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走不下去也要走

(2021-10-09 15:10:05) 下一个

拉锯战图片_拉锯战素材_拉锯战高清图片_摄图网图片下载

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不过发生的形式令人意外。

知道他们会出幺蛾子,早就写信去打听了,然后他们回答我,提前三个月申请就可以了。等啊等啊,眼见日期近了,也不见来信,去打听,一直找理由拖,问人家要钱真的是难上加难。可是当年让我们交税催得紧迫,不是有法律有约定的,怎么到时都要赖掉呢?

一直以来,我就知道数据不对,懒得同他们去搞,搞不过他们的。但是这次是最后一次,总要搞清楚,不能一直吃亏下去。

反驳期是一个月,故意晚寄一个星期,让我的时间压力大增。信是一号写的,我八号才收到,在德国最慢是三天,最快是一天,这个八天是故意为难我。

要到处找帮助的人,很难,现在的人都只愿意帮你查错,却不肯出面打官司。查错,也只是为了钱,真的也不肯讲实话。而且大家都忙,等来等去的,心情焦急。干脆自己上阵,对不对也不管,死不死也不管了。

我的对策是,每天强迫自己上网自学,好在今日的资讯比从前多,查阅方便。想当年,为了避税,自己每天跑图书馆。虽然赢了,却非常地劳累。不过,也惊奇自己,小白一个,居然赢了。

不管喜欢不喜欢,每天要接触这个主题,看不懂的词,就是一个课题,追着去查去解释。就好像我们学习一门课,也是要每天上课,日积月累,才能慢慢掌握。这样的话,那个胡乱的Bescheid一来,我当天就回答,就反驳,让他们的时间阴谋无法得逞。我写出要点,老公修改语法,我再把它们打印出来,老公签字,我再跑去邮局,寄挂号信加回执。自己这方面总要做到滴水不漏。

最害怕他们不回答不理睬。心里一直在想对策。

第一次来信,是不肯给,让我们再等二年,岂有此理,法律规定是今年。给你多发50欧元一个月,一次性补足2600欧元,想堵住你的嘴。

第二次来信,是答应从今年10月份给,但是钱没变,还是老样子,耍了另外的花招。总算我的第一步棋子是走对了。接着再反驳,因为这次心里有了点底,学到了一点知识。

只好走一步是一步,推进度很小。但是不能停止,怎么也要走下去。

他们有他们的底线和防线,我也有我的策略。一次一次地反驳,初级的中级的。直到他们耍赖不理,那就第一次警告,第二次警告,第三次警告,在德国就是这样的套路。三个月后仨次警告后,就有权力上法院打官司。个人不用花钱,输了也不用花钱,因为我是自己代表自己,没有人肯帮你的。因为人家也知道,跟国家搞,是搞不过的。

法院无法推脱,只能受理,钱在人家口袋里,理在我这边。这法院受理要等好几年。让它去,反正赢了会退赔,输了你也没损失。如果你受不了,退下阵,那么你就是被你自己打败了,人家最开心这样。有几次,我就是这样,心脏受不了,放弃。

不要以为法院秉持公道,他们也是各人打五十大板。记得那一次打,打了三年才判,2000欧元的钱要我付,我不付,没有道理。结果,法官怎么说,让我放弃继续上诉的权力,他帮我免去1000欧元。我只好答应,说实在,我根本没有底气继续上诉。但是,如果我一开始就顶不住的话,那1000欧元也跑了。所以,还是值得。

是不是德国政府一直就这样的呢?听说以前不是,以前很宽松的。现在来了许多难民,钱就紧了,再加上二年的瘟疫,国库里没啥钱了。国家要举债。所以尽量少发停发。到处都是这样,养老金、医疗保险等等,都是问题。

我自己很识相,从2008年起,就知道数字不对,自己想想算了,不去搞了。但这次是最终结算,一定要搞的,不然要吃亏到底了。

我还要祷告,求主帮助。有人对我说,你不是一个人,你有帮助的。说来真的很神奇,我的反驳信发出后,他们应该是9月30日收到,10月8日我拿到他们同意今年起算的说法。可是,这中间,10月4日那天,我拿到一封没头没脑的资料,很全。没有信,也没有说明,就是一踏资料,原来里面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他们的数据是怎么出来的?这就让我有了参照系统,一点一点去对去查,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让我早日做好准备,随时回应。不知道谁寄的,那个人想偷偷地帮我????

看网上资料说,全德国至少一半的计算都是错误的,另外他们不肯给全资料,也不给编号。仅仅要看懂那像天文格式的文件就让人摸不着头脑。幸好,我还没有老年痴呆,不过,我已经过了甲子,所以,要赶快完成这些任务,越往后越不行了,别人自己都指望不上。

 

个人与个人,国家与个人,国家与国家,到处都是为了钱在拉锯战中奋斗。

 

求主帮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看不出到底是欠债不还还是什么其它原因,无从评判:)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