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苏

《一念地狱》简介:冲动之后的她,放不下世间的一切,她的魂魄在亲人身边缠绕,既不能上天堂,又不能自我毁灭,她在悔恨天中痛苦挣扎。
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一念地狱》 第四章 警方笔录

(2022-06-22 17:11:44) 下一个

第四章 警方笔录

这样的辩论一直持续到吴欣漪念大四,吴国庆夫妇终于决定举白旗投降,不再干涉女儿的感情,但他们想先见见郑奎山。

于是,郑奎山在一个赤日炎炎的下午,穿着一套十分规整的西服,在吴欣漪的陪同下,汗流浃背地进了吴家的门。

郑奎山拥有的所有一切都中规中矩,如果把他的外貌、身材、性格以及谈吐都拿出来打分的话,那么每一样都大概在六十五分到七十分之间,没有太长的板,也没有太短的板。

吴国庆与裘馥莲都是大学老师,见过的青年才俊如过江之鲫,象郑奎山这样的,就是江中的一个小水花,默默无闻,泯然于众,他们又怎么会看在眼里呢?

但一顿饭过后,夫妇二人改变了看法。

在长达几个小时的鸿门宴后,郑奎山在吴欣漪的陪伴下离开了。吴国庆与妻子裘馥莲隔着餐桌面面相觑。在经过对郑奎山从进门到出门,从言谈到举止,从性格到三观等全方位零死角的观察与探究之后,以他们无比丰富的相人经验,竟然没有在郑奎山身上找到这个年纪的男人常有的缺点,比如说:好高骛远,好大喜功,毛躁,不成熟。甚至,他们居然在郑奎山身上找不到小缺点。相反,他身上的优点却如今天的晚餐一样丰盛,而且种类齐全。比如:踏实,成熟,言谈举止不卑不亢却又礼貌得体,看问题准确而深刻,心胸开阔大气,对女儿又心细又体贴。有儿女情长,却没有英雄气短,等等。

唯一可以拿出来说两句的,就只剩下一直以来他们讨论的门当户对的问题。

吴国庆与妻子同时陷入了迷茫,不过这种迷茫没有存在太久,在女儿吴欣漪回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清晰地得出了一致的意见。

先是裘馥莲开口说道:“这个女婿我喜欢,也放心,他会对小漪好,会跟女儿安安稳稳过一辈子。”

吴国庆则说道:“这孩子是不错,踏实,小漪交给他,我放心。”

当初的美好,让已经只剩意识的吴欣漪更加心碎。她躺在母亲身边,紧紧依偎着她,象小时候的无数个黑夜一样。“妈妈,救救我!爸爸,救救我!我回不去了,我可怎么办啊?”

吴欣漪感觉到了自己的泪水淌了下来,但她知道,那依然只是她的意识,她再也无法给她的亲人留下些什么,哪怕是一滴眼泪。

郑奎山向警察讲述了今天早晨发生的情况。

“吴欣漪是我妻子,我们已经结婚十一年了,有一儿一女,都是在加拿大出生。我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在温哥华生活,我在灵山做生意。”

做笔录的警察插嘴说道:“你是咱们这里的明星企业家,我在报纸电视上都看到过你。”

郑奎山叹口气,苦着脸继续说下去。

“我抵抗不住诱惑,又有了别的女人,她就是战甜甜,估计你们已经跟她谈过了。糟糕的是,我不但出轨,还不小心跟战甜甜有了孩子。我这人最大的缺点就是坏的不透彻,狠不下心。所以明知道这件事我对不起父母妻子,但却无法抛下战甜甜和孩子,就这样一直一边一个家。”

“一个月前,我妻子当时她还在温哥华,也不知道怎么就听到了些风言风语,她当即给我打了电话求证,我自然是不承认。我好说歹说,终于蒙混过关。我以为没有什么事了,谁知道她今天就突然带着两个孩子出现在我面前。没等我说话,她就情绪失控地从包里拿出一把剪刀,朝自己的脖子扎了下去。我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她就已经倒在了地上。她的血象喷泉一样喷射出来,我扑过去按住她的脖子,想压住她的血管,减缓血液流出来的速度。可一切都无济于事,血不停地咕嘟咕嘟冒了出来,怎么也压不住,做什么都晚了。”

警察问道:“你和战甜甜对吴欣漪动手了吗?”

“没有。当时,吴欣漪带着两个孩子进了院子,然后大声叫我的名字。我赶紧出去,一看是她,我整个人就傻了。战甜甜听到动静,也站在门口看,我跟战甜甜生的女儿郑枫荣也跟了出来。我恍惚听到吴欣漪问了我一句什么话,但还没等我给出答案,她就动手把自己扎了。”

警官一边唰唰在本子上写着,一边问:“在吴欣漪刺伤自己之前,你或者战甜甜跟她有没有过身体接触?”

郑奎山急忙否认:“绝对没有,当时我离吴欣漪大概三米远,而战甜甜则和郑枫荣站在房门口,离得更远。”

“你为什么在婚内找别的女人而不是先选择离婚?”警官冷着脸问道。

“吴欣漪是我的初恋,是我的最爱,我也是她第一个也是唯一的男人,我不能离开她,对不起,让我缓缓。”

说到这里,郑奎山说不下去了,他把头埋在臂弯里,那压抑的呜咽,象被人捂住嘴将要窒息死去的声音。

等他稍微平静了一些,警察接着问道:“你不愿意离婚除了感情的因素,有没有孩子和财产分配的原因?”

“我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潜意识地不想失去她,更不想失去自己的家庭,所以才挖空心思地隐瞒。”

“你是说你跟吴欣漪的家庭,还是跟战甜甜的家庭?”警官问道。

“当然是跟吴欣漪,她是我的结发妻子。”郑奎山落寞地答道。

郑福祥是在快上床睡觉的时候接到了儿子郑奎山的电话,这个电话让他一头雾水。老伴李繁芝在旁边问道:“儿子说了什么?你怎么好像傻了?”

郑福祥一边思索着,一边回答:“奎山说孙子孙女回国了,说一会儿他开车来接我们,让我们一起去他的公寓把孩子接回来。我就觉得奇怪,他怎么没有提孩子妈?孩子回来了,肯定是小漪带回来的啊,那他们娘三怎么没有直接回家?还要我们去接?太奇怪了。”

李繁芝埋怨道:“那你怎么不问清楚?”

郑福祥说道:“还没等到我问,你儿子就把电话挂了。会不会是小漪生病了?”

李繁芝立刻担心地说道:“有可能,我也跟着去吧。”

老两口刚换好出门的衣服,郑奎山就走了进来。他疲惫落寞的神情让他的父母大吃一惊,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儿子,出什么事了?你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悉采心' 的评论 : 孩子太可怜了,一生的阴影。谢谢采心的鼓励。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看到结尾好难过,可怜两个孩子,经受这样的伤痛将来将怎么看待婚姻。。。战甜甜的名字起得好,一看这三个字就知道里面也有一番故事。加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