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峰的世界

在下山的路上,享受着上山的乐趣。我能做的,就是努力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写出来,希望别人也能够喜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第八节

(2021-05-24 16:16:20) 下一个

双林奇案录第一部之河南烩面馆

作者: 八峰

 

第八节

 

离开炊事班,周源和孙忠阳又匆匆来到警卫班,讯问了昨夜和今早上岗值勤的战士,查看了存留在招待所门岗的‘人员出入记录’,了解到夏龙山从昨天下午返回招待所后就再也没有人见到其出入过大门。

周源请贾所长立刻把炊事班和锅炉房的战士与职工都召集到值班室旁边的会议室等候讯问,然后对孙忠阳说:“走吧,咱们再去一趟锅炉房,那是需要彻底搜查的地方!”

两人和梁干事一起顺着二楼右边楼道尽头的楼梯下来到了锅炉房,开始仔细搜查锅炉房东西两边的屋子。

正在这时,贾所长匆匆地跑来,对孙忠阳轻声说道:“我在办公室里接到一个紧急电话,是你们基地政治部张环副主任打来的,要你亲自接电话。” 孙忠阳听闻后连忙跟着贾所长离去了。

“嘿嘿,有意思,你看这个老李头,其他的工具都放在外屋靠墙这里,唯独这把劈柴的斧子被他放在西边这屋子里靠着床架,”周源对正在低头检查床铺的梁干事说道,随后他拿起那把斧头,掏出放大镜仔细检查起斧子的刃口、斧背和长长的手把。

“你瞧,斧把和斧头两面都有被棉质纤维物擦拭过的痕迹,但是在斧背上端的侧面上还是留下了一点已经干凅的血迹和几根毛发!”周源把放大镜递给了梁干事。

“嗯,真是的!这劈柴的斧子上怎么会有血迹和头发?”梁干事看了诧异道。

“因为它可能是件凶器。”周源脸色沉重地回答。

“凶器?杀人的凶器吗?”梁干事有些震惊地问道。

周源没有回答,继续让梁干事对他先前在西屋里西南墙角木柱上发现的带血手印进行了拍照和取样,两人又在西屋通往外间的地上发现了一块被拖擦过但遗留下来的疑似干凅的血迹。

周源走到西屋里靠西面墙壁摆放的条桌前,用镊子从桌子上一个被当作烟灰缸使用的浅口粗瓷碗里夹出来一个香烟蒂放进证物袋里,又把桌面上杂乱堆集的书报等东西清理了一下,突然间他眼睛一亮:在墙壁与条桌靠墙一侧边沿相接的缝隙里卡着一支白色的笔身镶有金箍的红蓝双色圆珠笔,他小心翼翼地取出那支圆珠笔,对着从窗外射入的光线兴奋地观察起来。

“怎么?这是个重要的物证吗?”刚刚走进来的张立伟看着周源手里举着的圆珠笔问道。

“嗯,是个非常重要的物证——你知道吗,这可是田参谋皮包里的一只圆珠笔!”周源面带微笑地回答。

“哦?你怎么知道?”张立伟也兴奋了起来。

“田参谋第一次在火车站附近的河南烩面馆里丢失文件包时,曾经告诉过我那个黑色文件包里所有的东西,包括有一只这样的红蓝双色圆珠笔,是他这次到沈阳开会时发的,他身上有一支,皮包里还有一支,我还见过他佩带在身上的那支。”

周源突然抬起头来、对张立伟说道:“快,请你快去告诉孙科长——立刻把那个锅炉工老李头控制起来!准备好审讯,等我和梁干事回来就开始。”

“好的,不过,咱们还没找到丢失的文件包和那个失踪的夏龙山呢。”张立伟正欲出门,又回头望着周源。

“没关系,你先去吧,这里我和梁干事会接着搜查的。” 张立伟走后,周源对梁干事一挥手:“走,带上外屋那两个战士,把那两把铁锨也带上。”

“去哪儿?干嘛还要带铁锨?”梁干事不解地问道。

“挖煤!”周源头也不回、匆匆走出锅炉房,朝左边用木栅栏围起来的堆煤场走去。

回到招待所贾所长的办公室里,张立伟把周源的发现和他要求拘捕老李头的建议告诉了刚接完长途电话的孙忠阳。

“嗯,那就先把这个老李头控制起来吧!”孙忠阳点头表示同意。

两人立刻赶到招待所主楼,张立伟安排手下的军警把正与几个人坐在会议室里等候讯问的锅炉工老李单独带到了一楼值班室旁边的一个办公间里看守起来,孙忠阳则请贾所长调来了老李头的档案材料,并把会议室里等候讯问的其他人暂时移置到另外一个房间,由警卫班看管。

又过了约二十分钟,周源和梁干事匆匆地赶过来了。

“怎么样?确定可以审问了吗?”孙忠阳看着二人问道,从周源脸上微笑的神情便知道他已经有了把握。

 “万事俱备!开始审问吧。”周源点点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