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四十三章 楼塌了

(2022-10-09 16:53:56) 下一个

郑奎山在看到视频后不到七个小时便登上了回国的飞机。两个孩子满心的失望,却不敢表露出来,更不敢问东问西。

一出国际通道,郑奎山就把两个孩子交给前来接机的助手,然后与秘书直接往公司赶。路上,秘书大概跟郑奎山报告了一些最新情况:财务总监尤震十个月前离婚;尤震与藤惠贤二人的出行没有坐高铁,没有坐飞机,应该是坐出租车或者别的不需要实名登记的交通工具离开灵山的,由此看来他们早有准备。至于账目和资金的问题,会计师说需要跟郑奎山当面报告。

当财务副总监和两个会计师在郑奎山面前吞吞吐吐目光闪烁时,他的心一下子冰凉,随即沉声说道:“说吧,先说最糟糕的。”

从会计师嘴里出来的消息象一枚核弹一样瞬间摧毁了郑奎山。公司账上的流动资金几乎全部被人转走,至于去了哪里,只有报警才能查出来。

郑奎山颓然地坐在椅子上,人象被抽掉骨头似的几乎滑到地上。他的脑子出现了长久的短路,无助地看着两个会计师的嘴依然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不知道过了多久,郑奎山才渐渐回过神来,然后他又得知两年来藤惠贤与财务总监尤震联手,利用公司财务管理上的漏洞,靠做假账已经转移走了将近五百多万,而三天前将公司的流动资金一次性转走三千九百万。现在。除了固定资产,账面上几乎是空的。也就是说,资金链已经断裂,公司即将面临的是多个合同的违约,然后是需要向合约方赔付巨额违约金。

当下,最棘手的是钱。

郑奎山紧急召见公司的法律顾问,总经理还有财务副总监,四个人开了个短会。会议的结果是:一,立刻报警,将资金尽可能追回来。二,去银行贷款。但雪上加霜的是,现在是周末,贷款的事只能等到星期一才能去跑。

当房间里只剩下郑奎山一个人的时候,他点燃了一支烟。他几乎是不抽烟的,但办公室里常年备着烟,那是给别人准备的。

通过刚才的碰头短会,郑奎山知道,如果十天内没有拿到贷款,或者没有追回来钱,也就是说没有足够的钱来支撑正常生产和运转,那么就会有至少三个大合同进入违约期。如果十五天钱不到位,就有四个合同违约,而这四份合同的违约金高达六千万左右。

十五天把钱追回来的可能性极低,低于百分之十。十五天之内拿到贷款的可能性有百分之七十。但郑奎山决定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也就是说十五天内钱没法到帐。那么他只有一条路可走----申请破产。

郑奎山除了公司,手里只有与父母联名的大别墅以及自己平时住的高档公寓。战甜甜以前住的那栋小别墅,已经被他卖掉转成了商铺,加上吴欣漪原来名下的地产,全部作为遗产给了裘馥莲。

想到在裘馥莲名下的那几十个商铺,郑奎山心里有一丝庆幸。他知道郑枫红和郑枫茂是裘馥莲的唯一亲人,给了裘馥莲就是给了自己的两个孩子,所以当初他毫不犹豫地把吴欣漪在加拿大的所有资产转成商铺给了岳母。现在,郑奎山为自己当初的做法感到庆幸。

公寓的产权只在自己一个人的名下,没有办法做手脚,而三人联名的大别墅可以在一切不可收拾之前,把全部产权转给父母,这件事应该很容易做,只要把自己的名字从房产证上去掉就可以。

郑奎山以最快的速度做着需要做的事,他的秘书报了警,周一给父母的房产证办好,同时以公司名义去银行递交了贷款申请。可是,在银行的贷款批准下来之前,郑奎山的公司先接到了税务局的通知:有人举报他的公司偷税漏税,和举报信一起到达税务局的还有一大包文件作为证据。

税务局立刻派了一个三人小组进驻公司审查,他们停掉所有业务和资金往来,冻结动产和不动产。税务局的审查让银行停下了郑奎山公司的贷款申请,并告知他必须等审查结果出来才决定是否往下走贷款申请流程。

也就是说,现在的公司只有破产一条路了。

郑奎山终于意识到有人要把他往死里整,一步接一步,直至让他走投无路,再无翻身之力。这个人是谁呢?

申请公司破产已经在所难免。但是即使破产,也要等待税务局的审查结束。郑奎山被逼到了悬崖边上,绝望如沼泽地中的泥浆一样把他紧紧吸住,一点点将他拖入暗无天日的潭底。

郑奎山在他的公寓里,在烟雾和酒气中藏身并麻痹自己,绝望且无助地追忆着自己昙花一现的财富。

三周后,一个好消息传来,税务局的审查结果证实,郑奎山的公司并没有偷税漏税,而先前收到的那些所谓证据也都是伪造的。但这个结果并不能改变郑奎山公司不得不申请破产的命运,因为税务局的审查完美地将四份合同拖进了违约期,而那些天价违约金是他的空头公司无法承受的。看来的确是有人故意拖他入泥沼,将他的公司活活拖死。

公司破产之后,郑奎山再也无力支付两个孩子高昂的国际学校的学费,他只得将一对儿女转学到大别墅附近的普通学校。

公司破产半年之后,一直颓废的郑奎山在一天清晨醒来后,突然决定振作起来,他想重新开一家公司以图东山再起。于是,他想把大别墅卖掉作为启动资金。

这天晚饭后,他在饭桌上跟父母商量:“爸妈,我想把房子卖了,然后重新把公司开起来,从头再来。”

乔嫂和卢姨早已经被辞退,现在家务几乎全落在李繁芝身上。听了儿子的话,她一边收拾饭桌一边说:“你能振作起来,做父母的替你高兴。但我觉得还是等等吧。”

郑奎山有些不解,问道:“为什么?你们难道希望我一直这样无所事事地消沉下去?我还有两个孩子需要养活呢。”

郑福祥看看低头吃饭的郑枫红和郑枫茂,脸上有些慌乱。而李繁芝则端着盘碗一声不响地去了厨房。

郑奎山心里很难受,心中暗想人真是自私的,哪怕是自己的父母。当初一时的权宜,把房子转给父母,现在这是要不回来了吗?他越想心里越堵,忍不住问父亲:“爸,房子是我的,现在我需要钱而又没有别的来源才开口要回去。你看看我的两个孩子,因为中文不好,在普通学校成绩一落千丈,你们难道看着不着急不心疼吗?”

 

南瓜苏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对情节的走向非常敏锐,俺佩服你。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郑把一大笔钱转给岳母,说明这人还有救,不管是良知上,还是财路上。。。

一旦自己的父母把房子给了别的孩子,那么他只有岳母能帮他了。呱呱设计得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