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大夫话吧

谈医疗、谈养生、谈人文、谈人生 – 听赵大夫怎么说
正文

山雨欲来风满楼,忆三十三年前的春夏之交

(2022-11-30 06:04:15) 下一个

这几日,看国内的新闻,那种久违的感觉又回来了。看现在的年轻人,以往的那种负面看法一扫而光。他们不再是每天只知读书,或专注于位子、房子、车子的一代人,他们更加勇敢、智慧。

 

我们也曾年轻过,我们也曾有过一段激情的岁月。时间过的真快,转眼三十三年了,每年那个时候都要热闹几天,各色人等都出来表演一番,几天后又趋于平静。支持的、反对的,每个人都那么慷慨激昂,但又言之无物、颠三倒四、百年不变。请问那是您的真实想法吗?您的青春岁月不值得留恋?您可进行过反思?

 

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一事件每人都有自己的解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观点和看法也难免改变。无论如何,它是深刻在我们这代人的脑子里的,不可能忘记。

                            

三十三年前,自己20出头,正在读研。虽然那时的身份是学生,但颇受“重用”。每日在医院出门诊,不可能分身。医大的一附院在市中心,远离校本部,除了公卫学院外,无其它相关单位。医学生人数本来就不多,而且多数不关心时事,所以单位附近冷冷清清。每日下班后,都骑车几公里,那里有两所著名的大学:工大和建工学院。两所学校很近,而且远比医学生活跃。

 

在工大和建工学院门口,每日热闹非凡,大字报铺天盖地、又有很多的讲演者慷慨激昂地发表着自己的主张。“美国之音”和BBC的声音此起彼伏。那时候,收音机也不是每人都有,手机那更是闻所未闻。为了方便同学、路人和参观者,大学宿舍的不少窗户打开,将收音机放在了窗前。这样国外及港台的信息,随时就可传入每个人的耳中,确实起到了指路明灯的作用。那些天,自己处于一种莫名的情绪亢奋状态,每日奔波于医院和工大之间,一点也不觉得累。那时的自己和周围的朋友,觉得“美国之音”和BBC句句是真理。特别是,有那么几日主要街道被封锁,自己和朋友走在没有汽车的宽阔大街上觉得非常舒畅,从来没过有的轻松感。

 

参加过几次大游行,记得从省政府出发,至松花江边,距离很远。队伍长达数公里,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大家情绪及激昂,但又井然有序。非常巧的是,大家当时唱的歌,也是“国际歌”。

 

事情落幕后,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从负面的情绪中转移出来。一天,一个熟悉的身影来到诊室。他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他。他是工大众多讲演者中最出色的一位,讲演时慷慨激昂、声情并茂,打动了无数的听众。这次再见到他,昨日的风采已烟消云散,显得非常颓废。原来他是来开病假条的,最近实在不能集中注意力学习,想休一段时间。自己人微言轻,别的忙帮不上,这一点还是可以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当时的自己说不出的伤感,至今难以忘怀。

 

出国后,一天无意打开了“美国之音”的网页,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自己痛痛快快地听了几个小时。之后,有一段时间,“美国之音”曾伴随着我,每日必听。但过了一段发现,这个栏目请的来宾们,好像没有任何变化,都在重复几十年前一样的内容,观点、形式、立场与以前相比无丝毫改变,而且对中国的评价100%的负面内容。任何节目或栏目如100%的歌功颂德或100%的贬低、诋毁,很容易让人生厌。随着时间的推移,再也没兴趣听这一栏目,对这位曾经的精神导师已兴趣全无。

 

三十三年过去,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当年21位心目中的偶像、英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形象已大多崩塌,看到的多是他们中某些人的投机和无良。但他们毕竟只是弄潮儿,不一定有资格代表那场几千万人参与的运动。作为无名者,更多的是回忆和眷恋,那是我们共同经历的岁月,尽管我们很渺小。

 

仅以此小短文,献给我们同代人及我们共同经历的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lio 回复 悄悄话

人家这才叫不忘初心!


》》但过了一段发现,这个栏目请的来宾们,好像没有任何变化,都在重复几十年前一样的内容,观点、形式、立场与以前相比无丝毫改变,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