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第二十八章 孤单馅儿的热闹1

(2022-08-15 17:29:27) 下一个

郑琪琪眨眨眼睛,拿胳膊肘戳了郑奎山一下,看着他说道:“弟啊,那能不能把你外甥也弄进去?”

国际学校交钱就能进,不用什么关系、门路,郑琪琪不可能不知道。郑奎山自然明白姐姐这么说的意思是让自己帮她儿子封剑喆出学费。但他不愿意出这个钱,不是在乎这点儿钱,是不想开这个口子。就连父母替堂弟和姐夫求了几次情,希望郑奎山把两个人从公司的中层升到高级管理层,也被他以自己说了不算为由拒绝。

郑奎海机灵地替堂哥解围,“国际学校不用求人找门路,只要交钱就能进。”

郑琪琪心中暗骂:关你屁事!再巴结也不是没进去人家公司高层吗?再说,我跟郑奎山是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他跟我不比跟你亲?

封川知道老婆的意思,见她吃了瘪,就替她找个台阶说道:“学费那么贵,就咱俩这点儿工资,哪供的起?”

不想这话更是戳到郑琪琪的痛处,便没好气地回呛丈夫:“哼!还是你没本事,要不然你跟我弟弟干了这么多年,怎么一直是一个部门小经理?还是个副的。”

这话一半说给自己丈夫听,一半说给自己弟弟听,浓浓的怨气弥漫在字里行间,任谁都听得出来。郑奎山似笑非笑,并不搭腔。郑琪琪最恨弟弟这幅处变不惊的样子,什么话到他那里,只要他不想搭理你,那就跟拳头打在棉花上是一个效果。但郑琪琪又拿弟弟没有办法,怎么说自己丈夫也在人家手底下讨生活,虽然自己是他亲姐姐,也得顾忌些。何况,东方不亮西方亮,你郑奎山不出血,我曲线救国总可以吧。

石意涵从始至终静静地看着这一家人,一句话没有。她是个聪明懂分寸的女人,知道哪里是楚河汉界。她知道,别说是自己,就是自己的丈夫郑奎海在这里也是个外人。她也清楚,丈夫郑奎海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毕业生,能在郑奎山的公司里做到部门经理,怎么说也是应该感恩的。人不能象郑琪琪那样,太贪婪。封川明明资质平庸,而且只是个大专毕业,郑琪琪却软磨硬泡父母和弟弟,一心要把丈夫提到公司高层,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让人笑掉大牙。

听丈夫郑奎海说,高中毕业的郑琪琪也一直想进入弟弟的公司,却未能如愿。但即便如此,每次郑琪琪进公司找自己丈夫封川的时候,都在员工面前摆出一副主人的架势,张口闭口‘我们家公司’。这可能也是郑奎山把亲姐姐拒之门外的原因,谁愿意在自己的地盘上供一尊佛爷呢?在这一点上,石意涵还是有些佩服郑奎山的,既会看人,又能坚守底线。可为什么偏偏在私生活上把控不住,以致把个一个好好的家祸祸得如此七零八落?好不凄惨。

卢姨和乔嫂累得两眼发花,手脚酸软,才把十几个人的年夜饭摆在主餐厅的饭桌上。

席间有一道清蒸鲍鱼,乔嫂直接把鲍鱼一人一只分到各自的小盘子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封剑喆盘子里的那只看起来要比别人的小一些。

于是这个十岁多的男孩子便吵闹起来,“为什么我的这么小?你就是故意的!你是我们家的保姆,竟然敢这么欺负我?”

封川有些尴尬,忙替儿子跟乔嫂说:“没事,没事,你忙去吧。”

乔嫂气得心口疼,转身刚要走,却被郑琪琪叫住:“乔嫂,还有鲍鱼吗?”

乔嫂站定,回头淡淡地说:“就这些,没了。”

封剑喆一听,立刻继续高声叫嚷,“凭什么我的是最小的?凭什么?我不干!”

李繁芝陪着笑哄他:“小喆,来,姥姥的这只大,你吃姥姥的。”

封剑喆看了一眼李繁芝盘子里的鲍鱼,又扫了一圈儿众人的,然后指着郑枫红的说道:“我要那只。”

郑枫红迎着众人投过来的目光,把自己的盘子端起来,微笑着说道:“表哥,那你吃我的吧。我一直不怎么爱吃海鲜。”

封川刚要拦阻,郑琪琪已经伸手接过盘子,轻声对儿子说:“你看妹妹多懂事,就连弟弟也比你乖巧。快吃吧,别再闹了。”

郑奎山看着郑枫红,心说我这个女儿倒是很大气,将来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只可惜是个女孩儿。

年夜饭后,孩子们在一楼看动画片。大人们有看电视的,有聊天的。

郑奎山、郑奎海以及封川,三个男人跑到室外抽烟。

======

吴欣漪坐在母亲对面,母女两人之间的小几上放着三碗热气腾腾的饺子和三杯酒,还有三双筷子。

裘馥莲笑笑,对着一碗饺子说:“老头子,我也不会做啥,就煮了些饺子,咱们一家人一起过个年,一人一碗,不多不少。”

裘馥莲夹起一个破碎的饺子,又说:“老头子,以前都是你吃破皮饺子,今年给你吃好的,我来吃破的。”说完,筷子上的破饺子和着裘馥莲的眼泪,一起进了她的嘴里。

“闺女,你从来不知道有破皮饺子这回事,今年你也吃几个吧。”裘馥莲又对着另一碗饺子说道。

吴欣漪早就忘记了人间的五味,此刻却清晰地感觉到苦涩的味道。她多么想吃一个破皮饺子,象以前的父亲那样,象现在的母亲这样,可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母亲流泪。

======

郑奎海吐了口烟,鼓足勇气问:“哥,孩子这么小,家里没个女人不行。有没有打算再找一个,帮着你把孩子养大?”

“没有!”郑奎山斩钉截铁地说道:“我跟孩子姥姥起过誓,终生不再续娶。”

封川说:“你正当年,怎么可能不娶?她一个老太太,你就是娶了,她还能怎么着你?”

郑奎山说:“不是老太太不让我娶,是我自己不想。伤了。”

另外两个人听了,便不再言语。作为郑奎山的亲人和员工,他们当然知道吴欣漪为什么走绝路,更知道在吴欣漪不在灵山的时候围绕在郑奎山身边的那些女人。而且就在前几天,听说一个在校女大学生曾出现在他的车里,两人一起去了什么地方。

室内传来春节晚会的声音,期间还夹杂着女人的笑声。莫名其妙的,郑奎山竟从叠在一起的笑声里,听出了吴欣旖的声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