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二十一章 随圆随方

(2022-08-01 17:59:14) 下一个

郑奎山不知道两个孩子对他的事知道多少,理解多少。更因此对自己在孩子心中的形象不得而知而惴惴不安。他也想念自己的两个孩子,却又害怕去面对他们。看见两个孩子,就像面对吴欣漪一样。而且,他这一段时间需要处理的事情,乱的如五代十国。对付警方,两个葬礼,孩子的心理,双方老人的安抚,遗产处理,公司的事,都让他处于焦虑与煎熬之中。

因此,他安排了自己的秘书去接孩子,自己则在家里等着,他觉得人多的时候,胆气要壮一些,孩子们的注意力也不会全放在自己身上。可是,在估摸着孩子就要到家的时候,他又慌慌张张逃也似地出了门,对父母解释说公司有急事找他。

郑福祥和李繁芝还没来得及阻拦,郑奎山便没了人影。

见到自己的孙女孙子,郑福祥与李繁芝既心疼,又愧疚,难过地双双偷偷抹起了眼泪。

“爷爷奶奶,你们不要哭。”郑枫红上前抱住李繁芝,说道。她知道,没有了妈妈的庇护,自己要尽可能的听话乖巧,才能得到大人的疼爱,自己和弟弟也能过得好一些。妈妈过早的离开,让郑枫红象被打了激素的水果,心理快速地自我催熟起来。

在学校里,她会讨好老师,讨好同学。现在,面对自己的爷爷奶奶,郑枫红依然不敢放松,小小年纪的她,就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并小心翼翼地应对周围的人,生怕惹人厌弃。

乔嫂笑盈盈地走过来问李繁芝:“老太太,两个孩子还住原来的房间吗?”

乔嫂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郑奎山一家四口,一直以来住的是个三卧的大套间,夫妇二人住大主卧,两个孩子各自住单独的次卧,共用一个起居室。而现在,吴欣漪惨死,乔嫂担心两个孩子住在那里会害怕,所以才这么问。

李繁芝迟疑了一会儿,决定把这个问题留给儿子郑奎山,便说:“等他们爸爸回来再说吧。”

“我要跟姐姐住一起。”郑枫茂突然说道。

郑枫红急忙训斥他:“你要听大人的话,奶奶说听爸爸安排。”

挨了姐姐的批评,郑枫茂低下头不再说话。郑福祥心疼孙子,便扯过郑枫茂的小手,说:“来,爷爷带你去看小黄。”小黄是郑福祥养的一只黄鹂鸟,郑枫茂非常喜欢它。

直到吃过晚饭,郑奎山也没有回来。郑枫茂想见爸爸,又怕姐姐说他不懂事,便有些无精打采,闷闷不乐。

李繁芝跟两个孩子商量:“你们爸爸可能今天太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你们就还睡原来的房间,好不好?害怕吗?”

郑枫红忙乖巧地说:“奶奶,你们不用担心,我们不害怕。那我就带我弟弟回房间了。爷爷奶奶晚安。”

李繁芝又问:“需要奶奶去帮忙吗?”

郑枫红笑着拒绝:“我和弟弟很小就能自己照顾自己,你放心吧奶奶。”

看着姐弟俩离去,郑福祥叹口气,说:“没妈的孩子真可怜,但没妈的孩子也早立事。”

李繁芝愤恨地骂道:“你那个混蛋儿子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自己孩子都不管。我看他是心虚了才不敢见孩子。”

郑枫红象妈妈那样拿了一套小睡衣给弟弟,催促他去洗澡,刷牙。

在只有姐弟两人的时候,郑枫红瞪着眼睛训斥弟弟:“吃中午饭时,奶奶让你吃蘑菇你怎么不吃?”

郑枫茂说:“我从小就不爱吃蘑菇,你知道的。”

郑枫红气咻咻地说道:“我也不爱吃蘑菇,但我不也吃了吗?你这样挑食爷爷奶奶会不喜欢你的,做饭的乔嫂和卢姨也会不高兴。现在,我们跟有妈妈的孩子不一样,不能像以前那么任性,听到吗?我不希望他们觉得我们是个麻烦。”

“可我真的不爱吃蘑菇,那个味道让我想吐。”

“想吐也得吃下去,忍一忍就习惯了,反正又吃不死人。”郑枫红像个大人那样说道。

郑枫茂瘪着小嘴不再说话。

“还有,爷爷奶奶给你夹的菜,不能留在碗里,要吃完。爱吃的菜不要老吃,要留给别人一些。只夹自己面前的菜,不要站起来去夹远处的菜。别人给你做了事,不管是爷爷奶奶,还是阿姨,都要说谢谢。”郑枫红郑重其事地嘱咐着小弟弟的。

这些话,吴欣漪以前说过无数次,现在转由姐姐的嘴再次说出来,郑枫茂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哭了起来,他上前抱住郑枫红,哽咽着喊:“Mum,Mum。”

郑枫红急忙一把捂住弟弟的嘴,四下里看了看,才轻声说:“不准哭!没有人喜欢爱哭的孩子,不准哭,听到没有!”话音未落,一大滴泪水滴在郑枫茂的头顶,郑枫红急忙抹了把自己的眼睛。

她极力压制自己要哭的欲望,因为弟弟已经哭了,那么她就不能哭。九岁的郑枫红觉得自己已经是十九岁的大人,或许她是郑枫茂的妈妈。

“姐姐,我今天可以跟你睡一个床吗?”郑枫茂搂住姐姐,仰着头祈求道。

郑枫红略一迟疑,便说道:“好。不过你不准踢我。”

正在这时,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郑枫红随手抓起一块毛巾,在自己和弟弟脸上胡乱擦了一通,生怕被人看到他们的泪痕。

郑奎山一身酒气地走了进来,他站在起居室楞了一会儿,然后推门进了郑枫茂的房间,却没有在床上看见儿子。

他又打开女儿的房门,昏暗中,看到姐弟俩躺在床上。郑奎山心中不悦,暗道:一个男孩子,天天缠着姐姐,连睡觉都要人陪着,将来会有什么出息?他走到儿子那一侧,掀开被子,轻轻把郑枫茂抱起来。

郑枫茂身体一抖,随即想起姐姐的话,便又继续装睡。

郑奎山看见儿子眨动的眼睫和僵硬的身体,明白他在装睡,便不动声色把他抱回了主卧室。

郑奎山把孩子放到床上,关门开灯,然后说:“我知道你在装睡,坐起来,爸爸有话要跟你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姐姐是想在人前表现得懂事,别招人厌弃,哎!真是可怜。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姐姐对弟弟太凶了,跟那位程程轮番挤兑弟弟呀————但是看到她也落泪,便觉得她比弟弟更压抑更心存暗伤。。。

郑枫红随手抓起一块毛巾,在自己和弟弟脸上胡乱擦了一通————特别喜欢这些小细节的处理,喜欢瓜瓜辣笔中的细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