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十二章 何处泪落

(2022-07-12 18:39:27) 下一个

郑奎山停好车,走到公寓大门,拿出门卡刚要刷,就听到一个娇软的声音说:“老公,你可回来了。”

听到‘老公’两个字,郑奎山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但随即他又意识到,上过他床的女人无一例外都称他为老公,唯独吴欣漪从来不当面如此称呼他,只是在向别人介绍的时候,才称呼他老公。为此他还一度有些不满。

他侧头向声音发来的方向看去,见廊下的暗影处走出一个打扮清凉的年轻女孩儿。“我来这里三次了,每次都等几个小时。这些天你去哪里了?怎么不接我的电话?”女孩儿说着,已经走到郑奎山面前,亲热地挽住他的胳膊。

如死后复生一般的郑奎山怔了一下,才想起女孩的名字:“藤惠贤,我不是说过,不要主动找我吗?”

藤惠贤是郑奎山的新欢,两人上一次见面还是一个多月前。郑奎山从来不把女人带到他的这个公寓,原因是这里也是他和吴欣漪的另一个家,有作为一个四口之家需要的一切,虽然吴欣漪和孩子几乎没有来这里住过。但藤惠贤是个例外,郑奎山曾跟她上过三次床,其中一次就带她来了这里。

郑奎山明白藤惠贤来这里的意思,那就是她一定又缺钱了。她来这里跟他上床,然后拿钱走人。但此时的郑奎山哪里有心思跟她巫山云雨,便冷冷地说道:“我老婆孩子回国了,记住,以后不要出现在这里。”说完,他开了公寓大门,走了进去。

藤惠贤看着郑奎山消失在电梯里,浅浅地笑了笑,便转身离去。

看着床头上方自己与吴欣漪的结婚照,郑奎山再也支撑不住自己,他靠墙坐在卧室的地上,把自己蜷成一团,仿佛这样,能让自己舒服一些。他想放声大哭,却欲哭无泪,一种无法名状的难受,象一团钢丝一样,粗砺地刷洗着他的五脏六腑。

当初两人结婚时,吴欣漪不但来了人,同时还带来了一笔丰厚的嫁妆。在郑奎山憨厚外表下长期掩藏的那颗从来都没有安分过的心,立刻从这笔钱上看到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在听了郑奎山还不算成熟的打算后,吴欣漪不但毫不犹豫把那笔嫁妆交给新婚丈夫,还回家向父母又借了一笔钱,然后全部交给郑奎山。

郑奎山问她:“你就不怕我把钱全赔光了?”

吴欣漪说:“你做事胆大心细又稳重,绝对不会赔光。即便是赔光,也不要紧,我们都还这么年轻,有大把机会可以重新来过。”吴欣漪当初说这话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没有赔钱,却赔了人。赔了钱可以再赚,赔了人却再也没有机会重来。

郑奎山天生是个生意人,他充分利用了岳父母的广泛人脉,用了不到两年时间,便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他是个有长远打算的人,在吴欣漪刚怀上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他就为孩子设计好了直到成年的道路。那个时候,郑奎山的生意已经做得如火如荼,他办了投资移民,把怀孕的吴欣漪送到了风和日丽的温哥华,并为她买下了一栋有着无敌海景的豪华别墅。

当年的秋天,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是个女儿。看着窗外火红的枫叶,郑奎山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叫郑枫红。

两年之后,他们的儿子在温哥华明媚如少女的夏天出生。当时的枫树郁郁葱葱,于是郑奎山给儿子起名叫郑枫茂。

从此,居住在温哥华的吴欣漪与郑枫红郑枫茂就成了郑奎山心里稳稳的大后方。他把多余的钱不停地投入到温哥华的房产中,以妻儿的名义买了一栋又一栋的房产,设想着有一天自己国内的生意做不下去了,就去温哥华与妻儿团聚,在那里靠着那些房产也能过得舒舒服服。

而现在,吴欣漪的离世让郑奎山的大后方一夜之间崩塌了。

此刻,蜷缩在墙边的郑奎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放下国内方兴未艾的事业,去加拿大另起炉灶,同时陪两个孩子在他们熟悉的环境里长大。另一个是放弃自己多年来在加拿大建立的大后方,并把孩子带回来,让他们在中国长大成人后,再回去给自己看守大后方。

游魂吴欣漪穿梭在孤独的母亲和因为失去妈妈而变得沉默的两个孩子之间。两边都没法让她安心。

在守候母亲的这些天里,吴欣漪注意到裘馥莲没有说一个字。也许是不想说,也许是因为没有人可以说。

而七岁的郑枫茂说的最多的是:“我真的再也见不到妈妈了吗?真的吗?”这样的话,他问过爸爸,问过姐姐,问过爷爷和奶奶。而他得到的答案,除了姐姐是清清楚楚的肯定,大人们都给了他一些或多或少模棱两可的想象空间,似乎妈妈也不全然彻底的消失,而是要满足一些条件下可能也许大概有一天会再次看到她。大人们不想伤孩子的心,便自以为是地留给孩子一丝不可能的希望。

郑奎山最后还是决定把孩子带回中国,因为他实在没有勇气舍下国内如日中天的事业。在吴欣漪去世一个月后,郑奎山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加拿大温哥华。吴欣漪担心孩子们是否能承受如此大的变动,便一路跟着两个孩子。

七月底的温哥华,每天都应该阳光明媚,蓝的天,蓝的海,近处翠绿的山,远处雪白的山,金色的沙滩,五颜六色花团锦簇的别墅,路上行人灿烂的笑容。温哥华的美,让每一个见过她的人都流连忘返。而此刻吴欣漪眼里的温哥华,却模糊地沉在昏黄的落日里,一片荒芜,没有生气。

郑枫红抱着吴欣漪的包,一进家门就哭着说:“妈妈,我们回家了。”

看房子的保姆莫妮卡迎上来,拥抱了两个孩子,然后帮着把行李箱拖进屋子,并不解地问郑奎山道:“郑先生,孩子们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朱莉呢?她留在了国内?”

南瓜苏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唉!没法细想,每次细想就是一次心痛。谢谢采心。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贤惠的采心。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郑枫红抱着吴欣漪的包,一进家门就哭着说:“妈妈,我们回家了。”————此处让人心痛无比。

看到俩娃就要离开他们熟悉的生活环境,随渣父回国,游魂小漪怎得安宁?

期待:)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先占个座,给俺家那口子弄点吃的再来细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