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十二章 又一个游魂

(2022-08-02 17:58:17) 下一个

第二十二章 又一个游魂

郑奎山把孩子放到床上,关门开灯,然后说:“我知道你在装睡,坐起来,爸爸有话要跟你说。”

郑枫红半眯着眼睛看见爸爸把弟弟抱走,心里紧张地砰砰直跳。她知道爸爸最不喜欢弟弟的胆小怯懦,担心爸爸会打骂弟弟,便悄悄趴在主卧室的门口偷听。

见父亲识破了自己,郑枫茂不敢继续装睡,只得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爸爸。”

今晚的酒精虽然不至于让郑奎山意识模糊,但也使他有些迟钝。他瞪了儿子一会儿,才决定了怎么表达自己的要求,“你是男孩子。所以一,以后不准哭;二,以后都要自己独自睡觉。记住了?”

郑枫茂努力地用自己的理解去消化父亲的话,所以看在郑奎山眼里,儿子或者是木讷,或者是不接受,于是他便提高音量,逼问道:“记住没有?”

郑枫茂小小的身子禁不住一抖,忙怯怯地答应:“记住了。”

郑奎山不满地瞪了儿子一眼:“说话像蚊子嗡嗡,哪里像个男孩子?看看都养成什么样子了?回自己屋去睡觉!”

门外偷听的郑枫红赶紧兔子一样跑回自己房间。

吴欣漪的魂魄游荡了很久,也没有找到父亲。她看见过不算少的灵魂从地面上升起,但在很多次努力之后,她发现竟然没有一个魂魄肯停下来跟她交流,或者他们不能够停下来。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苍凉的空间只留下自己一个,而其他的都是过客。

虽然吴欣漪现在的世界没有日出日落,没有时间,但她感觉自己离开家已经很长时间了。她想回去看看自己的亲人,尤其是两个孩子,但那种无助的痛苦又让她望而却步。于是她的魂魄纠结成小小的一团,这让她的行动迟缓起来,并不住地往下坠,坠落使得她又看见了车水马龙熙熙攘攘人的世界,虽然那里的人她一个也不认识。

吴欣漪不知道这里还是不是灵山,但是,她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看见了一个和她一样几乎能静止的魂魄。她尝试着凑上前,意识让她感知到对方是个中年男人,或者说死前是个中年男人。

“你好!”一个男人粗重的声音传来。

吴欣漪分辨不出这是路上的行人发出来的声音,还是那个魂魄发出来的。就在她愣怔的时候,那个声音又来了,“是我问候的你,我就在你对面,我能看见你,你能看见我听见我吗?你也是自杀的吗?”

“我能看见你,也能听见你,但你怎么知道我是自杀的?”吴欣漪试探地问道。

“因为我看到你被悔恨和痛苦缠绕,你的悔恨和对亲人的惦念,让你的魂魄很沉重,无法超脱。所以你就走不了,但又回不去。”

“那你呢?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留在这里的吗?”吴欣漪问。

“是,我也是自己杀死了自己。”男人说。

吴欣漪看到对方只是模模糊糊的一个浅色影子,便问:“你长什么样子?我是说,你原来长什么样子?”

那男人发出一声笑声,随即说道:“长什么样子在这里一点儿也不重要,就像一个产品质量如何,跟包装盒没有任何关系是一个道理。不过,你如果真想知道,我就努力想想我是个什么样子,我想到了,你的意识也就感知到了。”

“你忘记了自己的样子吗?”

“是的,我已经死了很久了,很久很久。而且我也不愿意记起自己的样子,因为我最后的样子实在太可怕,就像一个拍碎了的西红柿。”

“那你能看到我的样子吗?”吴欣旖问道。

“如果你能记得你的样子,并且想让我看到,我就能感知到。”

吴欣漪想起自己被火化前的样子,开膛破肚,面如蜡人,便说道:“算了,像你说的,样子不重要。所以我不想知道你什么样子了,也不想让你知道我的样子,因为也很可怕。”

那男人发了一会儿呆,说:“我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因为像我们这种留在这里的魂魄并不多。我怎么称呼你?”

“我叫吴欣漪。你呢?”

“我叫王石林。”

“你原来是做什么的?”

“我是生意人,改革开放第一批下海的人。那个时候,我挣到了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钱,走到哪里都前呼后拥,场面的很。”王石林说。

“那你因为什么选择了绝路?”

吴欣漪先听到一声叹息,接着又听到王石林说:“人一得意就会忘形。我就是这样。挣了大钱的我被周围的人吹捧得飘了起来,并真的地认为自己是不可多得的商业奇才。于是,我把自己多年挣到的钱投入到了股市。股市来钱很快,不用跑业务,不用陪酒装孙子,在电脑上捣鼓捣鼓,账户上的钱就蹭蹭往上涨。亲朋好友见我炒股也赚了大钱,便坚信我是中国的巴菲特,我就更忘记了自己是谁。巴菲特你知道吧,就是全世界股民眼中的股神。而我的胃口,在别人的吹捧和自我膨胀中成级数增长。我把周围能找到的钱全部搜罗来,有我自己的积蓄,有亲朋好友委托给我的,有借贷。我把这些钱全部投入到股市,还贪婪地加了杠杆。谁知道,短短三天,只有三天,我就血本无归。我无法面对亲人,更无法面对因炒股失败而产生的巨大窟窿,便在一天凌晨,在太阳升起前的那一刻,从十层楼的楼顶上跳了下去。”

吴欣漪仿佛看见了王石林在风中飞舞的样子,她一激灵,随后问道:“你在这里待了多久?”

“我离开的时候我女儿才十岁,但现在她已经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了。”

吴欣漪想起自己的郑枫红和郑枫茂,禁不住呜呜哭了起来。

“你哭了?”王石林问。

吴欣漪哭过无数次,可是没有人听到,现在终于有人知道了她的悲伤,而这悲伤似乎竟因此而减轻了一些。这让她对这个前世叫王石林的魂魄有了一丝亲切和感激。

吴欣漪止住哭泣,脱口而出:“你现在一定很后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其实人类非常脆弱和微小的,但却异常自大不谦卑。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生命多美好,可有人就是不珍惜。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曾经无限风光的生命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就像一个拍碎了的西红柿————这个比喻贴切形象,同时激发了读者对死亡的凝视和“审美”:曾今无限风光的生命,原来是那么脆弱,一个“自由落体”就玩完:(

略微“欣慰”的是,游魂小漪终于有个说话的对象了,喜欢这个构思。等看瓜瓜怎么发展:)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