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四十七章 天桥

(2022-10-13 17:28:59) 下一个

周一的早晨,郑奎山接到李警官的电话,让他去公安局一趟,说有重要事要告诉他。

郑奎山一路上惴惴不安而又满怀期待,他不知道将要得到的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不过,到了这个田地,好消息又能好到哪里,坏消息还能再糟吗?

刚一坐下,李警官就跟忐忑不安的郑奎山讲了案件的最新情况:尤震的妻儿在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灵山。据调查得知,他们是坐出租车先去了省城,又从省城做长途汽车到了邻省的一个城市,然后从那里跟着一个旅游团去了新西兰。但进一步调查得知,尤震妻子早就拿到了新西兰的移民纸。也就是说,他们这一次出国,很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郑奎山的脑子象开进了一辆跑车,轰轰直响,这是多么熟悉的套路,这不就是尤震出逃方式的翻版吗?

“他们是假离婚,藤惠贤只是他的一个棋子!钱肯定还在尤震手里。你们能不能把他妻子抓回来?”郑奎山有些激动地说道。

李警官无奈地说道:“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抓人,她既没犯法,又是合理出境,而且早就与嫌疑人离婚没有关系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向新西兰警方申请协助,让他们帮助我们监控尤震妻子的账户往来。”

李警官看着郑奎山的满脸失望与无奈,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顿了顿,他又说道:“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藤惠贤的辩护律师是你公司的竞争对手请的。虽然转给律师的钱绕了好几个弯,但还是被我们查到了源头。也就是说,如果藤惠贤受雇于这家公司给你下套,那么你的破产很可能涉及到行业不当竞争。尤震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至于他是不是跟藤惠贤一样与你的竞争对手有牵扯,目前还在调查中。另外,举报你们偷税漏税的举报信以及那些假证据,是寄给税务局一个叫隋新蓝的人。本来这种举报是不允许调查的,但因为可能牵涉到不当竞争,所以才派人去调查了。”

郑奎山久经摧残的心已经有些麻木,无论他是不是中了人家的美人计或者连环计,他的生活都象洪水过后的村庄一样,满目疮痍。

郑奎山告辞了李警官,然后失魂落魄地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这一刻,他想起了吴欣漪,如果她还在,自己会不会把头埋进她的怀里,把眼泪撒到她的胸前,让她抚摸自己,让她安慰自己?可是,她早已经不在了,自己是一只丧偶的孤雁,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无论是欢乐还是悲伤,都只有自己一个人去体会。

=====

肖天赐已经昏迷了四天。在这四天里,吴欣漪一直陪伴着他的魂魄。他们互相交流各自的故事,那些故事无论是美好的,还是糟糕的,此刻在他们各自的心中,都是那么甜蜜,那么珍贵。

“肖天赐,回到你父母的身边之后,无论多么难过,都不会比这里差。所以,再也不要做傻事了,好吗?”

“不会的,黑暗,让我更向往光明。寒冷,让我更向往温暖;寂寞,让我更向往亲情。我会让自己强大起来去对抗成年人对我的驯化,我要让自己不再敏感和自卑。”喜欢写网络小说的肖天赐用诗一般的语言说道。

“很好。肖天赐,再试着回到你的身体里去吧。”吴欣漪鼓励他。

“能行吗?我已经试了无数次了。”肖天赐有些迟疑地说道。

“不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你的身体很健康,回去吧。结果是什么,未来会告诉你。”

肖天赐犹豫着趴到自己的身体上,然后又尝试着一点点儿进去。吴欣漪看到病床上肖天赐的手动了一下,随即引来他母亲一声激动的尖叫。

肖天赐被母亲的声音吓得一下子又飘出了自己的身体。

“回去!你几乎就回去了,别再出来。”吴欣漪一边说一边上前去按住肖天赐。

肖母的尖叫招来了护士,并吵醒了趴在儿子床边小憩的丈夫。

“我儿子动了,他动了,他的手刚才动了。”肖母语无伦次地说道。

护士赶紧去喊医生,而肖天赐的父母则眼睛一眨也不敢眨地盯着儿子。

看着憔悴的父母,肖天赐很是心酸,他第一觉得父母也许是爱自己的。他再次试着进入自己的身体,这一回,他强迫自己不要乱动。

医生来了,在做了一番仔细的检查后,说:“各项指标明显向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注意不要大声喧哗。”说完,就离开了病房。

肖天赐的父母几乎屏住了呼吸,纹丝不动地看着儿子。不一会儿,病床上的肖天赐竟真的慢慢睁开眼睛。肖母刚要忍不住扑上去,被肖父一把拉住。他小心翼翼地说了声:“儿子,你醒了?”

肖天赐看了他几秒钟,轻声叫道:“爸,妈。”

夫妇二人立刻模糊了双眼,他们记住医生的话,不敢大声,只是蹑手蹑脚地向儿子走去。

看到肖天赐父母含泪的笑容,吴欣漪也笑了。这是这么久以来,她第一次笑,第一次开心。突然,吴欣漪觉得自己变得轻了起来。她心里一阵欣喜,难道自己也要解脱了,象无数魂魄那样升上去?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是天堂吗?

可是,吴欣漪很快发现自己的期待落空了,她升上去没多高就再也上不去了。

她黯然神伤,问自己:我已经放下了对亲人的愧疚与执念,已经放下了对丈夫的恨与爱,可为什么还是不能结束自己?我到底被什么拖住了脚步?到底还有什么我没有放下?

哀伤的吴欣漪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母亲的怀抱,她再次回到裘馥莲身边,满腹委屈地窝进她的怀里。

得到肖天赐苏醒过来的消息后,裘馥莲非常开心。她准备今天不吃包子了,而是要去小区外的小饭馆吃顿好的,庆祝一下。但她刚一开门,却发现郑奎山站在门外,正扬手要敲门。

“妈,你要出去?”郑奎山问道。

裘馥莲今天心情格外的好,看着郑奎山手里拎的菜和肉,她竟然开起了玩笑:“我正想着吃顿好的,你就把菜送上门了。不过我可不会做饭,得你做。”

南瓜苏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是啊,救人一命,如获新生,是该值得开心。谢谢采心,明天是结局。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好开心,肖天赐活过来了:)

游魂小漪一定哭了吧,她不但救了一条命,也挽回了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估计通过这场生离死别的痛苦经验,孩子再也不会轻生了,而他的父母,也不会再像从前那样逼迫自己的骨肉。真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