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结局

(2022-10-14 17:22:26) 下一个

第四十八章 一念天堂

裘馥莲今天心情格外的好,她看着郑奎山手里拎的菜和肉,竟然开起了玩笑:“我正想着吃顿好的,你就把菜送上门了。不过我可不会做饭,得你做。”

自从吴欣漪离开后,郑奎山难得见岳母对自己如此和颜悦色,他不禁暂时忘却了今天从公安局那里收获的郁闷,而是顺着裘馥莲的话茬儿说道:“没问题,妈,我买了鱼和肉,还有各种蔬菜,今天多给你做几样,放在冰箱里可以吃好几顿。”

裘馥莲把郑奎山让进来,就去了书房忙自己的事去了。吴欣漪看着这个上一世的丈夫,心情平静的就像看桌上的玻璃杯。

郑奎山把做好的菜分成三份,两份放到冰箱里,另一份今天现吃。饭桌上,裘馥莲问他:“红红和茂茂在新学校怎么样?”

郑奎山微微叹了口气,说:“汉语不行,所以成绩掉了不少。”

裘馥莲津津有味地把一口菜细细地嚼了,咽下,说道:“不见得是坏事。”

郑奎山的脸色浅了浅,说:“确实。茂茂前天还领了个同学回家一起写作业,两人有说有笑的。”

裘馥莲抬头看了郑奎山一眼,笑了。

又过了一会儿,裘馥莲问道:“案子有什么进展吗?”

“没有,反正钱是追不回来了。”郑奎山垂头丧气地说道。

 馥莲把几根鱼刺小心翼翼地从鱼肉上摘出来,说:“这鱼做的真好吃。”顿了一顿,她接着说道:“人的一生得不到任何绝对的东西,追不回来就追不回来吧。”

“可我还这么年轻,两个孩子还那么小,而且我还想把他们送回国际学校。”郑奎山说。

裘馥莲楞了楞,然后说:“你是不是想再把生意做起来?”

郑奎山嗯了一声。

饭后,郑奎山收拾完厨房,刚一到客厅,裘馥莲就把他叫去了书房。她捧着一盒子大红的房产证放到郑奎山面前,说:“这些都是我从你手里要来的,你看看,需要多少钱,自己掂量着拿去卖了换钱吧。”

刹那间,郑奎山的心里涌上一股热流,那股热流穿过胸口,过了喉咙,最后从眼窝里出来,随即他感觉到自己的双眼模糊起来。郑奎山平静了一会儿,才从里面拿出两个房产证,说:“妈,这两个就够了,等我赚了钱,再给你把商铺买回来。”

裘馥莲一边把剩下的房产证收起来,一边说:“行。我创建了一个反自杀者联盟,等你有钱了给我们捐点儿吧。”

因为吴欣漪的事,郑奎山早就知道这个反自杀者联盟,没有破产的时候他还匿名捐过不少钱,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是裘馥莲创建的。看着这几年急速衰老的岳母,看着她那苍老发黄象皱了的小米粥皮的脸,郑奎山不由的心里一阵发酸,同时又对岳母产生了那种发自内心的敬佩和叹服。

“妈,你放心,只要我有钱,你需要多少都来找我。不光是钱,出力出人都不在话下。”

裘馥莲爱听这话,忙说:“你说话要算数,我可记得很牢的。”

郑奎山说:“放心!”他默然良久,又说:“妈,我今天能在小漪的房间睡一晚吗?”

裘馥莲与吴欣漪同时诧异地抬起头来看着郑奎山。郑奎山眼圈有些红,说:“妈,我最近特别想小漪,想的有些受不了了。”

裘馥莲轻轻叹口气:“你随意吧。”说完,她弓着腰走了出去,边走边说:“唉!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啊。”

吴欣漪今晚没有去陪母亲,而是跟着郑奎山待在自己以前的房间,她想看看郑奎山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在吴欣漪刚离开人世的时候,郑奎山对吴欣漪是爱恨交加,甚至可能是恨大于爱,所以那个时候,他把吴欣漪的衣物及其他私人用品全处理掉,把她的照片和视频也束之高阁。他试图在自己的世界里彻底消除掉吴欣漪的痕迹,甚至连提起她都不愿意。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吴欣漪的爱又从心底慢慢浮起,尤其是他破产以后,他大把空下来的时间几乎都用来回忆他与吴欣漪在一起的日子。他曾试图人为地淡化对妻子的思念,谁知思念却像野火一样越烧越旺,直至无法控制,直至最近常常失眠睡不着觉。

郑奎山关上灯,躺在吴欣漪的床上,裹着她的被子,想象着她的肌肤,她的秀发,她温柔的抚摸,她柔嫩的双唇和甜蜜的吻。他的胸口又麻又痛,就象被什么人重击了腹部一般,他痛苦地蜷起身子,在被子里滚来滚去,眼泪淌满一脸,喉咙里发出困兽一样的低吼。

小漪,是我先伤害了你,可你的决绝也已经把我千刀万剐,咱们算不算两清了?我好想你啊,好后悔,这慢慢长夜,你让我如何能熬过几十年?

吴欣漪看着郑奎山在床上翻滚,猜测他是不是生病了,竟隐隐有一丝担忧。

郑奎山在疲累和痛苦中终于睡去,但哪怕是睡着了,他的喉咙里依然时不时发出哽咽声。

吴欣漪站在床头,木然地看着他。然后,她忽然看到郑奎山的灵魂从他的身体上站了起来。吴欣漪既惊恐又莫名地有一些期待。自从上次与母亲在梦中相见,吴欣漪再也没有跟自己的亲人在梦中相遇过。现在,她就要与郑奎山面对面,叫她如何不紧张?可是,她似乎又一直等待着这一刻。

吴欣漪愣愣地看着郑奎山的一举一动,看着他看到自己的那一瞬间时放大的瞳孔,张大的嘴巴,和僵硬的身体。

“小漪!是你吗?真的是你吗?”郑奎山仿佛被钉住了一样,直直地站在那里,问道。

吴欣漪的喉咙像是被堵住似的发不出声。

郑奎山往前迈了一步,“小漪,你怎么不说话,你不认识我了?还是把我忘记了?”

吴欣漪终于发出了声音,她由衷地说道:“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

郑奎山的眼泪流了出来,“小漪,真的是你,我不是在做梦吧。可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想我吗?”

郑奎山听不到她的声音,这让吴欣漪彷徨无措,她不由自主地抬手去擦他的眼泪,并轻轻抱住他。她哀戚地说:“你怎么会有眼泪?魂魄不是都没有眼泪的吗?你现在是在做梦,等你醒了,会不会记得梦里见过我?”

郑奎山激动地也紧紧回抱住吴欣漪,“我好想你。让我好好看看你,小漪,你一点儿也没变,你看我,鬓角都有白头发了。”

吴欣漪伸手摸摸他的头发,酸楚得难以名状。

“你怎么不说话,跟我说几句话好吗?小漪,你是不是还恨着我,还不肯原谅我?”郑奎山亲吻着吴欣漪,沙哑着声音问道。

吴欣漪轻轻摇摇头,她一遍一遍地摸着郑奎山的头发,他的脸,他的脖子,眼神无限怜悯与酸楚。

“小漪,原谅我,是我对不起你和孩子,可是,我一定要告诉你,你要坚信一点,我从来没有爱过别人,你是我唯一爱过的女人,你是我永远的爱人。对不起小漪,对不起。”郑奎山哭着亲吻吴欣漪,身体象筛子一样发抖。

他依然爱着自己,吴欣漪终于听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可又有什么用呢?一切都回不去了,几秒钟的迟疑,便是一世尘缘的结束,便是两个世界的隔绝。

“我很高兴在我一息魂魄尚存的时候告诉你:我原谅你,也请你原谅我。”吴欣漪说完这句话后突然心头一松,然后就感觉自己变得很轻很轻,而且心里无比欢快,随后竟从郑奎山怀里飞了出去。

郑奎山大吃一惊,他急忙拉住吴欣漪:“小漪,不要走,不要再离开我。”

但吴欣漪却无法控制地往上升去,她知道,一切终于要结束了,她既哀伤又释怀地说道:“到时候了,我该走了,照顾好孩子和你自己。”

郑奎山试图跳起来去抓越升越高的吴欣漪,“小漪,快告诉我,我去哪里能找到你?如果有下一世,我们还能再续前缘吗?”

吴欣漪看着下面越来越小的郑奎山,轻轻说道:“一生只有一次缘分。别了,我的丈夫。”

郑奎山一边蹦跳,一边绝望地嘶叫:“小漪,别走啊!我爱你,永远永远都爱你!如果有天使,千万告诉她我会去找你。小漪!小漪!······”

郑奎山一身冷汗,在嘶喊中醒了过来。他摸着脸上冰凉的泪,好半天才意识到刚才经历的可能是一个梦。但那个梦却如此清晰,仿佛周围触手可及的一切一样真实。

他无比怅然,不知道刚才是梦,还是现在是梦?

吴欣漪升了上去,越来越高,她穿过了昏黄的日落,看到天渐渐亮了起来,她的眼前越来越白,心也越来越舒畅,但随之而来的是她渐渐地失去了意识,渐渐忘记了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要去哪里,吴欣漪终于慢慢消失了。

有美妙悦耳的音乐传来,引她进入一片雪白而喜乐的空间,那里有一个美丽的天使迎接她。

她问:你是谁?

天使说:我们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包括你,你也不知道你是谁。

奇异的音乐,带我回家,回到属于我的地方。

她问:这是哪里?

天使回答:这里叫忘我,又叫天堂。

她问:我从哪里来?

天使说:你从悔恨孤独绝望中来,那里又叫地狱。

 

全文完

二零二一年八月五日

 

南瓜苏

 

南瓜苏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哈哈哈,沙沙你太了解我了。不过万贵妃人太恶毒,心理极度扭曲,写她我会心理不适的。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瓜苏' 的评论 : 下一篇就写万贵妃的故事吧,我觉得你可以,特别是儿皇帝小时的心理活动,一般人写不出来,你擅长写家长里短,写到宫斗中,人们都爱看帝王家故事,你看韩剧和国剧,只要帝王的故事,就是吸引人,你写了一定好看,宫廷中就要有很多的故事,但是不都是打打杀杀的,而是鸡毛蒜皮扯大旗的,你原地磨刀的本事一定行。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谢谢沙沙,这个故事到这里,我想表达的都表达了,所以就这样结束了。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感谢采心一直以来的鼓励和陪伴,只是时间有限,不能常和姐妹们互动,有些愧疚。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赞完篇,结尾非常好。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呱呱,虽然意外,又觉得戛然而止的正是时候。作为读者,我要为读到一个好故事所获得的那种意犹未尽的心境和体验感谢呱呱!

把一个自杀事件,写得这么多层次、多侧面、多意义,下涉地狱上至天堂,真是了不起。最后这章看得难过而感动,真舍不得小漪啊!以泪目望天,为终得归宿的她感谢上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