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峰的世界

在下山的路上,享受着上山的乐趣。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白玉拂尘:第十六节

(2021-09-24 09:37:33) 下一个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白玉拂尘

作者: 八峰

 

第十六节

 

“这个,嗯,”林宏远目光闪烁、支吾起来。

周源没有理会林宏远的支吾继续说道:“张宝贵那天夜入道观,悄悄翻越后院东墙潜入老道士居住的东厢房,他在黑暗中打开东厢房堂屋的窗扇,翻爬进屋,黑暗之中踩踏了地上的血污,留下了脚印,当他发现老道惨死的现场,嚇得魂飞天外,壮着胆子冲进卧室,从床头上小木盒里盗走了老道士的半只墨绿玉虎,然后又循着来路、从堂屋翻越窗户逃离现场。第二天晌午,他用一条蓝色毛巾包裹着玉虎来到林记文轩行、想出卖那只玉虎赚钱,正好被你撞见,当你看到与老道秘密联系的信物墨绿玉虎竟然落在这样一个无赖手里,立刻意识到问题严重,便当即以‘高价’五百元买下了玉虎,将蓝毛巾丢进了后堂垃圾桶里。当晚你又带着酒菜悄悄来到张宝贵家,套问他是从何处如何得到玉虎,此时镇上早已传开长生观老道被杀一事,在你的追问之下,张宝贵承认潜入过道观偷盗玉虎,但坚持说没有杀害老道或者看见过他的白玉拂尘,你当然不相信这个无赖的陈词,为绝后患,你便起了杀心,于是趁其不备,用毒针刺入张宝贵颈部将其杀死灭口,又彻底翻查了他的住处,却怎么也找不到那柄白玉拂尘。仓皇之中,你没有注意到自己心爱的打火机已经被张宝贵窃握在手——而我们却在现场勘察时发现了它!”

“我没杀人,我不晓得你在说啥子。”林宏远仍然争辩,声音却低了许多。

“你还不晓得?那看看这是什么?”周源挥了下手,定国上前将一个打开的小木盒递到身体开始哆嗦的古玩店老板面前,“看见了吧,这也是一只墨绿玉虎,从你家里刚刚搜出来的,跟你从张宝贵手里买下的是左右合对!这便是你当初与元清接头联系的信物。”

周源拿出盒子里的玉虎,与手里的另一只合对在一起,变成了一只完整的玉虎,“看清楚了吧,几年前你来到青莲镇时,就是拿着这半只玉虎和元清道人接上了联系!还有这支用过的毒针注射器,也是从你店铺里后面的垃圾桶里找到的,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林宏远彻底失去了顽抗的精神,他低下头,面若死灰、眼光无神地看着地面。

“把他押下去!”王翰招了下手,两个民警上前给古玩店老板戴上手铐,押着他走出了大殿。

“你当初是怎么怀疑到这个林老板身上的?”王翰跟周源一起走出道观的山门时问道。

“你还记得在文轩行他给我们敬烟时的情形吗?他敬烟之后伸手去口袋里摸打火机,却没有摸出来,后来生气地叫那个年轻伙计小陈去拿火柴来;而我去厕所的时候陈小松告诉我,林老板平日都是用他心爱的打火机点烟的,当天晚上我又拿着在张宝贵板房里发现的那个银质打火机找到陈小松核实,他看了之后告诉我说那就是他老板的打火机。还有,张宝贵明明是拿着一个蓝布包着的玉虎进了文轩行估卖,林宏远却不承认与其有任何交易,可是我很快都从陈小松那里得到了事实真相。他为什么要隐瞒这样一笔普通的交易?这些都不得不令我起疑。”

“真是辛苦了你们!谢谢,非常感谢啊!” 熊局长快步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过来的是国安局的钟科长。

几个人一番握手后,熊局长高兴地说道:“多亏你们日以继夜的侦破,弄清了元清老道被杀的真相,抓获了隐藏的间谍,这个案子的刑事犯罪部分可以结案了,但间谍罪部分要交由省国安局和成都军区保卫部审理。所以,我们可以把谢青林正式逮捕、押往县公安局进行审理起诉;而这个林宏远则要交给钟科长,由他们带回成都去进行审理,然后再移交给我们地方公安局和检察院、做两罪归一的正式结案。”

钟科长走过来向周源和定国握手告别、然后上车离去,熊局长和王翰也上了最后一辆吉普车。

“走啊,上车吧,我把你们俩送回客栈去!”王翰在最后一辆吉普车上向两人招手。

“不用了,你们先走吧——我们俩就想走走路,反正也不远。”周源和定国向他挥了挥手。

 

此时,东方的地平线上已经浮现出一缕朦胧的鱼白,天空里翻滚的乌云也慢慢散去,露出来一轮正慢慢西沉的月亮,清凉皎洁的月光从树梢洒在了地上,微风里隐隐传来了远处村落里的鸡鸣之声。

周源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唉,真的好困!”

“再来支烟吧?”定国掏出了烟盒。

“不不,不抽烟了——走吧,回客栈去,是时候好好的睡一觉了!” 两个人迈开脚步,拖着疲惫的身体,沿着道观前面石渣铺垫的土路慢慢的朝镇上走去。

定国一边走一边问道:“咱们去文轩行那天,那个林老板的表现是有些可疑。可是元清老道生前跟咱们连面都没有见过,只是在凶案发生后听人们说起过他,而且都是赞不绝口的称颂之词,你是怎么怀疑到他头上的?我是说当初、你怎么会想到要把元清的资料和那张刺青的照片发给湖南省公安厅,让他们追查元清老道当年的背景情况呢?你是不是那个时候就怀疑他早年欠下了孽债、所以遭人报复?”

“是的,”周源点点头:“看到那个惨不忍睹的杀人现场,我立刻就想到了凶手的动机是报复杀人;如果没有血海深仇,谁会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来杀死一个被乡民视为德高望重、心性随和、仁慈行善的老道士?这里面一定有原因。在派出所和吴镇长见面那天,我在书架上偶然看到一本《林海雪原》,突然想到书里面那个宋宝森;他表面上是神河庙里的定河道人,实际上却是个魔头、日本关东军三一八七部队大佐,国民党军统的少将高参,联想到元清本是湖南人,解放初期才来到川西大邑这一带,于是便产生了对元清早年身世与活动的怀疑。结果湖南省厅那边根据元清的照片、相关资料以及胳膊上被割下来的那块刺青,很快就查出来他就是当年横行湘西、恶贯满盈的大土匪头子范五七。”

-- 白玉拂尘全文完

注释

[1] 刘文彩(1887年-1949年10月17日),字星廷,中国四川大邑县人,著名的大地主,民国时期军阀刘文辉之兄。其庄园大邑刘氏庄园至今保存完好,并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 粉碎四人帮,指1976年10月6日,时任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华国锋联合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和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等人将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毛远新五人于北京中南海以“隔离审查”名义抓捕并拘禁的事件。事后,华国锋接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结束了毛泽东所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3] 《林海雪原》,原名为《林海雪原荡匪记》,是一部描写一九四六年冬解放军在中国东北地区剿匪的小说。由作家曲波创作,于1957年正式出版,曾被翻译成英文、日文等多种文字。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