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剑恋歌

以西晋末年,八王之乱和‘五胡乱华’为时代背景,以晋惠帝皇后羊献容为中心, 从她出生到去世的传奇经历和当皇后的五立五废、忽荣忽辱为主线,描写了围绕着她的一些 英雄剑客侠义恋情及悲欢离合。
正文

第1回 美女出世 胡儿献宝 (上)

(2021-05-03 06:59:07) 下一个

公元286年,即晋武帝司马炎太康七年,一个绝色美女,天生尤物,降生在首都洛阳的簪缨世家、太傅羊府。她的美艳可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位美女相比,较西施、王嫱、赵飞燕或扬玉环毫不逊色,但她的命运凄苦漂零、忽荣忽辱、大起大落,五立五废,令人无限同情,她就是后来晋惠帝的皇后——羊献容。

祖父羊觚,是晋武帝司马炎依靠的心腹重臣,官居太傅,并长期任荆州都督,征南大将军。南城羊家是名门望族,更是诗礼世家。羊觚手握重兵,为一方镇帅,上马管军,下马管民,但他本人,却是有名的儒家学者,著作甚丰。在他治下,劝农课桑,督学督耕,开荒地千顷,荆州几十万人民,过着丰足安定的生活。只有一个儿子玄之,留京守家,前任国子博士,现为尚书郎。

太傅府有千金降生,非同小可。先是武帝司马炎令黄门郎赐金一百两,彩缎十端,后是中宫扬皇后令宦官送明珠一斛,其他文武百官,各进贺礼更不必说。

羊玄之的继室夫人孙氏,是个美貌绝伦的江南女子,两年前为玄之生一子羊琮,玄之年老,想念女儿。这个婴儿临产,医生、产婆,奴仆丫环,百般维护,唯恐有失。真是内外端肃,人人紧张。婴儿顺利出生,只觉满室异香,同时响起响亮的啼哭。羊玄之坐在书房,焦躁不安,深恐有什麽差错。

这次孙氏怀孕,红霞满面,娇艳如花,当时认为:女儿装扮娘。因此猜是个女儿,又喜又忧,又不敢入内探望。正在徘徊间,如夫人元桂走进,喜声贺道:“恭喜大人,夫人产一千金。”


玄之大喜,往内房走去。冷不防斜刺里冲出一位小小公子,着团花锦袍,戴束发金冠,一撮红缨,战战乱抖。年虽尚幼,却虎虎生威,一对眼睛,明亮闪光。小公子大声说:“我去看看我的小妹妹。”

向内房如飞奔去,羊玄之不觉好笑。原来,这个当时只有6岁的小公子王篪,是羊觚大弟子,平吴首功、封武昌郡公、龙骧大将军王浚的幼子。王浚灭吴是在公元280年,即太康元年。

这年,王浚正妻生下一子,即幼子王篪,因认为喜兆,特别宠爱,想送到大儒羊觚处教育。这时羊觚仍坐镇襄阳,都督荆州诸军事。

故王篪常来羊家,由玄之教习,发蒙认字,学些礼数准备到襄阳随羊觚读书。这天闻听羊玄之夫人产下一女,不觉欢喜异常,不知避忌,直闯内室,要看看新出生的小妹妹。羊王两家世交,王公子在羊府既是贵宾,又是人人喜爱的孩童,故无人阻拦,竟直入产房。

孙氏夫人躺在床上,锦被复盖,婴儿已包好,正由乳母抱哄,但婴儿发出嘤嘤哭声,似已知将来不幸的命运。

王篪向孙夫人问候请安后,将婴儿抱过,看着她那粉嫩的小脸,惊讶地对孙氏说:“婶婶,小妹妹真美啊!”众人好笑,想那初生婴儿,额有皱纹,两眼如豆,张开无牙的小嘴啼哭,那里说得上美丽,但王篪偏以为美,想是前缘。

孙氏说:“篪公子,你喜欢她吗?”小篪认真点头:“我喜欢她,她这样美丽,就叫献容吧。”孙氏说:“多谢篪公子赐名。”

王篪严肃地说:“婶婶好生教养,等我学成归来,长大以后就娶小妹妹为妻。”孙氏笑说:“那敢情好,如篪公子不弃,就把献容许配给公子吧。”

王篪把婴儿交给乳母,竟跪下对孙氏磕了三个头,说:“多谢岳母大人。”周围的仆奴丫环,看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都笑起来。

孙氏也笑着说:“不忙,公子的年纪太小,将来还要两家大人商议后才作定哩。”王篪说:“我的终身大事,自是要禀知父母,但大丈夫一言,父母也定会赞同。”

这个小小‘大丈夫’王篪又抱过婴儿,在她脸上轻轻一吻,说也奇怪,婴儿止住啼哭,对他嫣然一笑。王篪颈上悬一古钱,是祖上传下,婴儿两手乱舞,竟抓住不放。王篪说:“
小妹妹,我把这给你,聘你为妻。”


羊玄之走进来,所有仆妇、丫头、产婆、一齐站起,垂手侍立。只有孙氏夫人仍躺卧。自持有功的产婆上前跪一膝,谀声道:“恭喜大人,夫人产下一位千金小姐,满室生香,将来必是大贵人。”

玄之直趋夫人床前,弯腰问道:“夫人,你可安好?”夫人微笑回答:“苍天保佑,托大人福,妾身尚安,女婴也顺利出生。”

玄之摸了摸她的头额,说道:“夫人辛苦了。”转身走向婴儿,乳母慢慢把婴儿举到玄之面前。

婴儿自王篪吻后,已不再啼哭,两手乱舞,口中呀呀出声,一双漆黑的眼睛四下好奇观望,转向走来的父亲。玄之心中升起一股温暖亲情,左手握着那粉嫩小手,右手小心抚摸那玉脂般的小脸,不觉忘情说道:“小心肝,宝贝女儿,你终于来了,爸爸盼你好久了。”此言一出,周围具都感动,夫人竟流下泪来。

婴儿用手抓住爸爸手指,乌黑眼睛看着爸爸那充满怜爱的脸,呀呀说个不停。玄之不能自己,低头去亲她的小脸蛋,她又用另一只手抓住爸爸的胡须,周围人都笑,但也解脱不开


王篪走上前来,他虽然只有6岁,却身材瘦长,用手拍拍婴儿,说:“献容妹妹,好了,放开你爸爸。”婴儿转眼去看王篪,放了爸爸。

玄之喜道:“篪儿,看来她甚是喜欢你,‘献容’是你给她起取的名字吗?”

王篪转身回答:“玄叔,小妹妹是造化献给叔父婶母大人的丽姿美容,天地生成,理应获此佳名。”

玄之大笑,回头问道:“夫人以为如何?”夫人笑答:“全凭大人作主。”

玄之说:“好吧,就把献容作乳名。我们诗礼世家,婴儿的书名应由尊长赐予,父亲大人(太傅羊觚)尚在荆州任上,明年80大寿,我正要带篪儿前去拜寿,亲自禀报喜讯,老人家必喜,由他赐名吧。”

后来羊觚得报,果然大喜,又听说生时满宝异香,更觉稀罕,赏玉圭一块,并赐名为琬(没有角的玉圭),这是后话。


这时急步走进一管事丫环,曲膝向玄之报:“禀大人,舅大人孙将军到,现在厅上。”玄之
对夫人说:“你哥哥到了,我出去看看。”

夫人说:“请说我不能亲迎,产房不洁,请他不必进来了。”

玄之对王篪说:“篪儿,你也同我一起去看看吧。孙将军现在很有权势,将来可以照应你呢。”携着王篪的手要走。

王篪舍不下献容,不知天高地厚,却豪迈地说:“大丈夫立身处世,岂要别人照看。”

孙氏夫人说:“篪公子,孙将军是我亲哥哥,你既称我婶母,那他也算你的长辈,出去见见无妨。”

王篪只好放开婴儿小手,恋恋不舍跟玄之出去。走到门边,婴儿大叫一声,王篪连忙跑回,亲着她的小脸说:“献容妹妹,我去去就来。”


孙氏夫人的哥哥孙秀,时在赵王司马伦麾下。赵王伦是司马懿的第九子,武帝司马炎的叔父,现在是掌握禁军的护中军将军。

禁军将领不是亲王就是外戚,故禁军自成体系,用天子令旗‘驱虞幡’调动。孙秀是赵王伦的心腹,言听计从,职衔是禁军长史、偏将军。


玄之来到大厅,孙秀已在等候。孙秀年二十稍过,中等身材,面色雪白,与其妹相似,但两道浓眉间有一股杀气,与羊玄之的满脸书卷秀气形成对比。

两人至亲,也不多礼,孙秀执手相问:“听说玄之兄和我妹得一千金,现在状况如何?”

玄之说:“托舅兄大人福,母女俱安。”

孙秀见玄之身边一小公子,垂手旁侍,因问:“这位小公子不是令郎,不知出身谁家
?”

玄之说:“这就是龙骧大将军(王浚)的少公子。”

又对王篪说:“这位是赵王府长史孙秀将军,也就是你婶母的哥哥,快过来拜见。”

王篪走上前,恭敬跪下说:“拜见孙将军。”

孙秀见他,小小年纪,一团英气,不觉好奇,对玄之说:“真是将门虎子啊!”

玄之笑道:“王将军有九子,文武双全,长公子王笺已出镇秦州。这位幼公子,算是我的学生,不日随我去襄阳,在我父亲太傅大人左右习学。

王龙骧平吴时直克建业,亲缚吴帝,但论功时未得居首,视为终生憾事,自认是处世谋略不足,故盼望这位篪公子文武双全,向我父亲学习韬略和哲理。”

孙秀笑道:“王将军功勋盖世,人人皆知其平吴奇功,爵封郡公,子尚(娶)公主,也就算位极人臣了,仍如此费心筹划,可见爱子之情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