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阿富汗: 历史又倒退了一大步

(2021-08-27 19:04:45) 下一个

读书的时候,历史老师告诉我们,历史是螺旋式上升的。当时听着就觉得忿忿然,为何非要螺旋式上升?直线上升不好吗?这种进一步退十步的上升方式,实在太残酷了! 后来年岁渐长,对那个该死的“螺旋”已经无感了,只是常常在心中慨然长叹,这上升过程中向后退的那一段,是历史长河中微不足道的一段“弯路”,但那上面站着的,都是被历史无情抛弃的活人!

历史总是前进了一小步,又后退了一大步。前进的时候千难万难,后退的时候,急转直下。在阿富汗这里,尤其如此。

看到那些为了逃离塔利班的恐怖统治趴飞机而掉下来摔死的人。这一次,阿富汗,又被历史抛弃了! 阿富汗这个国家,看现实让人绝望,看历史,比现实还更让人绝望。

十八世纪的“日不落帝国”英国,在这里折戟沉沙,上万人的军队最后撤出喀布尔时只剩下了一个人。曾经不可一世的苏联帝国,也在这片土地上铩羽而归,九年战争死了上万人,留下了不计其数的苏制废弃坦克。如今世界霸主的美国,付出上万亿美元,死了上千士兵,在深陷泥潭二十年后,也无奈撤军,而且撤得灰头土脸、毫无章法,成了全世界的笑柄。 “帝国坟场”这一“绰号”,成为阿富汗一种宿命的悲剧。

阿富汗这片多山贫瘠的土地,除了罂粟,也种不出来什么,产出的只有毒品、贫穷、种族冲突、宗教纷争。因为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成为帝国争夺的战场,但每一次争夺,都没有真正的胜者。只是在这无休止的被侵略与反侵略战争以及种族冲突中,唯一能起到凝聚作用的只有坚定到极端的信仰,因此,阿富汗最终成了极端民族主义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温床。

没有帝国介入就陷入军阀内乱、种族冲突,有帝国介入就陷入长期战争。这是阿富汗无解的轮回。

塔利班之于阿富汗,是“毒品”,也是“癌症”。塔利班的历史,是一部血腥屠杀的历史,他们打着“圣战”的旗帜,抓男孩子去宗教学校洗脑,训练他们成为自认为很神圣的恐怖分子。他们反对异教徒,禁止娱乐,推行一神论,限制女性,炸毁大佛,制造人体炸弹。塔利班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执政,造成了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二十年后卷土重来,会改头换面、痛改前非?

塔利班会变好吗?当然不会!看他们仍然使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国名就知道了。仅仅掌控喀布尔几天的时间,他们就已经开始进行各种杀戮和迫害了。塔利班也许会变得狡猾,但其本质决定了他们不会变好。以“圣战”为一切目标的塔利班,谁阻挡“圣战”谁就该死,只要不信他们的教就是该死的“异教徒”,所以其顽固程度决定了其凶残程度。

塔利班仍然会屠杀少数族裔、摧残妇女、宣扬极端主义、挑起宗教和种族冲突。他们是人类历史的“毒瘤”,但这颗“毒瘤“是在人类“肌体”上生长的,无法轻易消除。第一次执政的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是地狱,如今第二次执政的塔利班,会给阿富汗带来什么呢?很可能是比地狱还恐怖的炼狱。

在血与泪中挣扎的阿富汗,得到的只有死亡和炮火,以及无可救药的贫穷。“此题无解”,似乎已经成为阿富汗命定的结局。原来以为,阿富汗终于从噩梦中醒来,从此走向长久的繁荣开放。谁承想?其实阿富汗人只是做了一个长达二十年的美梦,如今梦醒时分,又回到噩梦般的过去。

阿富汗人的噩梦怪美帝吗?这样归因的确简单方便,但也十分可笑。美国在阿富汗二十年经营,出钱、出人、出力,还给了他们一部宪法,想要在阿富汗建立三权分立的政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是老美的改造理念,但是在阿富汗这里,无效!宪法、宪政、三权分立,都敌不过强大的宗教传统。三十万的阿富汗政府军不想为阿富汗而战,地方军阀纷纷跟塔利班勾兑,总统逃跑,美国在这里的二十年投入,瞬间土崩瓦解。这当然有美国的问题,但更多的,是阿富汗人自己的问题。

这两天,汤因比、福泽谕吉、卡勒德*胡赛尼,又成了“网红”。大家都在说汤因比的那句名言,“一个民族所有的苦难,都是这个民族自己选择的结果。”这个结论很扎心很现实很残酷,但也的确说出了阿富汗问题的本质。

《追风筝的人》里面有这样一句话,“阿富汗人总喜欢说:生活总会继续。他们不关心开始或结束、成功或失败、危在旦夕或柳暗花明,只顾像游牧民族那样风尘仆仆地缓慢前进。” 看似充满浪漫情怀的一句话,其实包含着非常悲凉的寓意,这个族群,因为总是在战争、侵略、贫穷、愚昧之中挣扎求存,进而生出一种近乎麻木的顽固和近乎顽固的麻木。 仿佛时间的流逝,独与阿富汗无关。如今的阿富汗,与千年前的阿富汗,没有本质区别。 与其说阿富汗的落后源于文化的落后,不如说阿富汗的落后是源于文化的顽固。 文化落后还有机会革新和进步,文化顽固才是最致命的问题。

向前的努力艰辛困苦,好不容易玉汝于成,有了一点小小的进步,结果轻易地就被强大的惯性拉回到原点。历史在阿富汗这里,总是会走出一个圆! 一切纷争,归根结底,都是观念的纷争。一切代价,归根结底,都是观念的代价。

阿富汗这片土地,在无休止的内战、残杀之中,已经耗尽了最后一丝走向文明的希望。现代化进程不能说没有,但也差不多都是昙花一现、黄粱一梦,改革派总是被保守派打败,现代化的滚滚车轮还没等启动,就被保守顽固的乡村社会给无情地拉了回来。 教派、种族、地方军阀、部落,各种势力争夺下的阿富汗,总是处于一种终极困境之中,如今,这片土地还能不能经得起再一次内战的洗礼?我们只能等待时间给出答案。

历史这个顽皮的老家伙,又在螺旋上玩起倒退游戏了,在这场残酷的“游戏”中,什么狗屁症治博弈、大国角力,我已不想关心,我只是为那些连哭泣都无力的阿富汗女孩感到痛心。

那个在视频中说“没有人关心我们,我们微不足道,因为我们出生在阿富汗,我们终将在历史中死去”的女孩。那个因为没有穿罩袍就被杀死在街头的女孩。那些在喀布尔机场栅栏外苦苦哀求美国大兵帮帮她们的女孩。那个将自己幼小的孩子递过机场铁丝网的母亲。那些听说塔利班回来马上烧掉自己学历证书穿上罩袍的女孩。那个被丈夫家族虐待直至被割去鼻子的女孩…...
     
记得《灿烂千阳》中的玛利雅姆,生来就不合法。她被父亲安排居住在阿富汗一个与世隔绝的泥屋里,和母亲相依为命。幼年时,她向母亲提出上学的要求,母亲反驳道:“学校怎么会教你这样的人?一个女人只要学一样本领就够了,那就是忍耐。” 学会忍耐,这是几乎所有阿富汗女性的宿命,她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忍耐。 一个民族的苦难,的确是这个民族自己选择的结果,但是对于阿富汗的女性来说,她们有什么选择权利呢?那些所谓的博弈和角力都是男人之间的“游戏”,而女人们,却是“游戏”的牺牲品。 看似是自己选择的结果,其实往往是没有选择的结果。

这几天,全世界都在为阿富汗的女性哭泣,但是又有谁会为一群遥远陌生的人一直伤怀呢?我们的生活还要继续,她们的生活也还要继续。早晚有一天,全世界都会忘记她们。

阿富汗的噩梦,不仅仅属于阿富汗,我们也没有资格嘲笑阿富汗,因为我们也无法确定自己是终于噩梦醒来,还是做了一个短暂的美梦而已。

这颗星球正在成为一个疯人院,并且终将成为一个疯人院,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下辈子,能不来还是不要来了!

 

 

作者: 燕子溪

 

[ 打印 ]
阅读 ()评论 (7)
评论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諸葛就是不亮' 的评论 : 是啊!
諸葛就是不亮 回复 悄悄话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行道堂主' 的评论 : 塔利班实在是不得人心。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江郎山闲话' 的评论 : 感谢支持!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江郎山闲话' 的评论 : 感谢支持!
行道堂主 回复 悄悄话 土共官媒拼命洗白塔利班
江郎山闲话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这颗星球正在成为一个疯人院,并且终将成为一个疯人院,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下辈子,能不来还是不要来了!” 哈哈。
去年COVID-19,今年阿富汗塔利班死灰复燃,明年又有什么呢?难道是中国历史“伟大复兴”皇帝的回归?

登录后才可评论.