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蓓蓓

喜欢写随感,东南西北,想到啥写啥
正文

打针

(2021-05-06 15:31:58) 下一个

这里的打针不是指打疫苗。

年纪往上爬,一方面心里高兴,终于也有了一把年纪垫底,不枉我来世一遭,把成本给赚回来了;另一方面身体里面的器官也闹起情绪罢起了工。挣扎了十几年,终于在去年的八月份,被医生宣布打针。果然一针下去之后,效果就显现了。

各个医生对病情的态度都不一样。家庭医生一直都没当回事,拖拖拖,拖到实在不像样子了,才说“是不是打针啊?或者送你去专科医生那里”。我选了后者。

专科医生比较讲究,马上就采取了有力的措施,还送我去学校学习。时间久了,对专科医生也皮了,觉得她也不怎么认真!也许她是认真的,只是她对病人太了解了,所以不多说话,三分钟就把问诊解决了。

倒是学校里那个土耳其女医生,非常地好。每次都让我感动,她像一个科学家,把你的数据分析得来来去去,苦苦思索,要想出一个好的办法;她又像是你的家人,为你着想,一心要救你。她说,你年岁还轻,一定要想办法控制在7之内。其实,我不觉得自己年轻,我也无所谓。因为没有严重的教训,又不痛不痒。我知道,我的病就是我的嘴,我喜欢吃,不停地吃,还吃得很甜。所以,无论用什么药都是没用的。

今天,她对我说,要治疗你的馋,不让你多吃。既然你没有自制力,就让外力来制服你,打另外一针吧!拿到针筒,好像接到了死亡判断书,心里那个寒呢。土耳其小女人说:这个针很贵的哦。同时,她把我的药片也变了,拿走一片,另一片的时间从早上换到晚上,看起来,她很有一套。

回到家里,心神不宁。一天都不知道干什么好。为了安慰自己,一口气去网上订了四顶帽子,还刻意把打针的时间推到晚上临睡前。给老公一个任务,帮我看《注意事项》,还有哪些《副作用》,感觉末日来临的样子。我想,我还没有得癌,如果真是那样,那该是什么心情啊!时间到了,我把眼睛一闭,把那根漂亮的针筒,往大腿上猛地扎下去,就好像死刑犯吃枪弹似的。

一旦过了那一刻,心情马上就温柔了起来。想想,现代化的医学,可以有药来解救你;还做了那么艺术漂亮的产品,那么贵的东西给你用;还有专人为你思量为你着想。比这更好的日子,还有吗?没有,也不可能有了。好好珍惜吧!

到目前为止,新冠让人死了多少?我和老公都没有事,真要感谢上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