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二十三章 执念与解脱

(2022-08-03 17:58:28) 下一个

第二十三章 执念与解脱

吴欣漪止住哭泣,脱口而出:“你现在一定很后悔。”

王石林幽幽地说道:“在离开楼顶的那一瞬间,我就后悔了。我多希望跳下的那个动作只是自己的一个幻觉,或者是梦,或者有神仙来拯救我,或者在我下坠的途中有个晾衣架或者电线什么的拦住我,可是我下坠的途中毫无障碍。那嘭的一声巨响和随后的血肉模糊也证实了一切的一切都是真实的,既不是幻觉也不是梦境。我在一片灰暗中看到了很多人跑向我躺着的位置,我吓得坐起来,跑到一边,然后就看到人群围着一个烂呼呼的人形。我反应了好大一会儿才意识到那个人形是我,而我则变成了一缕魂魄。那一刻,我知道我真的死了。”

恐惧笼罩了吴欣漪,王石林悔恨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解脱,那么自己呢?自己还要无穷无尽地后悔和痛苦下去?“你知道怎么样在这个世界结束掉自己?”她问道。

“你想结束自己?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看见因为自己自杀而产生的后果,不想看见自己的亲人因为失去我而悲伤。而我又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无力的感觉太痛苦,也太残忍,我没有勇气再面对了。”

王石林的灵魂安静了好一会儿,他似乎在思索,然后他接着说道:“原来我风光的时候,门庭若市,迎来送往,孤独对我来说是件挺奢侈的事。但现在,跟你一样,这样的孤独让我想结束生命,当然我早就没有生命了,我是说结束我的意识。曾经有个魂魄告诉我:当你放下一切与自己和解的时候,或者说你不再后悔,不再恨,不再眷恋你的亲人,不再愧疚,你就会离开烦恼与执念,摆脱痛苦,象别的灵魂那样感觉到轻松与喜悦,飞升上去。那个时候,你就脱离了苦海。可是,我努力了这么久,也没有办到。”

“你女儿不是已经长大了吗?你怎么还放不下?”吴欣漪问道。

“我死了之后,要债的天天上门。我老婆实在招架不住,便带着孩子再嫁,对方是我以前的一个生意伙伴,一个五十多岁的矮胖男人,是个有钱人,他答应帮我老婆还债。我知道,一个正值青春的漂亮女人,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谁愿意嫁给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岁的丑男人。我真对不起我老婆孩子。我希望孩子健康平安地长大,希望她考上大学。上了大学又希望她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了工作之后又希望她找一个可靠的男人结婚。可是现在,我女儿跟一个看起来大她二十岁的男人有了感情纠葛。你说,怎么让我能放心?”

吴欣漪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个说法,女孩子如果缺少来自父母尤其是来自父亲的爱,长大后就更倾向于钟情比自己年长很多的男性。但她不想说这个观点,因为这会让王石林更难受。于是她转移了话题,“我死后父亲也跟来了,但我只见了他一面,就再也找不着他了。你能帮我找到我父亲吗?”

王石林的魂魄抖动了一下,他觉得吴欣漪比他痛苦多了。“你父亲的魂魄离开你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

吴欣漪想了想,说:“我跟着父亲的魂魄飘到很高的地方,后来我觉得自己越来越重,越来越飘不上去,就在后面喊他。他停下来,说我不是他的女儿,是他的仇人,然后他就象一股被风吹散的烟一样,眨眼就消失了。”

王石林说道:“他应该是没有了记忆。他一旦没有了前世的记忆,就会上升到另一个世界。他解脱了,你应该为他高兴。”

吴欣漪问道:“如果我也去了那个世界,我还能找到他吗?”

“不能,因为他的意识里没有了你,你即使找到了他,他也不知道你是谁。况且,你只有没有了前世的记忆,才能去到另一个世界,你又怎么知道找谁呢?”

“那也就是说,我再也见不到我父亲了?”

“应该说,你和你父亲互相再也不认识了。”王石林说道。

吴欣漪听了,感到一阵伤感。“我和父亲的这一世缘分,就这样尽了吗?”

王石林替吴欣漪怅惘地叹了口气,回答道:“应该是吧。”

吴欣漪难受地窝成一团,忍不住又呜呜哭了起来。

王石林等她安静了一些后,问:“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两个孩子怎么样了?能适应新的环境新的生活吗?母亲怎么样,最难的时期过去了吗?她可以照顾她自己吗?

“我想回去看看。”吴欣漪无力地说道。

虽然吴欣漪看不见,但王石林还是轻轻笑了一下,“你这样放不下,就会一直在这个空间里孤魂野鬼一样地游荡。”

“你不是也放不下你女儿吗?”吴欣漪不服气地反问他。

王石林叹口气,“是啊,是因为不放心,不甘心。不过,也不是全无坏处。活着的时候,老婆,孩子,工作,娱乐,人情往来,甚至明星八卦,把自己所有的时间全部填满,唯独没有给思考留下哪怕一条缝隙的时间。现在,没有了网络,没有了手机,没有报纸电视,自己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沉下心来思考,但遗憾的是,思考过后,又有什么用呢?连个交流的对象都没有。唉,一切都晚了。”

吴欣漪想回去看母亲和孩子,但又怕再也看不见这个好不容易认识的魂魄朋友,便问:“这里是哪里?也是灵山吗?”

“对,也是灵山。这里是我前妻家的屋顶。”

“你女儿还在这里住吗?”

“她一半时间在这里,一半时间在她那个老男友家里住。”

“你妻子已经再嫁,你还惦念她吗?”吴欣漪问道。

“她刚嫁给这个男人的时候,过得还不错,但这几年就很惨。她丈夫在外边又有了女人,两人之间又不是原配,又没有子女,所以她丈夫毫无顾忌,根本不在乎她的感受。我很心疼她,却无可奈何。”

吴欣漪知道丈夫出轨后妻子那种绝望、愤怒、发狂的感受,她就是在这样的情绪包裹下无法挣脱而失去理智的。不过,连做丈夫的王石林都爱莫能助,自己又能说什么呢?

沉默了一会儿,吴欣漪说:“我要走了。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王石林说:“看缘分吧。”

“我可以再回这个地方来找你聊天吗?”吴欣漪说道。

“你能找到你的亲人,是因为他们存在于你的意识里。而我不同,咱们的这个世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钱和权势的概念,也没有长相和年纪这些东西的存在,意识是没有坐标的,也就是说你没有办法通过我刚才列举的那些东西锁定一个灵魂。”

吴欣漪沉思片刻,说:“我的视野里,永远是一片昏黄,有一个永远不落的灰黄色夕阳。你看到的跟我的一样吗?”

“不,不一样。我看到的永远是夕阳落下后的样子,虽然没有太阳,但天边有一片红光。”

“你怎么知道那是沉没的太阳,说不定可能是将要升起的朝阳呢。”

“应该不是朝阳。因为我们看到的都是心中的幻想。换一种说法,就是我思故我在。我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是灰蒙蒙的,所以,我看到的应该是落下去的夕阳。”

“我看到的你是幻想吗?”吴欣漪问道。

王石林迟疑了一下,说:“我不知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狠谢!有采心的鼓励,俺真是开心。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特别喜欢旋急的节奏中,字里行间仍然不忘追问和思考。情绪和冷静并在,狠赞!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家里占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