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读邓瑛诗歌《对话》

(2022-11-06 12:10:44) 下一个

读懂一首诗歌是非常难的。

原因是你不懂诗人的心境,你也不知道诗人写诗时的背景。但是读诗就像看画一样,一幅画,千人看千种说。我读一首诗,我就只能说出自己读它时的感受。

我以为诗歌分二种,一种属于“显性”,一种属于“隐性”。比如老木的《向前走的象群》,形象鲜明,作者意图鲜明,它就是一首“显性”的诗。而邓瑛女士的这首《对话》,应该属于“隐性”的诗。

我同邓瑛并不熟识,但是这并不妨碍我读她的诗歌并评论之。因为许多诗歌的作者同他们的读者大都是不相熟识的。这首诗歌我反复吟读多遍,再去网上搜查了资料,方能挖掘出里面的内涵,说出几句。

我们先来看它的题目《对话》,幸好这个题目,点出了要点,让我知道这首诗歌是讲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的对话。而这个对话在诗中进行了二次,一次是真实的存在,一次是虚拟。

秋天”有哪些说法?展现文化涵养| 中华文化300问| 秋诗| 词语典故| 大纪元

在某一个秋天,作者看到一朵野菊花,触景生情。这是我们每个人生命中都有过的体验,因为场景是带有记忆性的,当类似的场景再次出现时,记忆就跳出来了。而作者回想起的是一次对话。于是作者抓住瞬间的灵感,写下了这首短诗。

作者是一个有着移民背景的人,这样的生命中一定有许多刻骨的体验,心酸苦辣自知。她在记忆的隧道中兜兜转转,碰到了一种叫做告别的场景。她想起了过往的一个春天,(同大自然不同,生命中的这个春天不怎么美丽,它带点“苦”),她同一个叫做孙建军的诗人见面了,又分手了。他们两人谈得很好,因为是“促膝笑语”,他们还唱了一首老歌,《当我们老了》这首歌让他们能够望断人生的尽头。

少年人阅历浅显,心里没有忧愁,“为赋新诗强说愁”;而中年人不一样,他们心中已经五味杂陈,却“欲说还休”。于是大家选择唱歌,卡拉可以永远OK.......当二位诗人将老歌唱尽的时候,心里就产生出无数的诗歌。所以作者说:娱乐尽了的时候,世界会诞生数不清的诗人。

期待秋天的1000種原因,看完你也會希望一年四季如秋啦~|PopDaily 波波黛莉

秋天是让人回忆和感伤的季节,作者在秋天里回望那个有点模糊远去了的春天,心里在同那位诗人再次隔空“对话”,也许那位诗人已经淡忘了这场对话,但在作者的心里,怀念依然留存。当她看到秋天的野菊花时,她盼望地相信,“苦春”中的对方没有改变----“你还是你”!

我们再来看看这首诗的结构。

它分成四段。第一段四句、第二段六句、第三第四段各是八句。这是一种递增的格式,不仅是句和词的递增,而内容的表述也是递增的,怀念随着诗句渐渐地流淌出来,内涵也逐次升高。

 

注:应朋友穆女士之邀,为邓瑛的诗歌《对话》点评,写于2020年6月底

]]]]]]]]]]]]]]]]]]]]]]]]]]]]]]]]]]]]]]]]]]]]]]]]]]]]]]]]]]]]]]]]]]]]]]]]]]]]]]]]]]]]]]]]]]]]]]]]]]]]]]]]]]]]]]]]]]]]]

 

附录:

 

《对话》文/邓瑛(德国)

 

回望告别的那个瞬间

看见一朵野菊正在构思

于是,我写了若干行

即将离开的秋思

 

我总想知道

那些与我过往的命运

物是人非之间

红尘滚滚

虚空或是星辰

抑或告别与相逢

 

这是苦春的时候

那个叫孙建军的诗人

发话,说曾经相识

并且也促膝笑语

把当我们老了那首老歌

唱到娱乐尽头的时候

世界就会诞生

数不清的诗人

 

你可能已经忘淡

现在好不好的寒暄

但我必须想念岁月沧桑

连同你的记忆

所以,不论回眸是春

还是,转身遇秋

猛然的意象

那就是你,还是你。

 

一诗多译】《所言极是鄧瑛(德国)翻译:陈子弘、李菲菲、希希、魏红霞-澳纽网文苑Ying deng_Klein(德国)邓瑛 、笔名和曾用名,毛毛、樱子。资深文化名人,著名社会活动家。现为中欧跨文化作家协会会员,香港诗人联盟理事.香港国际名师名家名人联合会荣誉副主席,国际联合报社执行总编,世界诗歌联合总会常务主席、作协会员、欧洲华文诗会会员,国际田园诗会副会长、栖心晓筑文学社荣誉社长、凤凰诗社欧洲总社会员等。长期从事文化艺术领域和驻外机构工作。为人谦和,文字优美,其作品和人品皆深受大家喜爱!现居德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