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五十六章三

(2023-11-19 12:15:58) 下一个

葛俊听了玲玲的回报也很高兴,他立刻带着春天去见了马老师。马老师把手头的一些德文资料给春天看了看,虽说这一年多春天没有用过德语了,但是她的基本知识都还在,这些简介式的东西还难不倒她,她一一给马老师和葛俊姐夫做了口头翻译。

马老师非常满意,又和春天详细讨论了办人出国留学的流程,春天在德语圈子里带来的信息给了马老师很多新的认知,而且春天反应灵敏,口齿伶俐,只要他一提头,接下来春天就能举一反三,很多实际操作的步骤,有多少可操作性以及哪些难点她全都是当场边说边分析,甚至是拿起笔来一条一条逐一理清。这样踏实又敏捷的做事方式让马老师大加赞赏,葛俊也是对春天刮目相看,大家相谈甚欢,最后约定春天回了石家庄后继续保持联系,一旦他们公司项目定下来了就邀请春天加入作为德国方面的负责人。

这次谈话过后春天这边其实倒没怎么期待日后凭着葛俊他们的这个公司从石家庄脱身出来,自从她毕业出社会这一年多也经历了不少人事,多少在阅历方面成熟了一些,知道很多事情不能看表面,一次半次谈话,就算是说得春风满面,所谓的项目云云乍听起来也都很宏大很高端,但是实际运作又是另外一回事,更有很多人当面把你夸的跟朵花儿似的,转头就可能把你丢到脖颈子后头去,所以马老师和葛俊的这些宏图与许诺春天并没很当真,她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成了固然好,自己多条路,不成也没什么损失,她该联系别的那些工作还是按部就班,毕竟比起像长春一汽这样的国有大厂,葛俊姐夫他们这种煤城里的一个小中介公司还是不靠谱的。

相对春天这种可有可无的态度葛俊和马老师倒反而上了心,马老师觉得春天是个可造之材,如果她能到德国去,在那边给他们的公司做接应一定能把这一条龙的服务做起来,所以他跟葛俊商量看有没可能葛俊和玲玲在亲戚中间帮春天筹筹钱,把她送出国。

 

玲玲自从之前跟春天聊完后对她就很看好,她其实已经在心里盘算这个主意了。开头她不知道中介办人出去留学利润是这么的可观,从一个人身上就能挣二十万呐!关键还是个无本的买卖,比所谓的“一本万利”还高!只要掌握到德国那边的信息,帮人攒攒材料,讲讲签证流程,再就是到了德国那边接接机,给找个住的地方,就这么点事,大概费点神就能办完,完全不用像现在市面上做买卖那样还要真金白银地投资进去,求爷爷告奶奶累死累活最后还不一定有这个挣得多。

先前她嫌春天家穷,一怕五万块钱他们凑不出来,二怕春天到那边混不好再赖在自己身上,可是如今相比每个人头的二十万,五万块钱算什么?何况也不用自己掏腰包,她只要帮着张罗张罗,让她妈她姨们支援点,估计春天她大舅那里也能有帮助,大家伙凑凑想来也不是难事。春天这孩子现在看来是不简单,完全不用担心日后她到了德国呆不下去,玲玲在心里暗自评价,“这是个人精,谁混不好她也不会混不好!”。

所以当葛俊回来跟她把马老师的想法说了时,她立刻就同意了,他们两口子都一致认为,把春天送出去一定大有可为。玲玲甚至想的更远,

她跟葛俊说:“我看春天这孩子日后能有大出息,帮你们做生意不算,说不准将来等咱家姑娘长大了还能借上她的力!如今咱们出力帮她出国,她一定会记住咱的好处,到时候咱们姑娘出国留学她还不一手给包办喽!”

葛俊听完乐了,他倒还没想到这一层,他于是调侃玲玲说:“到底是当领导的人啊,眼光就是看得长远!咱姑娘的未来都给打算好了。”

玲玲冲他一挥手,说:“别臭贫!我可是跟你说的正经话,我这个妹妹心里有成算,她比咱们可年轻不少,等到咱都不行了的时候,她就正当时,让她照看照看咱闺女,多好的事!”

“是是是,你说的对!”葛俊笑着恭维她,

“我也看着春天不错,不过这事我也就是动动嘴,具体操办还得是你,这几天你看看去她家跟大舅舅嬷提提这个事,先探探他们的口风再说。”

“那是当然!你在家做你的总掌柜吧,我就是个跑腿的命!”

玲玲虽然嘴上抱怨,只是她脸上却笑容满面,她跟葛俊两个自谈恋爱开始就有商有量,感情好得很,到结婚又有了女儿从来没有红过脸,最妙的是也没有个谁总让着谁,他们俩看问题的观点经常惊人的一致,就算是偶尔有个差异,说说笑笑地一商量也就没事了,所以玲玲这时边打趣他边高高兴兴地盘算起之后怎么跟贵平和长水说这件事。

 

也是凑巧,今年十一之华的兴致特别好,彻底退下来后这二年她听了玲玲的话在外面租房子开起了自己的诊所,从前她在矿总院时就是远近闻名的专家,每天愿意多花一块钱挂她专家门诊的人多得是,所以诊所一开起来,不用费力宣传很多老患者就都自动找上门来,大家口口相传,半年的功夫这里就门庭若市了。

之华总算是尝到了市场经济的甜头,她从医这么多年一直把这个工作看成是救死扶伤的责任,并没有跟金钱挂上钩,本来嘛,在医院多看一个患者少看一个患者都不会影响她月底的工资,这又不是流水线上的计件工!她从没觉得自己是在为了钱给人治病。可是现在不同了,自主经营,要费的心思可多了去了,她开始认真核算起成本和盈利来,忽然的就发现患者不止是她的病人,还是她的主顾,她的财神爷,她多看一个就多挣一份钱,到了月底一合帐,竟然赚了她在医院小半年的工资!

之华被深深地被震撼了,过去只是听说别的大夫出去单干发了大财,那时听了也没很往心里去,她心中自有年轻时候就种下的一分使命感和一分知识分子的清高,自认对金钱这东西看得很透,够吃够住够生活就行了,再多了不过就是堆纸,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没多大意思!可是现在眼看着这成倍增长的财富,之华不得不承认,那一张张印满花纹的纸的确给她带来了成就感和满足感。这大概就是新时代吧,之华没有觉得自己倒退了,物质了,相反她觉得这样很好,她仍能治病救人,还能凭这份本事挣到相应的酬劳,何乐而不为呢?

诊所这两年越做越好,当然这里也少不了女儿玲玲的帮忙,这孩子像她,爱张罗,能办事,很多外面的工商税务这些个都是她给跑的,就连诊所大门上头高高支起来的“矿总院专家韩之华门诊”这个大牌子也是她找人给做的,上面还缠了灯绳,晚上也是闪亮亮的,非常夺目。最近玲玲还让葛俊找了电视台的熟人给之华做了个访问,就在十一期间播了出来,之华本在总院这边就有名,这样一来全市都露了脸,更加成了专家中的专家!

所以之华最近心情颇为愉快,她见春天十一又回来了,便张罗着要请长水他们三口来家吃饭,许久不见春天她也很想念,要说这韩家的第三代她还就是最喜欢春天,也许是因为她这些年对长水这个弟弟付出的心血太多,春天虽是长水跟贵平的孩子,可是也仿佛是她多年来与命运抗争,拯救弟弟,最终得到的战利品。玲玲一听了这个主意正中下怀,她立刻揽过来说要替她妈张罗,并在请客前先把出国的事跟之华透了个气。

 

这天下午贵平和长水带上春天早早就打车来到了之华家,如今他们经济上也比从前那两年宽裕了,要是一家三口一起出门便会打上一辆出租车,煤城内城不大,出租车到哪儿基本都是个起步价五块钱,随着贵平和长水的工资涨起来,他们现在也不是很心疼这个钱了。

这会儿贵平正坐着跟之华还有她家的保姆小丁唠闲嗑,这保姆是之华在一年前请的,也是玲玲劝的她,年纪大了,诊所又忙,家里有个人给收拾做饭多好呀!之华倒不是死脑筋,也非守财奴,何况她小的时候韩家本来也曾用过帮工,所以听了玲玲的建议她从善如流,立刻就让玲玲去劳务市场物色人去,玲玲倒还仔细,怕外面随便找的不可靠,她在朋友同事间打听了一阵子才最后给他妈带回家来了这个小丁。之华生活上有了这么个帮手,日子过的越发舒服了。

贵平这么多年来对之华的心结一直解不开,她有时候会在背后跟长水酸几句之华,诸如“到底是地主家的小姐,现在连佣人都用上了!”

不过当面她倒还不至于给之华难堪,并且每个月来这儿给长水拿药时常常会见到小丁,时间久了她跟小丁也相熟起来,所以现在她和小丁聊的正热闹。今天虽说是之华请他们来家吃饭,可是玲玲说要弄的丰盛些,特意到附近的饭店订了几个硬菜,像酱焖肘子,松鼠鱼,京酱肉丝之类的,家里就叫小丁简单弄些凉菜,这时饭店的菜还没送来,小丁正得闲,所以就跟贵平和之华一起坐在南屋说话。

长水和春天走到院子里站在那棵葡萄藤下,这棵葡萄现在也算是根老藤了,听之华说今年结的果不多,还被鸟糟蹋了不少,她如今比上班时还忙也没时间管它,所以这时虽然是它的结果季节可是藤上垂下来的玫瑰香却只是稀稀疏疏的,

小耀刚才经过院子出门去买酒和饮料时还站住跟长水和春天说:“这葡萄架子在这里太占地方,还总招虫子招鸟,等今年冬天看我把它砍了得了。”

他说完匆匆走了,这里春天和长水对望了一眼,心中都泛起不舍。于长水,这树是他眼看着长起来的,在那苦闷绝望的年代里他曾在这棵葡萄下吹过多少次箫呢?年年这架上的绿叶依旧,老藤虬结龙蟠,益坚益忍,长水不禁慨然长叹,这棵老树在之华家的院子里安安静静,绿绿紫紫了四十多年,终于有一日为人所弃,所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树兄,你无知识应不似我这般流连兴叹吧。

而春天这时想起了小时候在这葡萄下摘过花,扑过蝴蝶,烧过毛毛虫,玩过捉迷藏,那时时光对她来说是无穷无尽的,她在意的只是玩儿,而毫不觉得美好,现在回想起来,特别是听到耀哥要砍掉这棵树时,她忽然意识到那段童真的记忆是如此的美好,明年这棵葡萄可能就不在了,不过在儿时的记忆里它依然藤蔓缠绕,玲珑剔透,芳香四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浮云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谢谢!同祝梧桐!
浮云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ghtCovid19' 的评论 : 多谢多谢!已经感恩节啦!同祝快乐!
浮云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我对煤矿其实不太了解,你才是真的懂,我就是写点外围的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感恩节快乐!
FightCovid19 回复 悄悄话 喜欢浮云的故事。祝感恩节愉快!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突然意识到,浮云对煤矿非常熟悉,尤其对改开后的煤矿熟悉。而我缺乏这一大段煤矿认知。读了你的小说,补充很多。好。谢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