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情系天山(十)争吵

(2021-11-03 16:22:04) 下一个

 

小时候家里是平房,每天都有好几个大人在我家热热闹闹地争争吵吵。

 

那个不大的院子里住着六户,我家是第一家。有两家的大人每天下班必来我家点个卯,然后才回去做饭管孩子,吃完饭就又钻到我家来,而住在尽里边的那个叔叔在天气暖和的时候基本上每天端着饭碗来,似乎连吃饭的时间都舍不得浪费。在离我家走路几分钟远的另一个稍大的院子里,住了十几家,其中有两家的叔叔每天吃完饭也遛弯到我家来。另外还有别的院子的两三个叔叔隔三差五地来。于是我家每晚都像茶馆似的,挤满了人。

 

既然像茶馆,自然少不了茶。一般都是砖茶,实惠又方便,一壶茶可以不停加水地烧一晚上供所有人喝。过年的时候父母换上几天茉莉花茶,那难得的芳香就成了我盼望过年的一个因素。尽管后来又有了毛尖、铁观音什么的,可茉莉花茶的味道至今都是我的最爱。但等该睡觉了人们才走后,洗茶杯却是个事儿,偷个懒放到第二天,顽固的茶渍怎么那么费劲!

 

光有茶还不够。每到过年,我们几个小孩子负责买糖果,一买就是好几公斤,沉甸甸地拎回家,大人们看了也喜欢。准备瓜子是个大工程,父母每年都准备两种:普通的葵花瓜子都一锅一锅地煮成五香的,分别放进几个面袋子里,捆好后搭在暖气上慢慢烤干,味道浓郁,一旦开吃就停不下来。似乎有了这种瓜子,屋子里的“茶客”虽然没少,却比平时安静多了。五香瓜子的量每次都准备得很大,最少都能吃一、两个月,有时在一群馋猴的要求下,父母就再做。还有一种小的黑瓜子,壳很薄,仁鼓得非常饱满,叫油葵,用锅炒熟,那叫一个香!平常的时候也经常炒来吃。我在别处还没见到过。

 

那些叔叔阿姨们回老家探亲或出差回来,会带来各地的好东西,像天津的麻花、北京的茯苓饼、南京的云片糕、上海的奶油豆、小山核桃等等,都太馋人了!有一次,对门的叔叔从天津一回来就十万火急地冲进我家,手里拎着几只螃蟹,让我赶紧蒸了。我第一次见这长相吓人的东西,结结巴巴地说不知道怎么蒸,他着急地干脆自己动手。等红红的螃蟹出锅时,我的口水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奇怪,没吃过的东西怎么也会馋呢?我总觉得自己就是这样成为吃货的。

 

在有花生米的日子里,桌上还会有酒,伊犁大曲、伊犁特曲之类的,不管够,每人只一、两杯,可那些叔叔们仍觉得生活自在美满,乐呵呵地慢慢品着酒,都想不起来争执了。偶尔有一两次,酒多人少,结果喝高后就一个个急红了眼:可见酒不能多给。

 

那个时候只有晚上睡觉和冷天才关门,暖和的时候门都敞开着,随便进。来家里的阿姨们大都是找母亲谈论做衣服、织毛衣、编门帘什么的,只有一位北京的阿姨参与男性们的争论,她伶牙俐齿的,常常说得别人没了词。那些大人们,有曾经的右派,有大饥荒时逃来的灾民,有复员转业的军人,有当年的知青,反正黑五类红五类都聚在一起,一群人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国事家事天下事,从小道消息到民生疾苦,天天都有谈论的话题,而且话题还翻来覆去地来回转,有的时候吵得脸红脖子粗,都快要打起来了。我曾偷偷听了很久,还是弄不清他们到底分为几派、谁和谁一派:话题不同派别也不同,对国家领导人的看法不一,各种不同的称呼显示着各自的观点,但对周总理却是出奇的一致,都恭恭敬敬地叫着“总理”。在胡耀邦民族政策出台后,对他的意见也都变得一致。所以吵来吵去的各方也时不时地有和谐统一的时候。

 

我记事时文化大革命已经结束,但我推断这些大人们那时恐怕也是这么吵的。曾经奇怪怎么没有人去告发,就像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大些后渐渐明白:不管怎么吵,他们都是朋友啊,心里有国有家,各自背井离乡,从全国各地汇聚到荒凉的戈壁滩边上,来建设边疆。谈得来也好、谈不来也罢,观点不同只会让他们多些争论不休的话题,恐怕也是为着没话找话地打发时间、消遣寂寞。后来家家都有了电视,他们还是凑到我家一起看,不过注意力被电视吸引过去,看得多、争论得少了,只是间歇地针对电视评论几句,生动逗人的句子很难听到了,这让偷听的我不免惋惜。

 

再后来,搬进了楼房,院子里最里边的那家分进旁边的单元,虽然直线距离没变,可那个叔叔来我家就得先下楼再上楼,于是再也见不到他端着饭碗高谈阔论。有时敲门进来,也礼貌得像客人,大家都觉得不太自在。而原先另一个院子的叔叔就搬到了跟我家只隔一层的楼下,明明比以前近多了,他也只是隔些天才来一次。我有一天跑他家去,想看看他在干什么,下楼到了他家门口,敲门的时候有点別扭:不对劲呀,以前到他家不用敲门的,夏天敞着、冬天不锁,喊一声就直接进去了。

 

原来是这紧闭的门!遗憾啊,这是住楼房的代价吗?过了一段时间,家家装上了猫眼,隔着小孔审视门外的来客。再过一段时间,家家又都装上防盗门,明摆着拒人千里。从此除了过年过节外,只偶尔才有邻居串门,家里愈发显得空荡、冷清。

 

多年以后,已经满头白发的叔叔阿姨们偶然见到,不再争吵了,曾经斗鸡眼的老朋友间剩下的都是温情,说起当年扯着嗓子定要争个输赢的情景,都笑了,偶然调侃一下,也透着豁达。

 

如今在网络时代,虚拟的空间里没有天涯,各方面迅息爆炸般地发散开来。从军阀混战、抗战、国共内战、反右、大跃进、大饥荒、文革、国企解散、医疗与住房困难,到这一两年的疫情,哪一个事件不沉重、哪个社会群体没受过罪、哪个阶段没有牺牲品。网上争论的话题中持续时间最长、流量最多的是文革和六四。而下猛药一样的国企改革,更像是新版的大跃进,受罪的人数少吗?尤其是在曾经作为共和国工业支柱的东北。讨论者寥寥,是下岗失业的职工沒有话语权、没精力上网而已。今年关于新疆的话题比较热烈,人们的着眼点也大相径庭。

 

有句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有一定的道理。可是,你去过戈壁滩、大沙漠吗?在水尽、汽油尽、轮胎爆了的时候,在无垠的天地中能够遇到人就是前世修来的福分,你就有活下去的希望。只有齐心协力地走出去,你才有余力、有资本去考虑跟谁志同道合。对于帮你、陪你走出戈壁滩的那个人,你们可能会分道扬镳,可你会因道不同而跟他冷眼相对、恶语相向吗?

 

网络论坛、聊天群,大都限定了主題。但人的思想和知识面不该发散吗?聊天不就是东拉西扯吗......限了主題,少了人气。

 

在新生代媒介的更新换代下,谁知道以后网络论坛、聊天群会有什么变化,还能存在多久。所以,争吧吵吧,趁着在这里有缘,敲敲键盘、戳手机,各抒己见、求同存异。一边端着饭碗和茶水,一边争争吵吵的,就像是我小時候在新疆的家。

 

2021年11月3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snowandlot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刘大仁' 的评论 : 啊?您连电灯都不要了:)

我也想不通怎么会有“批林批孔”的口号,这两人怎么能并排在一起。

毛如果能见好就收多好,可惜呀,人无完人。所以一定不能有终身制。

谢谢留言:)
刘大仁 回复 悄悄话 读了让人心里痒, 唉, 没电视和收音机, 甚至连电灯都没得时候,人之间的关系是多么密切。

那时候,邻居相互走访聊天室家常便饭,也是人生的主要乐趣。那时候, 人之间距离近,感情亲,与如今社会大不相同。

告密是文革初期才有的事,即使在那个时候一般人都不齿与此等事,不会做。

到林彪死后,全国文革基本已经熄火,有人告密了也不再会有人理睬。造反派与走资派都安歇了,只有毛老头不肯能歇,带着自家媳妇和几条走狗做什么批孔子,评水浒, 将孔子和宋江这俩千年前的人骂得狗血喷头。 老百姓不感兴趣也没法,老头那时可是一手遮天,只好由着他们闹腾。待老毛一蹬腿,他媳妇和那几条狗立刻被打作“四人帮”。投入狱中带人受过。

那可是全中国人最振奋的几天,人人喜气洋洋, 家家笑声不断。罪孽深重的十年文革就此结束,改革开放的春风即将吹起。
snowandlot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yx2000' 的评论 : 老乡!我都忘了油葵是哪买的了,谢谢提醒。是难嗑,皮薄又小,着急了就直接塞嘴里:)

我曾有个老美同事,连嗑普通瓜子的耐心都没有,那么厚的皮也都一块往嘴里塞:)

问好!
wyx2000 回复 悄悄话 油葵粮站有,还吃过去壳的。但有壳的记得没法嗑,只能嚼了吐渣,是很香。
snowandlot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那太好啦!外国护照可以随便去新疆,但几个边境口岸需要办理手续。另外天鹅湖一带也要提前办涉外宾馆手续,好限制人流,因为当地牧民喜欢宁静:)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好想跟你去新疆,不知道咱这外国护照能不能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