思的,只不过女孩子面薄,不好意思直说。嗯,身材相貌都是八十五分以上,又能自食其力,完完全全满足自己的择偶条件和标准。

一番盘算过后,翁照北下定决心开始展开行动,可是他的第一个进攻就被齐琳琳软绵绵地给挡了回来。

那是几天后的早晨,他在楼上看见齐琳琳出了前院门,往公交车站走去,忙开了车跟出去。他停下车,打开车窗对等车的齐琳琳说:“上车,我送送你。”

齐琳琳浅浅一笑,说:“不用了,谢谢你。”

翁照北还想坚持一下,齐琳琳又说:“霸四来了。”

她话音刚落,后面的霸四象配合她似的,发出一声巨大的笛声驱赶着站它地方的翁照北,他只得开车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翁照北发现,齐琳琳毛毛的目光没有了,正在蜕皮的蛇身也没有了,在他面前就只剩下了高贵。

但翁照北并没有放弃,在加拿大华人圈里碰到一个这么合适的结婚对象不容易。所以他展开了全方位的善意,这份善意甚至辐射到了整个房子,因此另外两个人也感觉到了。

于是齐琳琳同时从寇伟龙和武丹那里感受到了敌意,这让她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快感,以及想反击的冲动。

现在,齐琳琳每天下班都能在后院见到翁照北,他不是在拔草,就是在浇水。这天齐琳琳下班后,走到那颗成精的西红柿面前,对站在边上的翁照北说:“快熟了。你看那几个都红了。”

翁照北伸手摘了一个最红的小西红柿,然后笑意融融地放在齐琳琳的手心,“今年的第一个西红柿,给我们最漂亮的姑娘吃。”

齐琳琳回了他一个弧度复杂的眼神,把西红柿放进嘴里,开始嚼之前,先给他笑了。

晚饭后,翁照北站在后窗前,看见院中的晾衣绳上挂了几件衣服,他认出来那是齐琳琳的衣服。其中之一,就是那件肉色的连衣裙。

有一点细细的风,让那裙子微微地在那里颤动,象一挂褪下来的蛇皮,纤薄柔嫩。翁照北在蛇皮里加上了齐琳琳的身体,在想象中体会到了一阵满足。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齐琳琳仔细斟酌了又斟酌,认定翁照北对自己动了真格。于是她决定顺势而为,忘记他与武丹的事,毕竟在加拿大这么人口稀疏的地方,碰到一个八十五分的中国男人的机率太小了。如果真能嫁给他,那自己就可以辞职在家了。

第二天,齐琳琳下班刚进前院门,就听到翁照北站在阳台上叫她:“我烹了好茶,上来喝一杯?”

齐琳琳知道将要发生点什么,于是她莞尔一笑,迈步上了台阶。

茶具已经在餐桌上布置好,花瓶里还插了几支百合,气氛暖的相当正好。

翁照北不想浪费时间,他想直切主题,想确认对方的态度。他眯起眼睛,定定地看向她,先用目光去试探。在发现了齐琳琳并不躲闪,也不嫌弃之后,他伸手抓住了她的一只手。

齐琳琳也是现实的人,同样不愿意浪费时间,她想让他知道自己的态度,因此她不但没有抽回自己的手,还放柔了目光,与他的目光缠在一起。

翁照北受了鼓励,男人的血性一下子冲了上来,他毫不犹豫地将她箍在怀里,吻上了她的嘴。

这是一个仔细算计之后的吻,但并不妨碍它同时拥有正常的荷尔蒙效应,因此在最初的试探之后,其激烈程度便回归到了正常水准。

他们同时闭上眼睛,关闭了其他感官,只留下触觉来完成接下来的彼此确认。

但当翁照北试图把齐琳琳拖上床的时候,后者却推开了他。她理智地决定应该到此为止。只是接个吻,进可攻,退可守。还显得自己骨头没有那么轻,不让男人不把自己当回事。

她安抚地摸摸翁照北的脸,轻轻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他一眼,嫣然一笑,出了门。

在这之后,两人便悄悄谈起了恋爱。浓情蜜意时,翁照北便想来真格的。但每到这个时候,齐琳琳都无比温柔地拒绝了他。

齐琳琳拎的很清,她不会在得到实质结果之前,先把自己祭在坛子上,她没有那么贱,她是高贵的。

而翁照北的进一步算计和掂量迟迟落不了地,却惹的自己每天从里到外火烧火燎的像个炮仗。

这天,齐琳琳到了店里,刚换好制服,就听老板娘叫她:“芳桃,六号房要结账,快点。”随后她又贴在齐琳琳耳边小声说:“生客,赶着去上班呢。帮我留住人。”

芳桃是齐琳琳在这里的花名,这里的女孩子都有这种有滋有味的瓜果梨桃的花名。齐琳琳主要负责前台登记和结账,间或碰到吃的准的高档客人,她才肯下水,因为她认定自己是高贵的。

客人来了,登记是在前台,但过夜客人要付款的时候,齐琳琳需要去房间,客人、小姐当面对帐。

齐琳琳准备好温暖又魅惑的微笑,推开六号的门走了进去。

“芳桃,这位先生的消费是一个小时的按摩加过夜,没有别的。”按摩小姐说完,便急不可耐地走了出去。

但齐琳琳却一个字也没有听清楚,因为她的脑子被一下子冻住了。

站在窗边的翁照北被窗外的光蒙上一片虚无。他们目光相遇,然后几乎同时依次出现震惊,愧疚,惋惜,麻木,再慢慢浮上的是陌生和冷意。最后这个时候,他们彼此都明白,不需要解释了,什么也不需要了。

后来,翁照北付了现金。过夜的客人都是付现金的,因为查不到源头。三百块。齐琳琳接过那几张钱,暗想,自己半个多月的房租呢,这三百块钱里不知道有没有自己的钱。

齐琳琳不知道翁照北是什么时候走的。她是被一声又一声的‘芳桃’叫醒的。

齐琳琳很快找到了新住处,但直到搬走的那天,她也没有再见到过翁照北。寇伟龙帮她搬了家,严格地讲就是一个箱子,那只从中国带过来的箱子。

分别时,寇伟龙要一个拥抱,齐琳琳高贵又客气地拒绝了。

齐琳琳很快在按摩店的客人中,找到了一个相信了她爱他的老人家。于是她辞了职,用老人家给她的钱买了个自己的耗子,有滋有味地生活起来,后来 还考了个地产经纪资格,卖起了房子。

这期间,她没有再见过翁照北,直到几年后的一天。

这个时候,齐琳琳已经摆脱了老人家。一天,她做为卖家经纪,给一个独立屋做open house。那天人来的很多,络绎不绝。

齐琳琳在人群中看见了翁照北,跟在他身边的是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那女人牵着翁照北的手,来跟齐琳琳咨询几个问题。

从始至终,翁照北与齐琳琳没有一句叙旧,甚至连仅有的两次眼神交流也都是完全陌生的,仿佛他们从不曾有过交集。齐琳琳一边回答问题,一边暗自赞叹翁照北,一个人面对曾经的恋人,怎么可以如此淡定,如此波澜不惊。

之后他们离开了。

齐琳琳透过玻璃窗,看着他们走在阳光下,那光白惨惨的,很快让两个人模糊起来。


全篇完
 

南瓜苏

原创不易,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0)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ugan' 的评论 : 谢谢tugan的鼓励,并谢谢抬爱,周末愉快。
tugan 回复 悄悄话 把这么一个大众题材写得这么有味道和好玩,赞!
上中下都看了,最喜欢中,蛇皮那段。
我转载过您的小说哟,是转载链接,没有文字。就是说读者还得点击回到您这里读。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谢谢水沫,喜欢你的故事。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有意思的故事,两个都很会算计的男女~~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潇潇' 的评论 : 潇潇过奖了,祝新年快乐,越来越美!
x潇潇 回复 悄悄话 学习了!您有写小说的天份,太出色了!
也想写小说,另外一种感受。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在雨中2022' 的评论 : 谢谢你的抬爱。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枫雪故都' 的评论 : 谢谢。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aoyixiao' 的评论 : 谢谢笑一笑的鼓励。
在雨中2022 回复 悄悄话 先读了一篇,喜欢苏苏的文风。这几天把博文翻着读了,篇篇精彩。
枫雪故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握手!
xiaoyixiao 回复 悄悄话 很棒! 一如既往!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的鼓励。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枫雪故都' 的评论 : 握手,我也曾在多伦多呆过。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谢谢采心的鼓励,这段时间没见你在原创发文了,期待。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1

大赞,三篇都一起读了,过瘾!
枫雪故都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是,多伦多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呱呱这篇主题鲜明,一挥而就,结局意外而精彩也引人回思。特别赞!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枫雪故都' 的评论 : 谢谢枫雪的鼓励。看这个枫字,是否也在加拿大?
枫雪故都 回复 悄悄话 非常棒的小说!大赞!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