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花仙

2021魔幻湖背包露营之旅
正文

5月背包露营记(二)

(2022-06-05 22:25:35) 下一个

小湖谷(Little Lakes Valley)5/26-5/28/2022

小湖谷行程是当天在步道口露营一晚,第二天再进山,然后走到gem lake宝石湖第二次露营,然后第三天在附近徒步,再选择一个美丽的地方露营第三晚,然后去接温姐,打道回府。

把温姐安顿好,我们每个人都洗了痛快的澡,告别温姐就又出发了!

开没到20分钟就到了Bishop,这可是一个大镇,路径一条市中心街道,还挺热闹的,后悔没叫温姐在这里停留,有那么多饭店还有一家很大的户外用品店,足够她在这里连逛带吃消磨几天的,但她已经入住旅馆了,也就作罢。我和夫君几乎年年都会到bishop看秋叶,但每次都进山,对bishop市并不熟悉。只记得这里春天4月某个ranch有Iris花盛开,一直想来看看这些象蝴蝶一样美丽的野花。大家叫我花仙也不是白叫的,只要一看到野花,我无论多么苦多么累,一定是精神大振,瞳孔大张,满脸兴奋,只要知道哪里有野花就盘算着去探望一下。可惜当年询问本地ranger,都不知道那个盛开iris野花的牧场在哪里,对着bishop大片盛开的Iris 花宣传照片,口水流了一地也无可奈何!

开了大约一个小时,到达全美最高海拔,人工柏油路修到一万多呎的目的地。放眼望去,一条流水挺急的河,河边有好几个flying fish飞钓的人,都在水流急的地方飞来飞去的飞着钓竿,看不到装鱼的桶,也没见谁钓着鱼儿,询问一人,竟然钓者6条鱼都放回河里,心里那个惋惜,我们做梦都在喝鱼汤,要是碰见一定跟他们要几条。

环顾四周,营地应该就在河边,不过要走过一条木桥,我们很快就选定营地,在河水环绕,阳光充裕的大树下我们扎营。这个营地堪称完美,依水而居,头枕松针,耳听水流, 我们又烧水做饭,大姐采来一把韭菜,我嫌不够,又去采来一大把,稍微洗一下就全部放入我的晚餐袋子里,跟我的脱水食品一起用热水冲泡。

上一次采的韭菜因为取水路途遥远,没有吃就扔了,这回我是一定要吃到嘴里的。

非常好笑的是去big pine 看那几个湖的第二天,也猫大姐的夫君问我:“你觉得饿吗?我怎么总觉得饿呢?总觉的吃不饱!” 我找到也猫大姐,问她怎么回事,把你家老公饿的不行,一直喊饿!从此每次埋锅造饭最先第一锅的热水就是给瞎猫泡饭,而大姐也每顿都给加大食品数量。

每到营地就看到瞎猫满眼放绿光饥饿的样子,就赶忙开火煮水给他开饭。

今天这顿终于吃上了野韭菜,我的脱水饭里非常多韭菜,吃到最后还有一些没被汤熟,还有些许辛辣,也顾不得了,全部招呼进了我的肚子。估计其他人还不敢吃,爱美丽老公还有我家老公都经常叮嘱我们,千万不要吃山里的野菜,我家夫君还现身说法,他以前下乡时,当地农民经常吃野菜吃的皮青脸肿的!我却把他的话当耳旁风,因为我天生就对植物有着很强的分辨能力,也特别喜欢植物,山里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快就能分辨出那种植物有毒,那种植物可以吃,真的如数家珍般,尤其是美丽的野花,因此驴友们刚开始还叫我花痴,后来对我辨识能力也佩服有加,又从花痴该做花仙。 凭着花仙之名,我是花仙我怕谁?

吃完饭,心满意足,这里是Bear county熊经常出没的地盘。我们把车上所有吃的东西都放入营地准备好的铁熊箱里,盒子写上取回日期(如果不注明日期,很可能被Ranger 扔掉)

我在温姐旅馆洗了所有的衣服,拉开绳子晒了一绳,红红绿绿,给营地增添不少喜庆,可惜忘拍照了,结果衣服晒在松树下,松树是那种很多sab松油的松树,一大滴松油掉在我的裤子屁股处,很难看,第二天也顾不得那么多,还是果断穿上这染了一大条松油的裤子(回来用酒精才洗干净)。

第二天大家看我吃完野韭菜无恙,没被毒的鼻青脸肿的,也就开始吃起来。这里已经1万多呎,野韭菜还长的不太高大约一扎高,营地水边就有,所以又采了不少和着早饭又吃了新鲜的绿色韭菜,真的美极了!

昨天晚上所有人都说睡了一个好觉,在高山清纯的空气催眠下,我从9点一直到6点饱饱地睡了一个好觉,精神换发!心情非常美丽!

吃完饭就开始收拾帐篷准备出发,我左手拿着钛合金杯子,胳膊挎满乱七八糟的东西,右手拿着登山杖,丁零当啷,拖泥带水的俨然像个行乞的乞丐。于是权当手拿讨饭碗,手拿打狗棍,叫James 给我拍一个乞丐照,谁知刚拍完,远远看到一花花绿绿,罗里啰嗦,五彩缤纷的人向我走来,定睛一看这可是我们正宗的丐帮帮主也猫大姐啊!赶快也拍一张帮主留念!

虽然这条步道起点高,但路很好走,坡也都非常平缓,而且这条步道非常美丽,一路都是各种大大小小的湖泊!很为温姐惋惜,这条路她一定没问题。

最为令我感到美好的当属这里的天空!也曾走过许多高海拔的步道,或是深蓝或是浅蓝,而这里的天那种蓝是无法形容的,就好像非常清新,刚刚用水洗过的蓝,那种蓝不深不浅,清新脱俗,蓝的美丽,蓝的让我的双眼不忍离开,蓝的让我感动,让我心痛!

这蓝天让我想起了Havasupai Fall那里的蓝天,也是这样水洗过的蓝,也是这样让人双眼离不开心痛的蓝,只是那里的蓝稍微淡一点,但也是美的不能挪开双眼的蓝天。

后来天空开始有云,那些云是那么的洁白飘逸,在水洗蓝天的映衬下更加绵白,一整天我都时不时摘下太阳镜,呆呆的望向蓝天白云,这种美丽的景色真的难以忘怀1

走不多久就看见mack湖,紧接着就是Marsh湖,步道旁还有一条小路,我走的太快,等大部队好一会还没上来,心想等回来再走这条小路去看看湖。等大姐跟上来后她告诉我那里是最著名的从湖水看向远方雪山的位置,遗憾,等回程一定去看个够。

大姐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来走这条步道,一是因为她的生日,二是因为现在走还能看到对面环绕的山峰还有白雪覆盖,晚一点雪就化了,山峰就不那么美了!还有那么多的道路,大姐想的真细致,跟着大姐走一定没错,她计划的非常周到。

路上有非常多的银柳树,大部分都在开花,小部分已经变成绒绒的小球球,很是好看。

当走到Box lake时,一小片meadow草甸展现在眼前,好美!我们都不约而同都到哪块不大的meadow驻足观望对面的山峰。不由想起,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峙桃花始盛开的诗句,已经5月底了,山下的草都变黄了,山上的草才刚新绿,不由得多看上几眼,养养眼睛!

这次背包徒步,最出彩的就是瞎猫大哥。他由于眼疾,视力极差,我们都诸多担心,谁知他一路走得好好的,甚至比没有眼疾的驴友还走的快,走的稳,更让我出乎意外的是他临阵能与我这个摄影师打配合,不仅扭出各种令人惊艳的人体雕像动作,更是能临时发挥到极致,作出非常有水平的姿势让我抓拍。

你看这张照片的姿势,孔武有劲,舒展张力,平衡功夫都不输习武之人,超赞!

再看这张,夫妇两真是天生地设一对,在毫无事先演习编排的情况下,瞎猫自然使出大鹏展翅的英姿,而也猫大姐自然摆出百鸟朝凰的姿势,两人配合堪称完美,当然也是我得意之作!

当我们走的下一个长湖时,路边就看到静静的湖水,步道边就是草地,不约而同我们都一下子跑到草地上, 大姐掏出地布,躺下就说“躺平,躺平!率先躺平,我和大姐都有一个爱好,就是中午吃完饭躺下睡一觉,那才是神仙的日子,我们掏出干粮,爱美丽这次算立了大功,她做的芝麻糖又香又不甜,还给大家准备了许多,还有她自己秘制的猪肉干,腊肠都美味极了,一路都在吃她做的芝麻糖,连我带去的能量棒都几乎没吃,这么多年一直吃能量棒,简直难以下咽。

吃完干粮,大姐首先开始打呼噜,我没睡着,起来拍照。然后指挥大家一会支起二郎腿拍照,一会举腿向天歌拍照,玩的不亦乐乎。

等大姐起来,又鼓动他们夫妇拍照,瞎猫又出人意料做起了双手合十虔诚拜见山神的姿势!

玩闹笑够了才继续开拔。从这里开始,路上积雪比较深,还需要经常涉溪水。

越走雪越深,我负责前面探路,有时积雪够硬能承受我们身体的重量,但有的积雪松软,踩上去一下就陷到大腿。快到宝石湖的时候看到两伙人迎面走来,询问宝石湖情况,答曰:部分宝石湖关闭,雪很深,到大腿,但还是可以到达宝石湖的。

今天大姐计划就是到宝石湖露营,宝石湖是几个湖总称,光听名字就觉得很美了!于是加紧步伐,在松软的雪地里一脚深一脚浅,一步歪一步滑艰难前行。回头望向队友们,一个个都是一脸紧张,东倒西歪,步履艰难,正看着,James不慎还摔了一跤!

终于见到第一个宝石湖了,眼前一个小湖,貌不惊人,倒是蓝天白云倒影还算美丽。

眼看前方一个坡,坡下石头堆里有暗河,嗅到危险,不敢前行,但大姐是非到黄河心不死的人,一定要过去一探究竟。我仔细观察及衡量,只好牺牲我美丽的屁股,屁降!于是我甩下背包坐在雪坡,顺坡滑下到溪水边的枯草上,当然屁股一阵冰凉,已是湿透整个屁股。顾不得自己冰凉的湿屁股,连蹦带跳,拨枝钻草,跳石跃水,终于走的平安之地,放眼看去,左边一堵雪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象雪山一样高大好不留情伫立在那里,右边一片干草还没返青,干巴巴的没什么好看的,再往前走,还是雪山一样的雪墙,根本看不到路,于是爬上一个????山岗,一片松树林,倒是可以扎营,但一想到在这个难堪的地方扎营就浑身觉得寒冷,于是又由水路,草路,石路回到滑到的坡下,看到驴友们定格在我离开时的雪坡上一脸期盼。向队长也猫大姐报告里面情况,大姐还不相信没有路走到后面的其他宝石湖,我只好拿出拍的照片,没有路只有雪墙。并报告了小山岗树林里可以露营,但过去不容易,还需要象我一样要渡水,穿草,扶枝才能到达,建议另寻扎营地点。

无奈大姐只好决定放弃宝石湖扎营,另外路上找露营地点。但按照原路返回,实在太难,眼看驴友们犯难的眼神,我又仔细观察,计算,决定另辟蹊径,放弃走雪地。

于是我叫他们都象我一样用屁股滑下坡,然后再跟着我走草地和石头。

很快他们也都象我一样,湿了裤子,屁股冰凉,与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我带着他们又蹦又跳,非常轻松的就走出那段艰难的雪坡,驴友们心存感激,我也就笑纳了!

我快速走在前面,在一个叉路口等驴友们,一会大姐出现问我有没看到一条隐蔽的小道是通往鸡爪湖的,我没看到,她说他们也没看到,反正也不远,就从这条叉道走,应该也可以到达鸡爪湖的。刚刚上坡就看到一片平地,还有一排石头和树挡住风口,太阳温暖的照在这片平地,但就是平地上不少石头,如果扎营,必须挖一些石头,大家都喜欢这里,马上每个人都找了一片地,然后各自为政挖石头,我在下面一点找到一小块倾斜的松软地块,用力把松针土拨到底矮之处,勉强开辟出一块营地,把帐篷搭好。

这也是个风水宝地,山上很冷,这里有温暖的阳光,旁边还有石头悬崖,小树林。

我跑到石头悬崖边上,挑个石头坐下,往左看是那群高耸的雪山山峰,往右看是远处山林和湖泊,还有美丽的蓝天白云,真是美极了!再往远处极目望去,竟然看到那个鸡爪湖,之所以知道是鸡爪湖是因为来时遇到一对夫妇,他们告诉我们要去鸡爪湖看看,那个湖现在是一半冰一半水,非常奇特。

营地旁边就是去鸡爪湖的大下坡,坡上满是积雪,看了看,走这个大下坡还是挺危险的,建议还是回到原路走安全的小路去鸡爪湖。

帐篷都搭好后,我们一行人出发到鸡爪湖一探究竟。不远,路好走,不一会就到了鸡爪湖。

鸡爪湖边又个小岛,岛上看到一个吊床,估计已经有人在此露营,我们顺着湖边小路一直走到湖中央,看到一片湖中石散落湖中,觉得很特别很美。于是又逼着大家轮番走到湖中石上拍照,当然我也是要大姐给我拍的。

鸡爪湖正像那对夫妇说的那样,半湖白冰,半湖水,倒也是挺奇特的,想起rainier有个很小的月牙冰湖也是这样半湖白冰半湖水,突然想起一首诗:半江瑟瑟,半江红。那这鸡爪湖应该是半湖粼粼,半湖冰。

回到营地,我们又埋锅造饭,当然瞎猫又是第一优先,谁叫他此行总是喊饿!据大姐说:平时瞎猫吃得少,睡难眠,上厕所也是没有半小时绝不出来,可这次背包徒步却吃得香,睡的香,拉的痛快,真神了!我们也开玩笑,叫他以后多跟大姐出来背包徒步自虐,毛病也不药而愈了!

吃饭时我也端着饭袋跑到石崖上边吃边看美景,可惜右边的天已经布满灰色云层,只有左边雪山依然美丽。

突然我发现我揣着裤子旁边的手机不见了,心急的我马上就出发循着去鸡爪湖的路去找手机。James非常好,也同我一起去,我等不及他,先行一步一路低头使劲搜寻手机踪影。

我和James一路走一路找,在石头堆里来来回回都走了个遍,连雪路也被我翻个底朝天,最后在湖边拍照的地方也没看到,垂头丧气往回走,James仔细帮我分析,侧边口袋如果站立或走路是绝对掉不出来的,一定是蹲下手机才有可能掉出来,我仔细想了一下,就在帐篷口蹲了一下,是不是掉在帐篷里了!反正也找不到了,丢了就丢了吧!

回到营地,爱美丽告诉我她在我的帐篷里找到我的手机了!太感谢了!失而复得,太运气了!这回回家好好骂一骂夫君,我前几天还问他能不能给我的手机钻2个洞,我好拴绳子,要不每天都要找手机。大姐就是手机拴绳,虽然罗里啰嗦的,但不会弄丢手机! 大姐太英明了,回家就拴绳!

晚上起风,刮的帐篷呼呼作响,好在预报大风,我把所有的的帐篷脚都用大石头压住,要不帐篷可能被吹塌陷,一夜没睡好!不过没关系,路不长,很轻松!

昨天晚上睡觉前我逼着James把我们的照片互相空投给对方。然后我跟James说,这样今天晚上你在帐篷里就可以好好欣赏我给你拍的大把美照了!第二天起床,James就说昨天他收获了太多的美照大片了,从来没有这么多美照,以后跟着我混江湖(背包徒步),乐的一直合不拢嘴!我赶紧趁机说道:那以后你多讨好我,对我好一点,我还给你拍美照!James是个闷葫芦,话不多,但非常负责任,就看他一直陪我找手机那个认真劲就是个好同志!

吃完饭队长大姐命令拔营,再找下一个营地。在Heart Lake遭遇一家5口背包客,三个小帅哥分别4岁6岁9岁,最小的背包也有10磅,6岁背包有15磅,三兄弟每人手里一个钓鱼杆。看父母的背包大的可怕,估计大部分露营装备,都是父母来背,估计每个包要在50~60磅之间。

我们走到那个进来时错过的小路,一直走进去,这里可真是观赏远处雪山的最佳湖面,面对这样的美景,真的不想走了,大姐叫我和James爬上石头坡找营地,本想在湖边找营地的,但湖边阵阵凉风袭来,还是上山为妙。

 我们找到一个非常好非常平整,还是沙地的地方,旁边也有一排松树挡风。大家过来一看都非常喜欢,很快就轻车熟路的搭好帐篷,我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绝对不去跟着大姐走附近的步道,想睡一觉,正好爱美丽也有此意。我和爱美丽钻入帐篷呼呼大睡,大姐,瞎猫,James去走步道。

我一觉睡到3:30,起床之后本想也和爱美丽去走一走,但总觉得下面的湖应该哪里还有路,于是我带着爱美丽下到湖边,眼看着最后一块石头后面没路了,我扶着石壁,踩上最后一个石头探头一看,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石壁后面还有石头,而且还有路,我们赶忙顺着小路慢悠悠的走着,一直顺着湖边走,非常舒服惬意,不远看到树林里有营地,但已经搭好帐篷,懒得再搬家了!

再往前走,看到一个小小岛,小小岛上长着一大片郁郁葱葱的野韭菜,我们继续走,湖里有很多小鱼,都自由自在,悠闲的游着。小路通到Mack湖,又从Mack湖切入主步道,转了一圈又回来了,回来后决定去采一些韭菜,于是我们两上了那个小小岛,专挑粗大的采了一大把,爱美丽用我给她的头巾包了一个小包,假装回娘家,我给拍照留念。

正在洗韭菜,大姐和James都回来了,大姐建议James去采些韭菜回家给太太,让太太包韭菜盒子吃,于是我带他们又绕过石壁,走上小小岛采韭菜,我突然发现一个鸟窝,里面还有5个比鸡蛋小一点的蛋,真可爱,不见鸟妈妈,我们快速采了许多韭菜就赶快离开,希望鸟妈妈快点回来孵蛋!

我带着大姐和James又走了一趟这条小路,最后回到营地,这回采的韭菜一大包,我取了很多韭菜,掐断然后放入我的袋碗,直到放不下,大家都放开肚皮开吃,小蛮腰爱美丽最后一晚竟然全部吃汤熟的韭菜当晚饭!也猫大姐给夫君把韭菜细细切成韭花放入鸡蛋面里,红黄绿白,在远离人间的高山上是那么多彩及勾人胃口!

这种高山野生韭菜与家种的稍有不同,家种的韭菜是单叶,而野韭菜是中间有一个折痕的叶子,比家种的宽!

这回见识了野韭菜,只要有溪水,有湖水的岸边都会生长着野韭菜,它们不像家种韭菜那样一丛一丛的,而是一棵一棵一片一片的生长,生吃刚开始是甜的,吃的后面就觉得辣的,而且韭菜味道很浓!一路吃的脱水食品,行动粮,肉干,尿液都是浑浊不清,那天晚饭我多吃了许多韭菜,晚上竟然起夜三次,而且尿液清澈,看来韭菜还有利尿之功效!

真是幸运,晚上降温,第二天一早,起床就发现开始下雪了。我们快速打包,早饭没吃就赶快下山开车去接温姐,她一定望穿双眼等我们回来。果然她还以为我们头天晚上就会回去,殊不知大姐跟我都是荒野迷,恨不能多呆一天,哪有提前出山的呢?温姐也很棒,自己买了水彩,笔和纸,气定神闲在旅馆画了一幅小风景画!我们又趁机洗了澡,干干净净往家开。

回到家,我们一窝蜂又去吃那个饭店,我们7个人,点了9个菜,真是饿狼出山,风卷残云一扫而光,我们几个不觉得,我先生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说是从来没见过象我们这样吃饭的,吓的他尽量少吃留给我们,哈哈哈!与刚下山的饿狼共餐是要抢的吃啊!

第二天我们一起又用野韭菜做了超大的韭菜盒子,每个人都吃了3个,我夫君吃了两个,还剩下一个,大家酒足饭饱后夫君送他们一起去机场回家。

非常快乐的背包之旅,尤其是野韭菜,为我们这次行程带来那么多的额外的收益及快乐!

盼望下次再聚!

可惜少了温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