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十四章 背叛的理由

(2022-07-14 18:35:36) 下一个

两侧的人注意到了郑奎山的异常,纷纷关切地问他:“先生,你还好吗?”

此时,台上的牧师正好结束今天的布道。有几个人走上台去,开始演奏圣歌,台下的人们便纷纷起立,一起吟唱起来。

郑奎山趁机走出大厅,在教堂外凉棚下的木椅上坐着等两个孩子。

教堂边上是一大片树林,杂草、灌木、藤蔓以及高大的乔木纠缠做一团。白色、黄色的小花,一簇一簇的随着微风在绿色中时隐时现。灌木带刺的长枝条上,有很多黑色的蓝色的红色的浆果,看着很是诱人。有几只油黑发亮的松鼠在树上蹿上蹿下,惊得不知名的蓝羽小鸟尖叫着从密叶中飞了出来,在郑奎山的面前掠过。

优美的圣歌从教堂里传出来,仿佛来自五彩的云端,让郑奎山心里渐渐感到平和安静。

小漪,这个世界这么美好,你怎么就舍得离开?那一刻,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怎么就那么刚烈?让事情一下子就走进了死胡同,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

吴欣漪跟着郑枫红郑枫茂姐弟出了教堂大门,看见昏黄的光影里,郑奎山走过来。吴欣漪记得,每年这个时候,从教堂里出来的她和孩子们,都会在旁边的灌木丛中摘浆果吃,有黑莓,蓝莓以及叫不出中文名的红色或黄色浆果。但此刻在她的视线里,周围的一切都象做旧了一样,处处日薄西山,暮气沉沉。

“爸爸,我可以带着弟弟摘浆果吃吗?”郑枫红仰头问父亲。

郑奎山断然拒绝:“不行,这野地里的东西,怎么能吃?”

“能吃的。以前妈妈总带我们去摘,还拿回家做甜饼,做果酱。”郑枫茂说道。

“爸爸去商店给你们买,路边的果子太脏了。”郑奎山一边说,一边嘀嘀两声打开车门,“上车,咱们回家,爸爸下午还有事情要办。”

看着不开心的一对儿女,吴欣漪分别亲了亲他们的脸蛋,按自己的方式给予孩子们一个来自妈妈的安慰。但两个幼崽什么也感受不到。

在外面吃了饭,郑奎山带着孩子回到家的时候,一个三十几岁的东方面孔的男人正站在大门口等他们。这是郑奎山约来的经纪--夹克李。

“郑先生。”夹克李一身廉价西装,陪着一副廉价笑容,姿态职业地迎了上来。

“进屋谈。”郑奎山简洁而冷淡地说道。

谈话很简短,很快就结束了。郑奎山签了售房委托书,授权夹克李代理自己出售名下的所有温哥华房产。除了吴欣漪与孩子们住的这套豪宅,他们名下还有十几套用来出租的联排或公寓。

夹克李离开后,郑枫红鼓足勇气,带着弟弟开始跟父亲谈判:“爸爸,我和弟弟都不同意回中国去上学,因为我们不想离开我们的学校和朋友。我们能不能留在温哥华?我们会很听话,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听了女儿的请求,郑奎山喉咙一紧,几乎哽咽,他顿了顿后跟孩子们解释:“妈妈不在了。而咱们家的公司又在国内,因此爸爸分不出身来温哥华照顾你们。”

郑枫红抱住郑奎山的一只胳膊,讨好地央求:“我们不需要你来照顾,我可以带着弟弟在这里生活,莫妮卡和琳达可以帮我照顾弟弟。只需要三年,三年后我就可以独立照顾弟弟。那时候,我们甚至不需要莫妮卡和琳达。”和莫妮卡一样,琳达也是他们家的菲佣。

郑奎山心里更加不好受,但再难过,他也不可能把这么小的孩子独自留在异国他乡,即使有两个从小看着他们长大的菲佣,他也不可能放心。于是,他只能尽力劝说:“孩子,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我不可能把你们扔到加拿大自己却在国内,而国内的公司又离不开爸爸。”

郑枫红的眼睛几乎漾满了泪水,她用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说:“爸爸,咱们家现在也不缺钱。我曾经听妈妈说,即使不工作,光吃房租就够我们在温哥华过很舒适的生活了。爸爸,你可不可以把国内的公司卖掉,然后来加拿大生活?”

郑奎山摸摸女儿儿子的头发,尽量耐心地说道:“孩子们,爸爸到了现在还这么辛苦这么努力,已经不是为了钱了。等你们长大就会明白爸爸的想法,男人,不能没有事业。事业是男人的第二个生命。”

郑枫茂仰着毛茸茸的小脑袋,硬着头皮加入谈判:“可为什么妈妈就可以不要事业,只专心照顾我们呢?”

郑枫红纠正弟弟:“不是这样,妈妈也有她的事业,妈妈除了管理这么多房子,还在读UBC的商学院。”

郑奎山有些诧异,“你妈妈读商学院,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一直坐在旁边的吴欣漪自言自语道:“我跟你说过,大概你没往心里去,或者干脆忘了。看来,你早就不在意我了,而我却不自知。”

郑枫红对父亲的一无所知感到不可理解,“去年开始的,你怎么会不知道?妈妈没有告诉过你?”

说过吗?可能是说过吧,可自己没有在意,大概潜意识里觉得吴欣漪做的一切都是用来消磨时间的。郑奎山心口有些发酸,“你妈妈是女人,女人没有事业的压力,带好孩子照顾好家就行了。”

两个孩子忍不住还要继续纠缠,但郑奎山的耐心已经用尽,他有些烦躁地说道:“你们还太小,有些事情还不明白,总之,爸爸已经决定了,你们得跟爸爸回国。”

郑枫茂汪着泪水,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姐姐轻轻拉住了。两个孩子便都陷入了沉默。

吴欣漪无奈地看着这一切,她心酸地知道,自己帮不了孩子。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郑奎山分别约谈了律师和会计师,办理遗产继承、税务等相关事宜,并签了授权书,让他们协助房产经纪的房产售卖及过户等问题。

最后,在孩子们的要求下,郑奎山在家里为两个孩子办了和朋友告别的爬梯。两个爬梯是在同一天办的,分别在一楼和地下室。莫妮卡和琳达临时回来帮忙打理。

安顿好两组孩子,郑奎山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远处黑漆漆的海,黑漆漆的树。海面上一轮大大的月亮,竟然是粉红色的,在青黑色的海面上撒了一片一片亮闪闪荡漾着的镜片,长长的,象一路可以延伸到月亮去的梯子。

即使面朝大海,此刻郑奎山的心情也无法春暖花开。

听着楼下孩子们的欢闹声,郑奎山不知道两个孩子该如何向他们的朋友讲述妈妈的去世,如何讲述爸爸妈妈之间的关系。他不敢去确认这件事。

吴欣漪在读商学院,到底是她没有告诉自己,还是自己忽略了她。大概是后者。自己应该一直是爱她的,也从来没有打算跟她半路分手,可为什么事情却到了这样的地步?

吴欣漪有精神上的洁癖,在这一点上,郑奎山有着相对接近事实的判断。虽然他的判断在吴欣漪死后证实了离真实的状况远远不够,但是也足够使他在一段时间内努力去做到洁身自好,对婚姻忠诚。

然而郑奎山作为一个正值血气方刚年纪的男人,因长期远离妻子而累积下来的巨大生理需求,最终让他对吴欣漪的忠诚发生了摇摆。于是,生理需求的煎熬与遗弃道德之间的撕扯,曾一度让他痛苦不堪。不过后来还是天性战胜了道义,使得他在吴欣漪去了温哥华一年之后的一天,突破了心理障碍,和一个普通的如一滴水的女人上了床。之所以在一众投怀送抱的莺莺燕燕里选择这样一个女人,是郑奎山不想保留这个事件的任何记忆。事实也的确如他所愿,他现在既记不起那个女人的名字,更记不起她的样子。然而,人一旦开了荤,破了戒,就像吸毒上了瘾,想再回头,则需要非常强大的心理和自律能力,但郑奎山都不具备这些,或者说那时的他,并不想具备这些,他给自己找了男人能找到的所有理由来支撑自己身体上越来越随意的背叛。

南瓜苏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jieruyan' 的评论 : 你真是一个善良的重情重义的人!是的,开篇第一句,就是女主后悔了。那种痛悔的折磨是痛彻心扉的。
jieruyan 回复 悄悄话 真不忍心看到有人指责吴欣漪。。。。。。世上真有这种人,自己坚守承诺,也相信别人能坚守!那一刻的决绝行为已经让她《一念地狱》-----一念之差,欣漪将在懊悔,自责,无助中万劫不复!希望故事的结尾苏苏能给欣漪的游魂一个安息地!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谢谢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采心看的对,男主并不是无情无义的人。以前我除了发文时,很少来博客,现在总想着采心会来,谢谢你。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郑奎山签了售房委托书,授权夹克李代理自己出售名下的所有温哥华房产。除了吴欣漪与孩子们住的这套豪宅,他们名下还有十几套用来出租的联排或公寓。————没有回头路了,小漪要眼睁睁看到两人财产落入他一人手中。
不过从呱呱在郑身上的深度用笔上,他也不是个残酷无情的人,还是会为孩子的吃穿用度考虑的。只是,将来后妈来了就不好办,小漪的游魂更是不得安处。。。唉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占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