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文学城里的边缘人和山头主义

(2022-07-27 12:11:46) 下一个

边缘人和文学城里的山头主义

 

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穿西服打领带叫政治,穿抿裆裤戴狗皮帽子叫占山头,说到底都是一回事。

我当初刚刚移民到加拿大的时候,是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的,那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融入主流社会。

但几年过后,我发现,哪怕你英语说的再溜,咖啡喝的再苦再烫,西餐吃的再勤再有滋味,爬梯里再Social,洋房打理的再洋气,社区活动再积极,你都无法完全或者真正地融入进所谓的主流社会。因为主流社会的支撑并不是这些有形的存在,而是一种从你睁开眼看这个世界第一眼就开始积累的东西,是一种无形的,但却在你周遭无处不在的意识流一类的东西,你的眼神,你的举手投足,你的言谈,你对周围千变万化的感受,你在开心或愤怒时下意识的第一反应,等等。

文化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它象水一样 ,是柔韧的,流动的,并且无孔不入,它可以是大江大海,也可以是涓涓细流,但无论哪种形式,只要让它进来了,你就很难把它的痕迹去除干净,它总在某一时刻提醒你,它还在呢。

而我从出生便浸染其中的东方文化,就这样水滴石穿地在我的骨血里扎了根。所以即使我身体移民了,却无论如何无法完成文化的移民。但在西方文明这池 水里也浸过几年的我,发现跟国内的思维观念也渐渐产生了隔阂,于是我成了两边不靠的边缘人。

我想我一定不会是个例。

这个话题可以谈的很深入,但今天我只想把关注点放在文学城上。

人类是有趋同需求的。趋同可以是五花八门方方面面的,比如文化趋同,信仰趋同,饮食趋同,甚至可以是八卦趋同,当然也可以是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混合趋同,等等。

而介于东西方文化之间的文学城,宛如一座浮在太平洋上空的介岛,不但链接了东亚文明圈与西方文明圈 ,更满足了如我一样的边缘人对文化的趋同。

介岛般的文学城在文化趋同的大基础上又做了细化,具体的表现形式就是各种论坛。

绝大多数的论坛版主和老网友们并没有占山为王的山头主义,他们普遍对新人的到来持包容和欢迎的态度,因为人越多坛子越热闹,越热闹坛子也就越有活力,这是一个十分朴素的道理。

而我们这些网民们,需要在融入坛子的同时,还要保持思想上的独立。先占住山头的人或群体,想要拓宽自己或者论坛的影响力,就要跳出自己的立场去看待不同,接纳差异。 这两方面都是不容易做到的。但即使再不容易,也值得去做。

因为大到国家,民族,小到公司企业,甚至是一个社会细胞的家庭,都无一不需要差异性。热闹就是差异性的体现。差异性的存在造就了不同思想、文化与观念的嫁接,嫁接的阵痛之后便会出现百花齐放的局面,同时给主体带来生命力。

一个论坛、博客乃至网站也是如此。

反之,如果文化与观点持续近亲结婚,其结果就是走向弱智和衰退,死路一条。同理,一个论坛如果只有一种声音,一个论调,那么它的路就会越走越窄,越走越没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假如论坛死了,我们这些边缘人还去哪里趋同呢?

 

南瓜苏于2022年7月

南瓜苏原创,未经许可请不要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谢谢采心,咱俩心有灵犀,你说咱俩是不是失散多年的姐妹?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可可“通风报信”,呵呵。呱呱的笔还是很辣的,特别喜欢这两句:所以即使我身体移民了,却无论如何无法完成文化的移民。。。就像梅子说过的:她是米国的一碗夹生饭。但是我也想,也许正是因为她“夹生”了,才有了她具有个体风格的移民故事:)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哈哈可可,被你逮到了。那我还是发论坛吧。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南瓜藏在这儿呢!同意你的观点,最后一段说得好文化与观点近亲结婚,很可怕。不过我倒不觉得自己是边缘人。美加社会本来就是多种族的混合物。当然,也许是我生活的地方不一样吧。到头来,还是怎么自由怎么来,怎么舒服怎么来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