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峰的世界

在下山的路上,享受着上山的乐趣。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成都女排案:第十二节

(2021-07-16 09:59:56) 下一个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成都女排案

作者: 八峰

 

第十二节

 

原来,昨天夜里十一点半左右,成都市西城区府南河边的一处社区公园里有人报案,说是在靠近公园东北角门的一座四角飞檐的凉亭里发现了女尸一具,当地派出所立刻派人去查,发现死者正是四川女排的行政助理林茹。

消息传到市局,值班室立刻通知王国庆及其重案组急赴现场勘察。发现尸体的凉亭位于公园偏隅一角,离东北角门大约百余米,周围的竹林茂密幽暗,在夜里显得格外阴森。先前赶到的民警们已经把守住了凉亭四周的通道,封锁了公园东北角门,还架起了工作灯将现场照得雪亮。

王国庆、周源和定国走近凉亭,一眼就看到了被害人林茹的尸体。

女助理的尸体成坐姿,身子斜靠着凉亭北面一根漆色斑驳的柱子,一只小巧的女士坤包掉落在地上。周源戴上手套走上前去,近距离地观察死者,他注意到女人的脸上经过了精心的描眉与化妆,嘴唇上涂抹着口红,衣着打扮也十分艳丽。

“看这个样子,这女人好像是来此约会什么情人的。”定国在一旁轻声说道。

周源没有出声,他继续仔细地查看,发现死者的衣服各处都没有被撕扯过的迹象。他轻轻地扶起了林茹的头颅,看到其脖颈上咽喉处有明显被人用手猛掐后留下的勒伤痕迹,而身体其他部位并无明显的受伤痕迹。

“看样子,”周源站在死者的一侧,两只手掌比划着、模拟出一个掐锁咽喉的姿势:“林茹是坐在这里,被人由正面突然猛掐咽喉部窒息而死,这个人显然离林茹很近,以至于她毫无戒备——可能当时两人正坐一起,这个男的坐在林茹的右侧——用他的右手扼住林茹的咽喉猛掐,而他的左手则从林茹背后抓住她的左手腕来控制被害人的挣扎;从这几点来看,我同意你的说法:凶手应该是个熟人,而且很可能就是林茹的情人。”

“嗯,应该是这样。”定国也低头查看了死者的左手,在女人纤细白嫩的手腕处果然有被猛力掐捏后留下的淤血痕迹。

周源蹲下身体,他发现林茹右脚的高跟鞋脱落了,掉在距离尸体一米左右的地面上,他捡起那只高跟鞋仔细查看起来,还跟尸体左脚上的高跟鞋底部对比了一下,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小心翼翼地从脱落的高跟鞋鞋跟底部刮下来一些黑褐色的斑块,凑到鼻子跟前闻嗅了一下,然后装进定国打开的一只小证物袋里。

“把这只鞋也装起来带回去检验——我估计,这只鞋是林茹在挣扎过程中脱落的,凶手是坐在她的右边,左手从林茹身后紧紧抱住她,右手则猛掐她的咽喉,女人在挣扎时右脚的高跟鞋使劲蹬踹了凶手,尖利的高跟可能戳伤了凶手的小腿或脚踝什么地方,在鞋跟儿底部留下了这些黑红色的血垢。”周源对旁边的一个民警说道。

“你们看这个坤包,”王国庆蹲在一边招了下手,周源和定国转身走到跟前,注视着地上那只精致小巧的粉色坤包,“手袋被打开了,里面的钱币都没有了——应该是被凶手抢走了,这是不是为财害命啊?”王国庆指着拉链打开的小包说道。

“应该不是,”定国指着靠在亭柱上的死者:“你看、林茹脖子上佩戴的白金项链和两边的耳环都完好无损,手腕上的坤表也在,如果是图财害命,怎么会放过这些东西呢?”

两人正交谈着,听见一旁弯着腰查看林茹尸体的周源嘴里发出一声轻轻的欢呼,他直起腰来,转向王国庆和定国:“你们看,这是我刚刚在林茹紧握成拳的右手里发现的。”

周源伸开戴着手套的右手掌,在他的掌心里有一枚纽扣。

“这应该是林茹在挣扎过程中从凶手衣服上、准确地说应该是上衣或者外套上扯下来的一枚纽扣。”周源推测道。

“啊,这可是个重要的证据。”定国凑上前来仔细查看着那个钮扣。

“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倒霉啊!”王国庆看了一眼,掏出一支烟点燃叼在嘴里,语气沮丧地说道。

周源摘下了手套,他循着一条嵌入石子的小路慢慢走到了公园的东北角门外,看见路边沿着公园围墙用砖砌成的花坛下铺了一张草席,一个衣衫褴楼的老乞丐正裹着一件破旧的大衣躺在那里。

周源走上前去,蹲下身子,拍了拍老人叫他起来,然后拿出了一支香烟:“老人家,今晚八九点左右,你有没有看见过一男一女从这里走进了公园?”

老乞丐听了一怔,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我呀,啥子都看不见哦!”

借着马路边的灯光,周源才发现老人原来是个盲子。

“哦,对不起哦,老人家,我不晓得你眼睛不方便。”周源不好意思地道歉,站起来准备离开。

“我看不到,听得到?,”老乞丐喘着粗气,操一口浓重的四川话说道。

周源一听连忙又蹲了下来:“好好好,老人家,那就请你把你听到的都告诉我,谢谢你哦!”他把香烟点燃后递给了老乞丐。

老头儿贪婪地吸了一口烟,告诉周源说,他的确听见了一男一女两个人在这里约会,女的先来的,男的是骑车赶来的。

“那个女的还埋怨男的来迟了,说啥子‘你啷个搞里嘛,一股酒味儿,讨厌!’,那个男的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又说那边竹林里有个亭子、我们去那儿吧,然后两个人就离开了,那个时候差不多就是八点半钟。”

“哦?”周源耐心听完了老乞丐的叙述,突然、他看着老乞丐失明的双眼发问:“你怎么知道那个时候‘差不多是八点半钟’?”

“哎呀,收垃圾的车子每天晚上都是那个时间来的?!”老乞丐杨起手里棍子朝路边指了指,周源侧身扭头一看,路边果然有两个并排放在一起的半人多高的塑料垃圾桶,上面用白油漆涂着‘西城区市政环卫’几个大字。

“谢谢你啊!老人家!”周源把一张五元的人民币塞进了老人的手里,站起来返回了凉亭现场。一群民警正在王国庆的指挥下完成现场的勘查取证,并把被害人的尸体搬运回市局做法医鉴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