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十九章 垃圾箱里的小毯子

(2022-07-28 18:07:49) 下一个

第一个周五的晚上,郑枫茂补习完中文回到自己的宿舍,惊诧地发现自己的宝贝小毯子不见了。他吓得大叫一声,随即便当场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吵死了!”程程不耐烦地尖声说道。

赵天坤见郑枫茂如此伤心,不禁有些慌乱,悄悄问程程:“他会不会去老师那里告状?”

“告状也不怕,一块破布,有什么大不了的?”程程不屑地说道。

游魂吴欣漪木然地坐在那里,不知道儿子因为什么哭。

郑枫茂哭了一会儿,突然床上床下翻找起来,并问三个室友:“你们谁看见我的小毯子了?”

三个孩子互相看看,都没有说话。直到这时,吴欣漪才注意到儿子的小毯子不见了,她比谁都清楚这个小毯子对儿子的重要性。她伤感地看着儿子,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哭泣。她的灵魂被浓浓的惆怅裹挟,仿佛落入油里的虫子,根本无力振翅。

找了一会儿后,郑枫茂走了出去。

赵天坤紧张地跟两个同伴说:“他一定是去找老师了。我爸这回更有理由打我了。”说完,眼泪开始在眼圈里转。

“真怂!”程程说道,“我扔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宋辛也有些忐忑,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看程程,又看看赵天坤,没敢说话。

没一会儿,生活老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依然抽泣的郑枫茂。

老师的权威在这个年龄的孩子眼里,是至高无上的,因此当生活老师开口问郑枫茂小毯子的去向时,宋辛与赵天坤的眼神齐齐地投射到了程程的身上。生活老师看向程程,他立刻痛快地承认:“毯子是我扔掉的。”

“你为什么要扔掉郑枫茂的毯子?”老师有些不悦地问道。

程程斜睨了郑枫茂一眼,说:“老师,这里是贵族学校,这么破烂的东西就得扔掉。他爸妈连个毯子都买不起,干嘛要到这里来上学?”

“你把毯子扔到哪里去了?”老师问道。

“门口的大垃圾箱里。”赵天坤抢着回答。

赵天坤的话音刚落,郑枫茂便跑了出去。

吴欣漪没有跟出去,她不想看到儿子的悲伤与失落,她想躲起来。事到如今,她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那就是她再也无法参与两个孩子的长大。他们要自己承受成长道路上的一切,好的不好的,都没有办法逃避。而她吴欣漪,却再一次想到了逃避。她不再想看着孩子流眼泪,她想忘记一切。

吴欣漪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直是懦弱的,大一时不敢看喜欢的男孩子,甚至不敢跟他说话。后来,不敢拒绝郑奎山的求爱,以至于慢慢与他产生了感情。当看见了郑奎山的女人和私生女,她没有勇气面对,不敢想象以后的日子会是怎么样。

现在,她既没有办法结束自己,也没有能力改变一切,于是她选择逃走。吴欣漪在夕阳西下的昏黄中四处飘荡,想去找自己的父亲,父亲能听到她说的话,她太孤独,太痛苦了。

等到生活老师找到跑出去的郑枫茂时,他正站在垃圾箱边上哭。垃圾箱很大,是个高约一米五,长约两米的大铁箱。

生活老师举着亮着的手机伸头往里看了看,告诉郑枫茂:“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像毯子的东西,但被别的垃圾压着,只露了一个角,你想看看吗?”

郑枫茂仰着小脸请求:“老师,你可以把我抱进垃圾箱里吗?我想进去看看。”

“里面又脏又臭。要不算了,老师给你买个新毯子好不好?”

郑枫茂祈求地看着老师,说:“我不怕。我只想要我自己的毯子。”

生活老师犹豫了一下,便架起郑枫茂的两只胳膊,然后把他高高举起,放进垃圾箱里。

老师举着手机给他照亮,指着一处说道:“在那里。”

郑枫茂踩在形状各异的垃圾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老师的指的地方,然后弯下腰,用一双小手扒开上面压着的不知名的垃圾,之后从底下拽出一条浅蓝色的连衣裙。

“不是我的毯子。”郑枫茂失望地轻声说道。

生活老师用手机的亮光在垃圾箱里扫了一圈,突然又指着另一个角落,高声说道:“那里那里,看看那个是不是?”

郑枫茂再次迈着小腿,磕磕绊绊跋涉过去。这一次,似乎上面的垃圾更多,而且粘粘的,除了酸臭味还有股说不出来的怪味。生活老师一边随着郑枫茂的动作调整手机照射的角度,一边被污糟糟的腐烂气味熏得用手捂住鼻子。郑枫茂根本顾不得这么多,他费了好半天劲,才把所有的垃圾移开,然后捡起下面的一块湿乎乎,脏成五颜六色的小毯子。

“我的毯子。”郑枫茂抱着毯子,扭头对生活老师破涕为笑。

此时的郑枫茂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汗,他走到老师身边,隔着垃圾箱把毯子举起来递向老师。

生活老师明白小男孩是希望自己接过毯子,但看着那令人作呕的脏毯子,她实在无法伸出手去,又不愿意让孩子觉察到自己对他宝贝毯子的嫌弃。于是迟疑过后,生活老师说:“我如果接过毯子,就没法抱你出来了。这样,你抱着毯子,我把你拎出来。”

回到办公室,生活老师在郑枫茂进浴室去洗澡的时候,去他宿舍拿了一套换洗衣服和一双鞋子,并把程程也带回了办公室。然后又把郑枫茂的毯子与换下来的脏衣服放进一个密封袋子里,交给了宿舍里照顾孩子起居的阿姨,让她给洗好。

阿姨隔着塑料袋看到了小毯子,说:“这是羊绒毯子,需要送出去干洗,一周以后才可以拿回来。”

作为一个小学部的生活老师,她知道一些孩子对于某些东西有那种对母亲般的依恋,也许,这个小毯子应该对那孩子很重要。于是生活老师对阿姨说:“让干洗店加快些,多付些钱都没有关系,把收据拿回来,到时候交给他家长。”

阿姨走了之后,生活老师见郑枫茂还没有洗完,便决定先跟程程谈一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谢谢采心鼓励。娃应该是接不走的,爸爸有优先抚养权。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她的灵魂被浓浓的惆怅裹挟,仿佛落入油里的虫子,根本无力振翅。————再顶呱呱这句:)

希望小漪的妈妈尽早把外孙接过去,不然这小娃挺遭罪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