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两千年的人情社会 中央集权与官本位

(2021-11-22 19:17:18) 下一个

在两千多年的中央集权中,官本位的思想深入所有人的心中,历朝历代的人都觉得干啥不如做官儿好,哪怕你不做官也要认识几个做官儿的朋友,但凡亲朋好友有一个人飞黄腾达了,只要他还认这份儿关系,就算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正所谓朝中有人好做官,朝中有人他也好经商,人情社会里官本位的思想意识总有一部分人可以成为既得利益群体,而中央集权之下的历朝历代的乌纱帽来自于上层所给,为官者只需要为上层负责而不必为平民负责,整个朝廷的本质对平民实行的是统治和管理,维护基本的秩序安定即可。

皇帝打下江山之后坐江山,他的权力的来源是兵多将广,手下众多,将权力赐予大臣一部分,大臣再将权力给地方官员一部分,一顶大的乌纱帽管着一群小乌纱帽,皇权社会的时候脱离不了人情社会的本质,皇亲国戚无数,所有的乌纱帽又都有自己的社交圈子与亲朋好友,这些人共同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由权力支撑的既得利益群体,与另一个无权无势的庞大平民群体形成一种表面上和谐实则对立的两个阵营,既得利益群体所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与民争利,那些稍微有点背景和靠山的人即使无官无职也很有能量,在人情社会里亲朋好友的权力自己也可以用,自己办不了的事儿由亲朋好友来办,这就是假公济私和以权谋私的另一种用法,大臣们和地方官吏对亲朋好友还能行方便,为自己行个方便自然不在话下,皇帝派驻各地的督察御史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做事儿太过的地方官激起民变,小乌纱帽引起大乌纱帽的不满,朝廷国库空虚,只有这三种情况下督察御史才必须给皇帝一个满意的结果,否则督察御史在地方上也不必太过较真。

历史上督察御史在地方上丢了小命的事儿也不是没有,每一级只需要做到对上级负责令上级满意即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上有什么事儿只要不是大臣们上奏给朝廷,只要上级不点头,皇帝不点头,督察御史也乐得清闲,过于不会做人的督察御史只能是死路一条,因为触碰的利益关系牵连太广,没有大臣和皇帝的明确表示,督察御史也只能当个看客一样的闲杂人等,庞大的既得利益群体的宗旨和本质就是有钱大家赚,至于赚谁的,怎么个赚法,又怎么个分法,大家心照不宣。

至于那些平民,要么努力混进这个既得利益群体之中,要么想办法结识这个群体的朋友,要么就做个不争不抢的人降低自己的需求和欲望,别人要啥自己就给啥,自己有啥就要啥,没有的也得不到的就不去自寻烦恼,有口饭吃能活着就行,人情社会的思想观念和官本位的思想观念让既得利益群体享受着无所不在的特权,让普通平民争不过抢不过只好得过且过,只会也只敢怪自己为什么做不了官儿也没有做官儿的亲朋好友,或者吃得苦中苦争取也做个人上人,或者隐居山林做个与世无争的和尚道士,或者混迹于市井做个精神胜利的阿Q。

在中央集权的皇权社会中是人情社会也是权力自上而下赋予的官本位,和这些平民无关,最小的一个乌纱帽也只需要对上级负责,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亲朋好友和自己提供方便,对平民的统治和管理保持一种平衡状态不至于天下大乱,在上级面前做一个懂事儿的人,有机会找更大的靠山让自己的帽子更大点,有更多的方便,靠山不倒则自己不倒,帽子从小到大是一层层的依附关系,最终的大靠山就是皇帝,自然而然这一切的帽子都会主动的维护皇帝,发自内心的希望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人情社会的思想观念和官本位的思想观念是中央集权的必然产物也是最大依仗,是平民的噩梦也是平民可望而不可得的巨大诱惑,本质上能否摆脱官本位的思想观念取决于权力是自上而下的赋予还是自下而上的赋予,或者说只要存在上下关系的思想观念就必然会有官本位的思想观念,而官本位是中央集权的产物和依仗,没有官本位就不会有中央集权,没有中央集权就不会有官本位,这种本质就是两千年中央集权和官本位的核心关系是相互依存的,有任何一个的存在就会产生相应的另一个。


作者:博文杂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