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四十二章 反噬

(2022-10-07 17:23:52) 下一个

刚刚还心如止水的吴欣漪忽然就对郑奎山生出了愤怒!

这让吴欣漪大为不解。她对母亲的孤独与痛苦,对儿女的歉疚与怜惜,都如她视野里的夕阳一样逐渐朦胧褪色,越来越麻木,可为什么单单对郑奎山还留有愤怒?难道说自己对他还没有放下?

吴欣漪想离开这里,但还没等她付诸行动,就听到郑奎山怀里的女人说话了:“老公,给我个孩子好吗?我非常想给你生个孩子。”

郑奎山明白这句话后面的潜台词,他不悦地断然拒绝:“当初我就很清楚地告诉过你,我一生只有一个妻子。我不会再娶,也不会再和别的女人生孩子。”

藤惠贤知道会是这个答案,但她还是气恼地转过身去,用后脑勺对着郑奎山。

但郑奎山的话在吴欣漪听来,却觉得是莫大的讽刺!一个有了私生女并逼死妻子的男人,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一辈子只有一个妻子,是多么的滑稽可笑!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是想在别人面前表达对结发妻子的一往情深?还是为了表面的和谐?亦或是为了家庭或者财产的完整?那自己之于郑奎山又是什么?是对长辈和孩子的交代?是郑家的牌坊?或者是郑家的形象代言人?

愤恨的吴欣漪再次离开亲人们,在一片昏黄寂寥中游荡。她的记忆已经逐渐模糊,就如日落后逐渐没入黑暗的世界,但那一天清晨发生的一切,依然无比清晰地从夜幕中跳脱出来。

当时,领着一对儿女的吴欣漪站在战甜甜小别墅的前院里,目瞪口呆地看着同样是目瞪口呆的郑奎山,以及跟在他身后的战甜甜和郑枫荣。

“郑奎山,你还爱着我吗?”这是吴欣漪第一次问郑奎山这个问题。以前她从来没问过,是因为她不需要问,郑奎山就已经无数次虔诚地捧到她的面前:“小漪,我爱你。”“小漪,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小漪,我爱你比爱我自己还多。”有了孩子之后,虽然这样的示爱盛宴越来越少直至消失,但郑奎山爱吴欣漪这件事已经在吴欣漪的心里铁证如山。在这之后,他们只需用行为去维护这份证据。譬如,他们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譬如,郑奎山把挣到的钱全部交到她的手里打理。再譬如,郑奎山把所有的节假日都给了他们母子三人,要么来加拿大,要么在中国。总之,他是多么渴望见到他们三个,他是多么爱这个家,这些都证明了郑奎山对吴欣漪的爱可以到地老天荒。

但是此刻,面对着吴欣漪第一次如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女人都问过的问题,郑奎山愣住了。这几秒钟的停顿,在吴欣漪看来,就是思索。而需要思索才有的答案,即使是肯定的,对有感情洁癖的吴欣漪来说也意味着被诛了心,意味着她爱情葬礼的丧钟,意味着郑奎山对她的爱已经残破不堪,或者根本就不存在了。这两者对于吴欣漪来说,是一样的。两相情愿又两不相欠,才是爱情真正的样子。而他们之间,两者都不存在了。

于是,吴欣漪就突然掏出包里那把郑枫红的手工剪刀朝自己扎了下去。实际上,直到她刺向自己的那一刻,郑奎山的整个人都还是懵的。

当吴欣漪倒在郑奎山怀里的时候,她仿佛听到了自己生命流逝的声音,但一缕意识还在。看着丈夫失魂落魄的样子,她无力地歙动嘴唇,说了她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我可以承受背叛,如果我不曾被深爱过。”只不过,声音弱的如同呼吸,没有人听到。

======

当又一个夏天到来的时候,郑奎山带着一对儿女飞往了温哥华,这是年初就答应了孩子们的。他们要去看照顾他们长大的莫妮卡和琳达,去看他们以前的朋友,还要去看他们以前的一对小马。

隋新蓝去省城参加税务会议,晚上回酒店时在楼梯里意外撞见了藤惠贤。当电梯门刚要关上时,又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亲密地搂抱在一起。隋新蓝认识藤惠贤,而后者却不认识前者,因此她竟肆无忌惮地在隋新蓝面前与那个陌生男人纠缠。

隋新蓝假装看手机,给这对男女录了一段视频。当藤惠贤与那个男人出了电梯走向房间时,隋新蓝也跟了上去,还记下了他们的房间号码。

坐在房间里,隋新蓝陷入了两难。自己去年已经结婚,本应该彻底忘记郑奎山,然后心无旁骛地过自己的日子,没想到今天碰到了这样的事。她如果把视频发给郑奎山,又担心他以为自己对他还有幻想。如果不发给他,又不忍心看着他被绿。

最后,隋新蓝决定把视频发给表姐石意涵。因为她知道,表姐收到视频肯定会交给表姐夫。而表姐夫与郑奎山是至亲,说深说浅,说与不说,都随意了。

藤惠贤的事在公司和其他亲友面前是秘密,但在郑奎海面前却不是。这是因为郑奎海有一次去公寓找郑奎山,兄弟俩在客厅正讲话,藤惠贤穿着睡衣从卧室走了出来。那时候吴欣漪还好好的在温哥华呢。

郑奎海自然知道把嘴巴闭严实,但却忍不住告诉了老婆石意涵,而石意涵又告诉了暗恋郑奎山的隋新蓝。

现在,看到视频的郑奎海吓得浑身发抖,脑子一片空白。这些不是因为藤惠贤的红杏出墙,而是因为视频中的男主角是藤惠贤的顶头上司,公司的财务总监尤震。

一个出纳,一个财务总监,两人暗通款曲勾搭成奸,又一起去省城开房,这不仅仅是郑奎山被不被绿的问题,很可能还有被不被黑的问题。郑奎海不敢耽搁,当即打了堂哥的私人电话,简单说了几句,便把视频发了过去。

只看了视频一眼,冷汗就唰地一下子从郑奎山的额头冒了出来,后脊梁冷意森森,头皮发麻。他把头抵在墙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很快,郑奎山通过电话给自己的秘书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一,通知财务副总监以郑奎山的名义冻结公司所有资金;二,在财务处找两个可靠又嘴严的会计连夜回公司,重新审查公司两年来的所有出入账目;三,给郑奎山定三张最快回国的机票;四,找人调查藤惠贤和尤震接下来的去向。五,所有这些动作都要保密。

南瓜苏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吴欣旖不在,她又逃避了。谢谢采心。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估计藤惠贤和她相好的已把老郑掏空了,老郑需要赶紧顺藤摸瓜,及时止损呢。。。

小漪的游魂能看到老郑出事吗?等下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占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