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十八章 分遗产

(2022-07-26 18:11:59) 下一个

第十八章 分遗产

郑枫红再次听到另外三个女孩吃吃的笑声,她立刻红了脸,一把拽起弟弟,粗暴地把他推到走廊,并立刻关上了门。

姐姐的发作让郑枫茂既惭愧又难过,他靠在走廊的墙壁上,竭力不让眼泪流出眼眶,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自己对自己说:“爸爸说的对,我太弱了,连姐姐都生气不喜欢我了。”

眼泪模糊了郑枫茂的视线,走廊里的灯光象隔了彩色的玻璃。他擦擦自己的眼睛,慢慢朝另一侧的男生宿舍区走去。

吴欣漪贴在墙上,随着儿子的脚步跟着向前移动,她的视线里越发的昏黄,几乎模糊成一片。

郑枫红把耳朵贴在门上,半天听不到动静,便悄悄打开一条缝往外看,却没有看到弟弟。她的心忽地一跳,急忙开门出去,才看到远处弟弟的身影,那么小小的一团,小的可以忽略不计。

郑枫红不由得红了眼圈,她站在那里目送着弟弟,直到他消失在楼梯处。

吴欣漪一直跟随着一双儿女在国际学校,看着他们努力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中求得一席之地。尤其是更年幼的郑枫茂,周围的敌意让他如泥泞中挣扎的小兽。

一天,郑奎山收到了一封来自天诚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信。他看了信先是愣怔半晌,随即脸上一副释然的样子。

晚上,他买了很多米面和菜肉,开车去了裘馥莲那里。对于自己的岳母,郑奎山的心理很复杂。因为愧疚,他很想照顾她,也是因为愧疚,他又害怕见到她。所以平时都是让秘书来看看老太太的情况,自己则以工作忙为由,躲到裘馥莲的视线之外。

而裘馥莲对于郑奎山,心理则简单的多,那就是不愿意看见他。

郑奎山呼哧带喘地把东西全都搬上楼,然后按响了门铃。但等了半天,却没有人来开门。他看看时间,快九点了,这么晚老太太不在家?郑奎山又按了一会儿门铃,依然没有人来应门。“会不会在卧室看电视,声音太大没听见?”郑奎山一面想,一面又下了楼。他站在楼下看裘馥莲的窗户,发现漆黑一片。

真的没在家?还是·····

郑奎山突然想起什么,不禁头皮一阵发麻,紧接着便蹬蹬往楼上跑去。吴欣漪早年曾把父母家的钥匙给过他,当时他随手锁进了自己的钥匙链里。现在,他一时想不起是哪一把,便一个一个试过去。直到试了四五个钥匙,才把门打开。

屋里黑乎乎的,待郑奎山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后,才豁然注意到沙发上静静地坐着一个人。他吓得心怦怦直跳,抖着手按了门口的开关,灯亮后,他才看清楚沙发上坐着的是裘馥莲。

“你怎么来了?”裘馥莲看了郑奎山一眼,便又低下头,淡淡地问道。

郑奎山稳稳心神,先把东西拿进厨房放好,然后才走过来,坐在老太太身边,轻声问道:“妈,你怎么不开灯?黑黢黢的在这里坐着干什么?身体不舒服吗?”

“你是不是来跟我谈小漪遗产的事?”裘馥莲避开郑奎山的问题,直接问道。

郑奎山顿了顿,说:“妈,我这一次去加拿大,就是去处理在那边的产业。等那边的事处理完,我们就可以坐下来谈小漪的遗产问题。妈,咱们一家人的事,坐下来怎么都好说,何必找律师呢?”

“亲兄弟明算账。我什么也不懂,只能找律师来帮我。法律上的事,我不想寄希望于道德。”裘馥莲说。

“妈,咱们娘俩坐下来好好商量,你放心,我一直把你当亲生母亲看待,绝对不会让你吃亏。小漪的遗产,你、我还有两个孩子都有继承权。孩子的那份我做不了主,我放弃自己的那份,你们三人均分,好不好?”

裘馥莲陷入沉思,良久后说道:“算了,你说说你的打算吧。”

郑奎山向前凑了凑,说:“妈,我挣的每一分钱,都交给小漪去投资了温哥华的房产。在灵山,我除了三套住房之外,就是名下的公司。所有这些的一半,属于小漪的遗产,可以拿出来分给你和两个孩子。”

裘馥莲平静地说道:“我想,小漪也不愿意我跟你对簿公堂。这样吧,你也不用放弃你的权利,就把属于我的那份给我就行。不过,我既不会做生意,也不会投资,你帮我把这些钱变成黄金地段的商铺,我想靠租金养老。”

郑奎山点点头:“妈,等温哥华那边完事后,我就让人按你的意思去办。”

裘馥莲没有反应,再次陷入沉思。半晌,她说:“好。”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你回去吧。不要再叫我妈,也不用再来我这里了。”

郑奎山长长地叹口气,站起来走到门口,换了鞋,又回头看着裘馥莲,说:“妈,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可以原谅我一点点好吗?”

裘馥莲依旧低着头,轻轻说道:“你能原谅你自己吗?走吧,把灯帮我关上。”

郑奎山心中一窒,不由地慌乱起来,他抬手按下开关,在室内被黑暗淹没的瞬间,关上铁门,然后 逃一样地匆匆下楼离去。

郑奎山站在楼下花坛那里,再次抬头看了一眼裘馥莲家的窗户,黑漆漆的象一双忧郁的眼睛看着他。

虽然郑枫红与郑枫茂在温哥华从没有间断过中文的学习,但国际学校的双语教学,依然让他们在同学们面前闹出不少笑话,比如他们会把‘姚明’读成‘要命’,把‘戴眼镜’说成‘穿眼镜’。每到这个时候,同学们甚至是老师,都会肆无忌惮地大声笑话他们。

因此,每天晚饭后会有老师给包括姐弟俩在内的几个孩子单独补习中文。而跟在姐弟俩身边的吴欣漪却越来越沉默,她觉得自己只剩下视觉功能,这让她越发地痛苦不堪。如果可以,她最希望失去的,就是看的能力。

第一个周五的晚上,郑枫茂补习完中文回到自己的宿舍,惊诧地发现自己的宝贝小毯子不见了。他吓得大叫一声,随即便当场哭了起来。

南瓜苏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多数人的心底都有善念,多少的不同而已。郑是普罗大众的一员。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谢谢采心的夸奖,好开心。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我并不像刚开始那样厌恶郑奎山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裘馥莲依旧低着头,轻轻说道:“你能原谅你自己吗?————这句话问得真赶劲,直接戳到郑奎山的良心。

但是,随着情节的逐渐展开,并不像刚开始那样厌恶郑奎山了。还真感觉到他内心也存有那么一点点良善。在呱呱的笔下,他是立体的、多面的,这就是塑造的成功之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