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二十九章 孤单馅儿的热闹2

(2022-08-16 17:42:24) 下一个

室内传来春节晚会的声音,期间还夹杂着女人的笑声。莫名其妙的,郑奎山竟从叠在一起的笑声里,听出了吴欣旖的声音。

郑奎山全身僵住,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意识到其实那是乔嫂和卢姨,她们做完自己的工作后,便坐下来一起看晚会。他想起吴欣漪在的时候,无论春节晚会多么无聊,她一定会坐在沙发上,认真地把晚会从头看到尾。而且,她还会毫不吝啬地贡献出极具感染力的笑声。那笑声会传出去很远,即使他在二楼,或者在室外,都会不自觉被她的笑声吸引过去,好奇地看看到底是什么有趣的节目能让她如此开怀。但往往郑奎山都失望离去,并牢骚一句:笑点真低,傻丫头!

一抹孤独的感觉此刻突然涌进郑奎山的心里。他们原本是要走到终点的,却在中途便阴阳两隔,甚至来不及说一声再见。郑奎山的心,如同冬天里树上残留的一片叶子,孤零零地在寒风中颤抖。

郑枫红从室内走了出来,上前告诉父亲:“爸爸,弟弟在沙发上睡着了。”

郑奎山忙把烟熄了,边走边问:“红红,你困不困,要不也跟弟弟一起回房间睡觉吧。”

“我不困,我还得照顾封剑喆和郑巧儿呢。”郑枫红甜甜地对父亲说道。

郑奎山慈爱地摸摸女儿的头,感叹女儿的乖巧懂事。

郑巧儿和封剑喆还在看动画片,而郑枫茂则蜷在沙发上睡着了。

郑奎山抱起儿子,向楼上走去。上楼后的第一间,是郑福祥和李繁芝的房间。郑奎山刚要走过去,却听到里面传来母亲的声音。

“那么大个公司也不是你弟弟一个人说了算,总要经过什么会才能定下来。再说,封川才是个大专毕业,能干到中层已经不错了。”

“我弟弟尽忽悠你,咱自家的生意,怎么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算了,封川的事我也就不指望了。但小喆的事你可得管。”是郑琪琪的声音。

“小喆什么事?”李繁芝问。

“妈,郑枫红郑枫茂上的是双语的国际学校。都是你的孩子,不能太厚此薄彼吧?今天下午,我求弟弟给小喆出学费,谁诚想他跟我装傻。妈,你跟我弟弟说说,让他把小喆的学费也出了。”

李繁芝觉得女儿不懂事,只知一味索取,不知道父母和弟弟的难处,就说:“红红妈出事之后,你弟弟心情不好,无心打理生意,听说最近丢了两个大合同。你多理解一下你弟弟吧,钱都不是容易来的。”

郑琪琪不耐烦地说道:“学费这点钱对他来说就是个零花钱。妈,小喆是你从小带大的,你就忍心看他输在起跑线上?”

李繁芝顿了顿,说:“这是你弟弟给我的红包,也不知道卡里有多少,你拿去吧,别让你弟弟知道。”

郑奎山不想再听下去,抬脚朝自己房间走去。他把郑枫茂放在床上,一种疲倦的感觉袭来,便顺势挨着儿子躺了下来。

每年过年的时候,郑奎山都给父母一张卡,当作他们的零花钱,虽然不算多,但四五十万总会有。郑奎山当然也知道父母经常贴补姐姐,他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不过问。既然给了父母,就是他们的钱,他们愿意给谁就给谁。只是,郑奎山却越发地从中体会到了孤独和疲惫,这让他更多地想起吴欣漪。吴欣漪就像另一个自己,虽然从未跟她抱怨过什么,但她的存在却让自己感觉没有那么孤独。可如今,她不在了,所有的一切都如此清晰而深刻地压在他一个人身上。

郑奎山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侧头看看身边熟睡的儿子,低语道:“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啊?”

郑奎海与封川抽完烟,一起回到室内。此时,郑福瑞夫妇以及妻子石意涵,再加上乔嫂和卢姨,正围在在电视机前等着新年钟声。主人家只有郑福祥陪着,郑家另外三人不见了踪影。

郑福祥指使女婿封川上楼去叫了三人下楼。

电视上央视主持人站成光鲜的一排,在一片流光溢彩中感情饱满地宣告即将到来的新年脚步。房间里人们的情绪也跟随着主持人的倒计时逐渐升腾到顶点。

但这不包括郑奎山,他是在孤独中听完了新年的钟声,并默默地在心里说道:这让人煎熬的一年,总算过去了。

新年钟声过后,郑福瑞一大家子便告辞离开。

路上,石意涵瞄一眼后座上昏昏欲睡的公婆和郑巧儿,小声问郑奎海:“那事你问堂哥了吗?”

“问了。”

石意涵不由得侧头看着丈夫,略显急切地问道:“怎么样?”

郑奎海扯了一下嘴角,说:“没戏!人家根本不打算续娶,让你表妹死了那条心吧。”

石意涵一顿,随即小声问:“他到底怎么说的?你说详细一点儿。”

郑奎海一边开着车,一边嗤笑一声,“人家说了,在孩子姥姥面前立过誓,决不会再娶。”

石意涵靠回自己的座椅,不屑地歪了歪嘴角,说:“吴欣漪不就是因为他情感出轨才走绝路的吗?怎么他到要摆出一副痴情种的样子?”

郑奎海忍不住冷笑,说:“明知道他是这种人,你表妹隋新蓝还非要往上扑?不是瞪着眼朝火坑里跳?是太傻还是就看中了他的钱?”

石意涵不满地瞪了丈夫一眼,轻声说道:“你小点声,爸妈和孩子都在后面呢。别胡说。”

郑奎海不屑地在心里哼了一声:胡说?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吴欣漪还在加拿大好好的时候,隋新蓝就眉来眼去地勾搭郑奎山,谁看不出来?现在人家吴欣漪刚死了才半年多,就这么急吼吼地往上凑,吃相也太难看了吧。不知道两人上没上过床?估计没有,郑奎山不至于这么傻,窝边草可不是那么好吃的。再说,如果隋新蓝真得了手,还至于逼着表姐来探口风?她自己就直接缠上去逼婚了。

======

裘馥莲没有开灯,屋里只有电视上的光线闪烁明灭。当新年钟声响起的时候,她一下子从遥远的冥想中醒了过来。

而裘馥莲超长时间的一动不动使得吴欣漪几乎沉睡过去,这是她自从以意识的形式存在之后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母亲身体的抖动把吴欣漪也惊醒,她诧异地看着母亲,斟酌着她下一步的行动。

裘馥莲慢慢站起身,关了电视,在黑暗中朝卧室走去。“新年了,该睡觉了,明天会有很多学生来拜年。”她轻声嘟囔着,似乎身边有一个正在听她说话的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